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雾霾限行:天津慌乱石家庄从容

    雾霾限行:天津慌乱石家庄从容

      陈益刊

      因预测未来三天空气重污染,天津市环保局12月22日19时启动三级重污染天气预警,其中尾号为3号和8号的机动车将在23日被限行。这则消息迅速被天津市政府官方微博、当地主流媒体转发,但却在22日深夜被天津市交管部门否认——“限号工作暂不执行”,该部门具体负责机动车限行事宜。

      有趣的是,23日15时,天津交管部门改口称23日机动车要限号,但“因首次实施重污染天气机动车限行措施,考虑到广大驾驶员调整出行安排需要一定时间,因此此次限行管理采取提示、劝阻措施,暂不处罚”。

      至此,天津“乌龙限号”事件将告一段落,正为限行与否而焦虑的车主们终于可以松口气。

      巧合的是,同一天两百公里外的石家庄市也因空气重污染而限行,而且限行的机动车号同样是3号和8号,当天也是石家庄施行尾号限行措施后的首个工作日。唯一不同的是石家庄限行比较顺利,而天津却显得慌乱。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天津和石家庄两座城市都于近日实施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这正是两地机动车雾霾限行的法律依据。而通过对比两地的应急预案,也可以管窥雾霾限行为何天津慌乱,而石家庄从容。

      就领导机构而言,《石家庄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暂行)》(下称“石家庄预案”)要求市长任重污染天气应急指挥部总指挥,而同样的职位在天津则由分管环保的副市长担任。在中国,地方政府一把手是否兼任某个组织的一把手,将意味着该组织被重视的程度和运作效率的高低。显然,在涉及近二十个政府部门的重污染天气应急管理上,市长担任总指挥更能发挥统筹作用,行政效率也将更高,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就组织架构而言,两者都设立了指挥部及下属的办公室,但石家庄预案还明确了指挥部办公室下设技术组、综合组、宣传组等,将职责更加清晰化,并要求工作人员由各成员单位抽调专人组成。

      其实,相比于《天津市重污染应急预案》(下称“天津预案”),石家庄预案更详细、更具操作性。石家庄预案全文约12000字,而天津预案字数仅为前者一半。比如就应急措施的执行与监督方面,石家庄有严格的时间要求。

      石家庄要求该市环保局、气象局负责在当日10时之前将未来24~72小时空气质量预警信息报市重污染天气应急指挥部办公室,该办公室负责在当日12时之前向社会以及各县(市)、区政府,市政府各部门发布重污染天气预警信息,各县(市)、区政府(园区管委会),市政府各部门按照职责分工负责在当日14时之前通知相关企事业单位做好准备。整个应急措施自次日0时正式开始。

      对此,天津却只有抽象原则性的条款。比如“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建立污染排放清单并定期更新,建立应急响应联络图,建立监督机制,编制督查方案,组建检查队伍”。

上一篇: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站一年过货161.3万吨   下一篇:平安夜地铁延迟收车一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