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手机开通购票功能 “指尖上的春运”改变了什么?

    手机开通购票功能 “指尖上的春运”改变了什么?

    本月8日,铁路客服中心12306的一则公告引起大家的关注:铁路部门的官方手机购票客户端——“铁路12306”上线试运行,向广大旅客提供列车信息查询、购票等服务。得知消息后,记者立即下载了软件并试着购买火车票,发现整个购票过程与电脑操作类似。考虑到手机的便捷性及“4G”高速时代的降临,其抢票能量不容小视。

    从最早的窗口排队到后来的电话订票,再到前两年的网络抢票,最后变成了手机也能刷票,春运的购票方式正越来越多元,越来越便捷。不过“指尖上的春运”改变的,远不止这么简单。

    “买票、改签、退票网上搞定,方便”

    人物:企业白领张胜

    老家在北京,工作在苏州,每逢春运,张胜都得提前买好回家的火车票。而今年铁路12306推出手机客户端后,他决定尝个鲜。

    “虽然软件还在试运行,可能系统不是很完善,但我还是想尝试用下,”张胜笑了笑说,“我偶尔也要出差去外地的,以前人不在电脑边需要托朋友帮忙网上订票,如果手机用下来不错,今后就可以自己掌上付款买了。”

    实际上,自从铁路推出网上售票系统之后,这位小白领的购票方式就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对方告诉记者,以前只能去窗口排队买票时,他必须利用上班时间向单位请假,随后骑上电瓶车跑到附近的代售点排队。另外,代售点买票需额外支付5元代理费,算上前前后后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一张票买完张胜至少得花半天时间。

    张胜觉得,互联网订票带来的最大变化,无非是缩短了买票成本,包括时间、精力,而把它运用到春运这一特殊时期里,叠加产生的正面效应相当可观,“最重要的是普通百姓也可以通过订票系统,看清票源信息,自主选择车次信息,并进行改签、退票等操作,我们拥有了更多主动权。”

    相应的,如果旅客在买票过程中出现差错,例如输错身份证号码、选错车次、忘记付款导致车票“回笼”等,也皆由旅客自己负责。

    “网络购票开通前,春运售票就是一场仗” 人物:苏州站党委助理陈益

    “那是春运期间最难打的一仗,我们几乎是全员上到一线,在保证售票系统正常运作的同时,兼顾旅客的安全。”回忆起铁路网络售票开通前的那几年,上海铁路局苏州站党委助理陈益很是感慨。

    记得在2011年1月9日,为满足旅客的购票需求,苏州首次在三香路体育中心开出“火车票大卖场”,90个售票窗口的大容量令其获得“超级卖场”的美誉——当天前来购票的市民有近2000人。

    陈益回忆,为确保首日运作正常,大卖场内的90多台临时售票设备都要提前租用,并连入售票网络完成调试。此外,考虑到有旅客为抢火车票连夜排队,火车站方面还联合武警对外围秩序把控。

    随着网络售票的开通,大卖场于2013年春运被取消,2014年春运同样不会出现。“网上购票预售期要比窗口提前2天,何况不少旅客都能学着用互联网购买火车票,来窗口买票的人数骤减,苏州的代售点已能满足需求。”陈益说,这便是“指尖上的春运”给管理方带来的最大变化:春运的售票大战真正被画上了休止符。

    “我们的售票工作恢复到了日常状态,售票人员不用成天加班,旅客不用集中排队购票,大家的工作重心都转移到了取票环节。”对方表示,由于不少人依然习惯在乘车前临时取票,导致春运期间自动售票机和窗口依然会排长队。

    根据经验,2014年春运苏州火车站会想办法引导旅客们错开高峰时间取票。陈益告诉记者,如今他们的压力小多了。

    “不用再连着半个月工作12小时以上” 人物:售票值班员陈叶红

    从售票窗口的信息来看,自网络售票启动以来,窗口排队的人数总体呈下降趋势,且平均每3个人里便有1个是网上订好后前来取票的。“越来越多的旅客接受了网购火车票的方式,大大减轻了我们的工作压力。”上海铁路局苏州站售票值班员陈叶红说。

    在历年春运里,最令陈叶红印象深刻的是体育中心火车票大卖场“处子秀”那年,“很多旅客不理解,为何自己排了一晚上的队,结果好不容易熬到出票发现已售罄,每次看到他们沮丧我们也很难过。”她表示,有些旅客甚至会把情绪直接冲售票员发泄,反而影响了排在队伍后面的其他人。

    那几年,一到售票期,陈叶红和其他售票员要连续奋战半个月之久,不仅每天的工作总时间超过12个小时,但凡坐上窗口,就不能喝一口水,屁股也不能挪开座位。“上岗后,我的神经比任何人都紧张,很担心看到系统里一片空白,对方要的什么车次都没,”她说,“而每当看到旅客因为买到车票欢呼雀跃的样子,我们一样发自心底的高兴。”

    如今,网络售票预售期提前2天,让前来窗口购票的旅客大幅减少,苏州火车站也不再开设大卖场,现有的窗口基本能满足旅客的需求。对于陈叶红来说,自然不必像以往那般连续半个月加班加点,只是一旦取票的旅客扎成堆时,水依然是没工夫喝的。

    “去年多花了50元叫别人代买了张站票” 人物:工人冀彦红、王新鹏

    “网络售票对我们来说真没啥用,压根就不会操作,另外咱们也没开通网银。”在苏州一处建筑工地上,记者遇到了老家同在陕西的冀彦红和王新鹏。

    3年前,两人随工程队来到苏州,每逢春节过年才能回趟老家,于是一张火车票成了他们最大的烦心事。

    记者问他们,身边不会网络购票的工友多不多?“挺多的。”冀彦红点点头,此时王新鹏插了句“我们宿舍有一个人会,于是去年帮咱们其他9人从网上抢到了票。”

    “有考虑过学习下怎么使用么?”“有,可哪来精力学啊?每天起床就去工地,下班吃完饭就躺着休息,这把年纪没精力了,”冀彦红指了指身旁的王新鹏,继续说,“他去年运气好,宿舍里还有个人帮忙买,我们宿舍没人会,最后是叫一个‘朋友’代买的,多付了50块钱呢。”

    由于不会上网,冀彦红和王新鹏至今未用过网络售票系统。

    “实在要说变化,就是以前我们靠拼体力还能自己买到票,如今只能把希望寄托给别人了。”今年春运,两人打算继续去窗口候着,毕竟希望再小也还是有的,说不准有谁把票退了,正好就给他们抢到。

上一篇:下周六起铁路实行新列车运行图 杭州到深圳缩减至11个小时   下一篇:2014年寒假学生车票将于今日8时起发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