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反锁厕所门,她从飞驰列车上坠落

    反锁厕所门,她从飞驰列车上坠落

      “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也不相信她是自己跳下去的。”电话里,杜伟(化名)的声音已几乎沙哑,还没有从刚刚失去妻子的痛苦中走出来。10月12日凌晨,杜伟带着妻子代云(化名)和弟妹一起,从无锡搭上去蚌埠的列车,准备回蒙城老家,但妻子却在途中坠车,在离南京不远的铁轨旁停止了呼吸。

       去趟洗手间,妻子再没回来

      杜伟告诉新安晚报记者,10月12日凌晨零点48分,他和妻子代云、弟妹三人登上了K8378次列车,这趟车从他们打工所在地无锡出发,目的地是蚌埠。此前,杜伟和妻子闹了些矛盾,两人准备回家协商处理,在车上,两人都沉默不语。

      凌晨3时许,当列车快到达南京时,妻子说要上洗手间,杜伟跟在后面,一直将妻子送到洗手间门口。列车到达南京后,妻子还未出来,杜伟则趁停车的间隙,到车外透了透气。

      回到车内时,妻子仍没有回到座位上来,杜伟觉得有点不对劲,又到洗手间门口查看,但洗手间的门仍被反锁着。杜伟又在门外等了几分钟,此时,距妻子上洗手间已有近20分钟的时间了。

      杜伟急了,他找来列车乘务员,要求打开洗手间的门,而开门后的那一幕让他惊呆了。妻子代云并不在里面,她的单肩包则挂在列车窗子上。“这么个大活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难道她是趁我出去透气时,从南京下车了么?”杜伟猜测。

      七个小时后,等来妻子死讯

      车子到达下一站滁州后,杜伟一边报警,一边迅速从当地打了一辆车又赶回南京火车站,在火车站广场附近四处寻找,但都没有踪影,他又来到南京火车站报警,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分组进行寻找。

      其中一组民警沿铁路线搜索近一小时后,在玄武大道往新庄方向的铁轨旁(编者注:按当时火车行驶的速度,这里距南京只需数分钟)发现了一名女子,该女子身体多处受伤,已经没了气息。上午十点,经杜伟现场辨认,死者就是他失踪的妻子代云。

      根据当地警方调查,代云是坠落死亡。而事故发生后,铁路方也组成了事故调查小组,由列车所属的合肥客运段、南京站安全科以及南京站派出所的相关工作人员组成。

       调查组认为,死者跳窗出事

      昨日下午,新安晚报记者联系上事故调查组成员,南京站派出所的一名警官,他告诉记者,初步判断代云是试图跳窗逃跑时出的事。原来,杜伟口中夫妻间的“矛盾”并不小,在南京站派出所录口供时,杜伟提到,自己日前得知妻子有外遇的事,并对妻子动了手,后提出回老家协商处理,才连夜带着代云和弟妹坐上回安徽的火车,但代云其实并不愿意跟杜伟回家。

      而在分开做笔录的杜伟弟妹也提到,在列车上,代云曾表明自己想要离开,但都被杜伟拒绝了,后来连上卫生间他都跟着。

      这位警官介绍,列车即将到达南京时,代云又表示要上厕所,关上门后,杜伟就守在外面。从现场看,列车洗手间上方的通风玻璃被打开了,其它地方的窗子都不能打开,而洗手间门又是被反锁的,“很有可能就在快到南京的时候跳下去的,当时列车还没有停站,跳下去是很危险的。”

       家属不认可,索赔九十多万

      昨日下午,杜伟在电话里告诉新安晚报记者,自己并不认可调查组给出的死亡原因。他说,自己与妻子感情尚好,不相信妻子是逃避自己而从窗子爬出跳下。“如果能爬窗子跳下去,我觉得他们的列车也有安全隐患。”但铁路方坚持称这只是一个意外,自身并没有责任,表示出于“人性化”考虑,会适当给死者家属一些丧葬费,目前提出的金额数目是2.2万元。

      杜伟委托的律师告诉记者,昨日上午,他们已经向铁路方递交了要求赔偿的书面报告,索赔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96万多元。“他们(铁路部门)目前还没有同意,还在协商中。”(记者 朱庆玲)

上一篇:合肥客明年乘高铁北上西行更快捷   下一篇:成绵乐客专绵阳方向铺轨通道打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