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成都地铁与中国北车签署3、4号线一期列车采购合同

    成都地铁与中国北车签署3、4号线一期列车采购合同

      昨日,成都地铁公司与中国北车长客股份公司签订了成都地铁3号线一期和4号线一期工程共计51列、306辆地铁车辆的采购合同,合同金额为13.86亿元。据悉,成都地铁3号线一期和4号线一期工程的列车均采用B2型不锈钢轻量化车体,6辆编组运行,全车定员1460人。最高时速为80公里。

      值得一提的是,车辆采购合同的签订,标志着成都地铁公司与中国北车长客股份公司进入了实质性合作阶段,也标志着项目建设从土建为重点逐步转向系统设备建设。中国北车长客股份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按照合同工期要求,抓好设计、制造、试验等各个环节,生产出技术先进、性能优越、质量可靠的成都地铁3、4号线车辆。


     1—9月,兰渝铁路广元境内段共完成投资150778万元,占年计划的100.5%。已累计完成投资861153万元,占我市境内计划投资的65.7%。我市境内段路基工程和桥梁基础工程已基本完成,隧道工程已完成90%左右,目前已从广元站向重庆方向开始桥梁铺架工作。


     “以前90%的客车车轮、60%的货车车轮都出自马钢,现在大家都乘坐高铁出行了,身下滚动的车轮却都是进口的。”马钢股份(600808.SH)一位管理层的感叹,揭示了中国高铁相关配套部件远远落后于高铁本身发展速度的尴尬事实。

      今年7月,国务院将中国铁路的固定资产投资,从年初计划的6500亿元增至6900亿元,根据调整后的规划,预计未来两年铁路建设年均投资达7000亿元,基本恢复至2009年的较高水平。

      其中,对高速铁路的投资是重头戏,但除了南北车等整车制造商和中铁工中铁建等铁路建设商之外,能够分享这一场盛宴的国内配套企业并不太多,因为高铁运行所需的关键零部件,如车轮、车轴、轴承等,目前还主要从国外进口。

      核心部件国外造

      作为传统的铁路用车轮供应商,马钢拥有年产110万件车轮的生产线,但主要生产速度在120~160km/h之间的普通客车车轮,以及部分货车车轮。目前,国内普通客车轮市场大部分由马钢供给。而货车车轮由马钢、太原重工等几家公司提供。

      马钢的上述管理层告诉本报记者,最近几年公司一直在研制高速动车车轮,不过需要通过铁道部组织的认证。从生产成本来看,动车车轮的前期研发成本要比普通车轮高,但其售价也是普通车轮的两倍。

      但一位钢铁业分析师则告诉本报记者,目前马钢的高速动车组车轮生产虽然已有样品出来,但仍然处于试验阶段,“需要跑过一定的路程和时间,才有可能正式投入使用”,目前国内的高铁车轮基本上仍主要依靠进口。

      这也意味着,随着高铁道路的铺设和高铁车辆需求的逐年增加,每年随之水涨船高的高铁车轮市场,也大多流入到了国外企业的囊中。

      除了高铁车轮,在高铁上使用的轴承,国内企业也同样难以进入采购名单。一家高铁车辆制造商的内部人士就告诉本报记者,由于速度快,高铁上所用的轴承对安全、可靠性的要求很高,目前主要是从瑞典、德国、日本的三家厂商进口,国内轴承企业生产的高速轴承,大多还只能满足150-180公里的列车所需。

      银河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就指出,2012年的铁路轮轴市场规模约20亿元,其中铁路货车车轴约15亿元,机车、客车、轻轨、地铁车辆等车轴需求在3亿~4亿元。

      国产高铁轴承企业的缺席,也为它们的国际同行提供了攻城略地的机会。2010年3月,瑞典SKF就宣布,与铁道部在原来4年合约的基础上再续约4年,而日本NTN公司更是将生产基地开到了中国境内,位于南京的工厂一期投资1亿美元,生产用于高速铁路、地铁及风力发电所用的轴承。

      而一位向南北车供应电子元器件的外资供应商更是对本报记者透露,高铁车上的电气部分,类似受电弓、变流器、制动装置等也主要依靠进口或者是用外方的核心零部件在合资公司组装,国内生产的产品在可靠性上还有差距,而电气部分占据高铁价格的30%,上述关键元器件则占据电气部分价格的半壁江山。

      国外合资国内抱团

      “目前中国的高铁及相关部件在机械部分的制造工艺已经有所突破,但涉及到设计技术、材料工艺以及软件技术等的一些关键系统和部件,仍是技不如人。”一位铁路行业内专家对本报记者坦陈,而国外虽然与我国的相关企业成立了不少合资公司,但对核心技术并不愿意转让,因此,对于核心部件依然要依靠从国外采购。

      不过,随着中国高铁建设的重启加速推进,如南北车等传统的铁路相关车辆生产商,也开始在高铁核心技术的研发上投入更多。

      中国北车(601299.SH)一位人士就告诉本报记者,在高铁相关整车实现自主研发制造后,目前公司在拓展实现高铁车辆相关关键技术和核心技术的自主化,比如空气弹簧就是高速动车组的关键技术之一。此前,这类产品基本依赖进口,但自去年开始,公司已具备了替代装备高速动车组原进口空气弹簧产品的能力。

      上述行业专家也对本报记者指出,这几年,通过消化吸收再创新和自主研发,国内企业在关键技术领域都有或多或少的进步,不过,有些还是依靠国外的平台、通过与国外的合资公司来实现供应,比如由中国北车自主创新研制的CRH380CL动车组,其使用的牵引电传动系统就是与日本企业的合资公司研制。

      而为了争抢高铁相关配套部件的市场蛋糕,国内企业也开始抱团合作。比如马钢股份就与晋西车轴股份有限公司(600495.SH)各出资1.5亿元,合资设立了马鞍山马钢晋西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计划到2014年12月建成年生产2万套动车、城轨地铁轮轴生产线和年生产5000套机车轮轴生产线。

      据记者了解,作为兵装系上市公司,晋西车轴同时在车轴、轮对以及转向架等轨道交通辅助设备方面具有国内同行业厂家不可替代的优势,与马钢成立合资公司,也是希望在车轮和车轴的联合设计、研发以及销售、服务等方面达成协同效应,起到1+1大于2的作用。

      不过,上述高铁车辆制造商的内部人士也对本报记者坦陈,国内企业要想在高铁关键零部件的采购方面有所突破,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铁路关系国计民生,如果没有突出的优势,谁愿意冒险在新产品上进行尝试呢?”

上一篇:前三季度兰渝铁路完成投资超15亿   下一篇:10趟终到大连普快列车卧铺票打折 优惠车次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