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京沈高铁环评风波双方分歧难弥合:座谈会不欢而散

    京沈高铁环评风波双方分歧难弥合:座谈会不欢而散

     京沈高铁座谈会不欢而散

      居民要求改线双方分歧难弥合

      本报记者栗泽宇实习记者许杰杰秦浪北京报道

      8月5日下午,在京沈客运专线(即京沈高铁)将台地区座谈会上,铁道第三勘察设计院的一位负责人艰难地介绍着京沈高铁的新方案。在这份方案里,建设方做出妥协:京沈高铁起终点由北京站调整至星火站,减少了约十公里的线路。

      但是,他的介绍引来了台下业主代表们的一片嘘声。“新方案换汤不换药,坚决反对新方案,要求改线1在场业主齐声抗议,最终,这场座谈会不欢而散。

      丽都一号的一位业主唐先生告诉记者,现在的新方案对星火站以南的居民可能是个好消息,但对星火站以北的几十万社区居民而言,新方案没有让他们看到本质的变化。而一位参会的工程建设方代表表示,该项目仍处于可行性研究报告及环境影响报告书待批复阶段,目前的方案仍旧不能被确定为最终方案。

      不欢而散

      这场座谈会在北京朝阳区将台乡驼房营村文化活动中心礼堂举行。其实,类似的座谈会一共召开了4场,8月5、6日两天的上下午各举行一常这4场座谈会采取南北分开、分片听取的方式进行,每位参会者都要提供能够证明自己是相关小区业主的证据,没有房产证或房屋购买合同的非本社区业主,被严格控制在会场之外。

      8月5日上午的首场座谈会,主要针对受京沈高铁影响较大、发起维权行动最早的金隅凤麟洲小区。8月5日下午的座谈会,主要针对星火站以北的“将台地区居民”,主要包括卡布其诺、滨河一号、丽都一号、将府家园、梵谷水郡等社区;8月6日上午的座谈会,则主要针对星火站以南的国美第一城、炫特区、罗马嘉园等社区。

      分开座谈在业主中引发了一些争议。卡布其诺小区的王先生表示,“政府的工作比以前有进步,针对不同的问题分别开会表明政府的做法更有针对性,有利于解决具体问题。”但也有居民的看法刚好相反,丽都一号小区业主吕女士表示,“分开开会的做法就是为了分解居民反对的声音,将我们逐一击破。”

      在上述4场座谈会中,以8月5日的将台地区居民座谈会最为激烈。8月5日下午14点是座谈会预订的召开时间,但由于到场居民过多,14点时尚有百余居民无法进入会场,现场一度混乱。

      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参会的业主代表情绪激动,前述铁道第三勘察设计院负责人的新方案介绍数次被打断。这场座谈会最后以居民集体退场而告终,座谈双方不欢而散。

      而于8月6日上午举行的星火站以南居民座谈会也遭遇反对声。在经过官方方案介绍和两轮互动问答后,主持人宣布会议结束。此时,一位业主代表要求提问,并呼吁与会居民不要走,但主持人并未给予这位代表发言机会,双方也因此发生了争吵。

      参与8月6日座谈会的炫特区业主王先生表示,“没想到又是一场不欢而散,只是与昨天的结束方式截然相反,这次换成了官员们拍桌子走人。”

      “他们很难让我们相信”

      这几场座谈会不欢而散的原因,在于双方的分歧较大。

      根据新方案,京沈高铁起终点由北京站调整至星火站,星火站以南将不再修建高铁,因此国美第一城、华纺易城、炫特区、晨光家园等星火站以南的小区,将不再受到京沈高铁的直接影响。

      而针对星火站以北的卡部其诺、滨河一号、丽都一号、梵谷水郡、金隅凤麟洲等小区受到的影响,铁道第三勘察设计院相关负责人称,针对沿线居民的诉求,京沈客专在设计上采取了6项措施,解决民众关注的环保问题。其中,由星火站到五环路段,途经小区较多,因此此路段将全程设全封闭的声屏障,降低噪音。

      但是,与会业主们却不大相信这些表态。“之前的环评已经欺骗过我们一次了,现在座谈会采取的方式又让人摸不透,这种情况下的环评预测数据很难让我们相信。”唐先生在座谈会后对记者表示,项目建设方难以取得相关居民的信任是目前双方难以沟通的主要障碍。

      从2009年立项至今,这场京沈高铁的环评风波已经持续了5年。

      一位参与座谈会的工程建设方代表私下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座谈会的结果是工程方此前没有预料到的。“居民根本没有听我们讲方案的意思,整个座谈会过程中居民在不断高喊‘改线’,实际上我们已经在非常努力地想办法了。”他说。

      据该工程方代表透露,京沈高铁无论在听取民众意见、采取控制措施等方面,都已经开创了国内高铁建设的历史。他告诉记者:“此前没有过这么艰难的环评工作,也从没有过这么大规模的环评资金投入。”

      该代表表示,京沈客专项目仍处于待批复阶段,目前的方案仍旧不能被确定为100%的最终方案。

      唐先生也表示,目前的方案居民依旧无法接受。“我们的诉求从未改变,只求改线。”他说。

上一篇:恶劣天气致途经河北多趟高铁晚点   下一篇:武汉迎来今年最热天 高铁动车全面应“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