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蒙华铁路上马在望 社会资本力争千亿项目运营权

    蒙华铁路上马在望 社会资本力争千亿项目运营权

    历经一年半,蒙西到华中煤运通道铁路(下称蒙华铁路)终于迎来开工在望的曙光。

      据接近中国铁路总公司的人士透露,目前蒙华铁路的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已经送交国家发改委属下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下称中咨公司)进行评估,如无意外,报告最快将在一两个月内得到批复。按照建设流程,如一切程序顺利,蒙华铁路最快可望于明年正式开工。

      筹建中的蒙华铁路北起东乌铁路浩勒报吉站,途经内蒙的鄂尔多斯(600295,股吧)、陕西的榆林、延安、山西的运城、河南的三门峡、南阳、湖北的襄阳、荆门、荆州、湖南的岳阳,终点到达江西吉安市,线路全长1837公里,南北向穿越7个省区,是“北煤南运”新的国家战略运输通道。预计投资估算达1539.7亿元,是近几年来计划新开工铁路项目中,仅有的一个投资额超千亿的大项目。

      更重要的是,蒙华铁路是近年来唯一一个不是由国家铁路部门绝对多数控股的铁路项目。按照目前的股比设计,中国神华(601088,股吧)、中煤能源(601898,股吧)、国投交通等多家社会投资者总计占有该铁路80%的股权。而国务院领导近期多次力促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引导社会资本进入铁路领域,以推动铁路继续发展。

      按照国家高层的宏观调控思路,政府将不再通过注入大规模的投资增量来刺激经济,而是更多着力于结构调整和盘活存量来实现“稳增长”。而基于投融资改革的铁路发展正是“稳增长”的重要拉手。

      在此背景下,蒙华铁路的成败尤具标杆意义。这条铁路也因其担负的改革重任而引发敏感的利益纷争和博弈。据了解,目前蒙华铁路的经营权问题仍悬而未决。这可能影响到该项目能否早日开工。

      “铁总仍然坚持以往的委托经营模式,由国铁掌控未来线路的调配权,而一部分股东则主张蒙华铁路由合资公司自主运营,以保障社会投资者的权益。这个关键分歧至今没能解决。”上述接近中咨公司人士透露。

      社会资本占据八成股权

      按照国家发改委对蒙华铁路项目建议书的批复,蒙华铁路预计投资估算将为1539.7亿元,其中资本金占比35%左右,为540亿元,资金将由新组建的蒙西华中铁路公司的发起人共同出资筹集。项目投资剩余资金将由银行贷款解决。

      自2012年1月国家发改委通过蒙华铁路项目建议书后,原铁道部曾多次召集有关各方举行会议,开始争论的是股权结构问题。

      “铁道部原先坚持自己在公司的占股比率要达到一半以上,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透露,后来受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落马和7·23动车事故的影响,原铁道部的资金链发生问题,一时无法在此项目上投入大笔资金,同时国家发改委也给铁道部施加压力,要求其不能在该项目中占绝对多数股份。

      几经博弈,2012年年中最终敲定股权组合,铁道部丧失一家独大的地位。在为建设运营蒙华铁路而成立的蒙西华中铁路公司中,代表原铁道部的投资方中铁投占20%的股份,中国神华、中煤能源、国投交通公司、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淮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伊泰煤炭分别占注册资本的10%。

      其余投资人及占比分别为:河南铁路投资有限责任公司(3.5%)、湖北省客运铁路投资有限公司(3.3%)、内蒙古蒙泰煤电集团有限公司(3.2%)、榆林统万投资有限责任公司(2.5%)、湖南省铁路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1%)、中国华能集团燃料有限公司(1.4%)、中电投物流有限责任公司(1.4%)、山东能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1.4%)、江西省铁路投资集团公司(1.2%)。

      铁总占20%的股权,相比其他投资者,仍然是最大的股东。蒙西华中铁路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由铁总的人担任,原铁道部工程管理中心主任张梅已走马上任,执掌蒙西华中铁路公司,工程管理中心主任一职则由原京沪高铁公司总经理李志义接任。

      运营权之争相持不下

      虽然董事长是铁总的人,但蒙西华中铁路公司的董事会中,来自于央企、地方国企以及地方政府铁路投资公司的董事占了多数。在未来公司如何运营方面,铁总和其他投资者之间产生了意见分歧。

      上述接近铁总的人士表示,这也是目前评估项目可研报告时争议比较大的一个问题。

      铁总方面按照以往与其他投资者合资铁路项目的惯例,主张蒙华铁路实行委托经营,即蒙西华中铁路公司委托沿线铁路局提供运输组织、运输设施、运输移动设备、运输安全和运输收入等方面的管理。

      但这一运营模式受到了一部分蒙华铁路股东的反对。后者力主蒙华铁路由蒙西华中铁路公司自主运营。京沪高铁的案例或许为他们的反对理由提供了“炮弹”。

      已开通运营两年多的京沪高铁是国铁引入战略投资者、实行股权多元化的先行者。7家地方政府投资公司总计占股20%,以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为发起人的4家保险(放心保)系投资团占股13.913%;社保基金占股8.696%。

      而在今年年初,传出平安和社保基金要求退股的消息。其退出的理由:一是京沪高铁的最终投资额达到2200亿元,严重超出当初1600亿元的概算;二是京沪高铁二等座票价为555元,按每公里为0.42元制定,而投资者按照可研报告自己建立模型测算所得票价是0.48元;三是京沪高铁开通后多次调整运行图,而这些调整都没有告知股东;四是铁路清算系统不透明,股东难以获知跨线收入是否合并算入到了京沪高铁的账目中。

      京沪高铁案例是全国100多家合资铁路公司中非国铁股东利益受损的一个缩影。由于原铁道部一股独大,合资铁路又都采用委托经营的形式,使得国铁掌握了线路的调配权、运营收入的清算权等最核心的权利,其他股东基本没有置喙余地。

      “铁路建设投资"超概"是普遍现象。而这些投资调整,非国铁股东往往无权过问,但最后造成的资金追加和利益损失却要摊到他们头上。”上述接近铁总的人士表示。

      正是基于各种前车之鉴,蒙西华中铁路公司的一些社会股东要求未来的蒙华铁路不搞委托经营,由公司自主运营。

      朔黄模式可否移植?

      “他们是看到了神华集团自主经营朔黄铁路的好处,有点眼馋。”一位接近中咨公司的人士称,朔黄铁路由神华集团出资建设,建成之后很快为神华带来大量收入,成为其现金奶牛。

      不过,上述接近中咨公司人士表示,蒙华铁路和朔黄铁路不可比,“朔黄基本是一条孤立的线路,直接连接神华矿区和沿海港口,基本不跟国铁发生线路交叉和业务往来,所以它可以由神华自主运营,无需由国铁来支配调度。而蒙华铁路沿途要与许多国铁线路发生纵横交错的关系,它建成后的运量中也有一半来自于其他线路,如果自主运营,会跟国铁不断产生摩擦。”

      那么有没有一个既能够让合资铁路公司自主运营同时又不受国铁歧视性待遇的办法呢?上述人士表示“很难”。

      据北车公司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朔黄铁路由神华自主运营,与原铁道部自己建设运营的大秦铁路(601006,股吧)形成激烈的竞争关系,引起时任铁道部长刘志军的不快,但朔黄线不与国铁发生关系,铁道部无法通过线路调配等手段来打压它。为了“挤兑”朔黄线,刘志军曾经要求南北车等车辆制造厂少卖甚至不卖车给朔黄线,即使朔黄线买到了车,刘志军也不让车子从厂里经由国铁线运到朔黄线上。

      刘志军下台后,国铁的强势作风有所收敛,但合资铁路运营调配权不自主的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2011年11月出台的《关于新建合资铁路委托运输管理的指导意见》,虽然原则上表示要“坚持自愿、公平、诚实、互利原则,充分尊重委托方(即合资铁路公司)的主体地位”、“要有利于合资铁路发展,更广泛地吸引社会资金投资铁路建设”,但在具体条文中,仍然坚持“(在运输组织管理中),委托方不设调度台,由受托方(即国铁)集中调度指挥。”合资公司最主要的线路调度权仍然掌握在国铁部门手中。

      铁路运输企业的自主经营权与国铁控制的全路集中调度指挥权之间的矛盾,不仅出现在合资铁路和国铁之间,也出现在各铁路局和铁总之间,时任铁道部长盛光祖在2012年全国铁路工作会议的总结讲话中曾提出过这一问题,并称正在责成运输局就这一问题提出一可行的方案出来。但到目前为止,可行方案仍未见踪影。

      铁总坚持委托经营模式是基于“全国铁路一盘棋”的理念。多年来铁总的思路一直是全路的调度权必须高度统一,如此铁路的运营才能高效有序。

      而以北交大经管学院教授赵坚和荣朝和为代表的部分学者并不认同铁总的上述思维,他们认为全路调度权统一并无必要,其效率是否比区域分割之后高也有待实践检验。

      “蒙华铁路的经营权由谁主导的悬案不解决,会影响到可研报告中的投资数目调整,因为如果线路由公司自主经营,则会额外出现一些设备、服务采购的费用。”上述接近中咨公司人士表示。

      这位人士认为,从大局来看,铁总在蒙华铁路经营权之争中,如果能够提出一个既不损害外部投资者利益,又能使蒙华铁路与国铁其他线路不发生调度紊乱的方案,则既能为修订新的合资铁路委托运营方案提供成功案例,也能在吸引社会资本进入铁路领域上形成一个良好的示范效应。

      而目前的政策大气候也有利于问题的解决。今年5月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力促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提出支线铁路、城际铁路、资源开发性铁路所有权、经营权要率先向社会资本开放,引导社会资本投资既有干线铁路。

上一篇:加快市场化改革 吸引民资参与铁路建设   下一篇:铁路融资启动将带动铁建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