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昆明铁路局列车服务工作暖人心

    昆明铁路局列车服务工作暖人心

     列车上,春意盎然迷人眼

      ——昆明铁路局列车服务工作暖人心

      新华网昆明5月28日电“铁路的服务真是越来越人性化了!这坐火车也像在家里一样舒心了……”5月27日22时50分,K740次列车正点从昆明站始发。不一会儿,仓促出行没来得及带生活用品的旅客朱佳,用上了列车上的“手机充电宝”为手机充电。在车上得到手机免费充电、获得洗漱用品等“应急服务”,真切感受到列车温馨后的朱佳开心地说。

      近年来,昆明铁路局昆明客运围绕旅客提出的意见建议不断改进、丰富列车服务内容,创新推出一系列特色便民利民服务项目,不断践行着“视旅客为亲人,把列车当流动的家”的服务承诺,打造“如家”旅途,受到旅客好评。

      K739次列车:冰水里的热心

      “你们列车长在哪啊,我有事想找他。”5月26日,在上海南开往昆明的K739次列车上,乘坐在11号车厢的旅客杜洪明向列车员赵华媛询问到。

      原来这名旅客的母亲因为身体不适,要从上海回贵州六枝老家,老人由于身体不好需要经常服用药物,还需要间歇性地用自带的制氧机吸氧。这在家里本来是很普通的一件事,但由于这种药必须低温保存,否则药效就大减,列车上因条件有效,低温保存药品便成了一大难事。

      “您别着急,我们会替您想办法解决”说着,赵华媛用对讲机通知了列车长王瑞。

      10分钟后,王瑞端着一个盆来到11号车厢20号下铺,对着老人说:“老人家,您把药品就放这里面保存吧。”

      看着不解的老人和杜洪明,王瑞继续解释:“因为车厢里没有冰柜,我只能去餐车冷藏柜里帮你们弄些冰水,然后再用深色的布盖住表面,你们的药就可以保存了。至于制氧机的问题,因为我们的车底是DC600伏不带空调发电车的,我只能让检车乘务员帮你们打开11号车厢的电源,但是电压不稳,不过也足够你们使用的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就及时同我们的工作人员联系,我们会尽力帮助你们解决。”

      终于,老人脸上忐忑的表情终于化作了放心,眼角也有了一丝湿润。

      杜洪明说:“真是太感谢你们了,给你们添麻烦了,上车之前我还愁,我妈这药到底该怎么办,现在好了,都解决了。”他握住王瑞的手一遍遍重复着感激的话语,手也久久没有放开。

      一路上,赵华媛和王瑞不停的往餐车和11号车厢之间来回奔波,不停地为盆里装入冰水,以确保老人的药品在低温的状态下发挥其作用,最终让他们母子二人平安顺利地抵达了六枝车站。(赵熠孙瑾)

      K79次列车:背脊上的温暖

      “感谢,感谢!不要说你们没做什么,你们做得够细,特暖心!”5月25日2时3分,上海南开往昆明的K79次列车停靠六盘水车站,一位老人慢慢从列车长徐小龙的背脊上滑下,稳稳地站在站台上后,满脸微笑地说道。

      老人名叫宋松明,今年82岁,从上海返回贵州老家,5月24日18时24分独自一人踏上K79次列车乘坐在软卧10号车厢9号下铺。列车才驶出上海车站,列车员李婷便来到宋松明身边,做起了重点登记。

      “宋爷爷,你别担心,一路上我就是您孙女,有事没事都可以跟我说。”李婷微笑着,有些俏皮的说道,逗得宋松明哈哈大笑。

      当日20时,宋松明购买了餐车的盒饭坐在铺位上用餐,才吃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

      “宋爷爷,来,把饭给我!”李婷看着宋松明有些吃力地嚼着米饭,便赶紧迎上前去将饭拿回餐车,往米饭里加了点汤并加热煮了一会。

      “爷爷,现在这饭不仅仅软和,还更香啦!”李婷将饭递给宋松明,看着不停点头吃得正香的宋爷爷,李婷满脸笑容。

      夜间22时30分,李婷正在进行夜间清铺,她轻轻地打开包房门,看到睡着的宋松明,便走近为宋松明拉上被子,微笑着转身离开。

      次日2时3分,列车正点停靠六盘水车站,当班列车员鲁艳帮助宋松明整理好行李,列车长徐小龙背起老人稳稳地下车,于是便出现了片头的那一幕。

      站台上,昏暗的灯光照在老人和周围旅客的脸上,笑容温暖整个站台。在站务员的搀扶下,缓缓走出车站的宋松明不时回头向徐小龙和列车员们挥着手。(杨迪南钟渝)

      T61次列车:2岁小孩退烧了安睡了

      5月14日16时,北京西开往昆明的T61次列车正运行在怀化至凯里区间,安静的16号车厢突然响起了小孩的啼哭声。

      乘务员李国龙赶忙放下手中的抹布,寻声来到107号座位,询问情况。

      “小冉冉好像不太适应坐火车,还有些发烧。”旅客赵芬一边轻轻拍着怀抱里的不到2岁的小孩,一边对李国龙说道,“能帮我想想办法吗?”

      李国龙立即用对讲机向列车长宋涛汇报了情况。宋涛带着软卧乘务员代蕊赶来16号车厢。问明情况后,代蕊从药箱里拿出退热贴贴在小冉冉的额头上,并用棉签沾酒精涂抹在小冉冉的手心和脚心,帮助其散热退烧。

      可小冉冉仍是啼哭不止,宋涛便通知广播寻医。几遍广播后,8号车厢的旅客,天津儿科医院的楚医生赶了过来。她仔细查看了小冉冉的身体情况,告诉宋涛和赵芬,小冉冉有些发烧,可能车厢环境比较封闭,她不适应所以一直啼哭,可以吃点退烧药。

      “车上只有成人使用的退烧药啊。”车上负责药品管理的代蕊说道。

      此时小冉冉啼哭声越来越大,赵芬也是一脸焦急。宋涛赶紧劝慰赵芬,并再次通知列车广播,寻找儿童使用的退烧药。10多分钟后,9号车厢的李女士来到了16号车厢,拿出了一瓶布洛芬悬液。

      “这个是儿童退烧药,可以服用。”楚医生仔细看过药品说明后说道。

      代蕊接过退烧药,帮着赵芬,给小冉冉喂药,宋涛在一旁继续用酒精涂抹小冉冉的手心、脚心。

      渐渐地,小冉冉的体温不再那么烫了,也停止了啼哭。楚医生再次检查了小冉冉的身体情况,确认已无大碍,大家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折腾这么半天,小冉冉肯定累了!”宋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我让广播员放点轻音乐,也好让小冉冉乖乖睡觉休息。”

      随着优美温馨的音乐声响起,小冉冉慢慢进入了梦乡,没等赵芬开口道谢,宋涛、楚医生等人早已悄悄离开了。(唐晓燕杨赟)

      K9654次列车:75岁老人的揪心事没了

      5月22日9时3分,由蒙自北开往昆明的K9654次列车缓缓地离开了蒙自北车站,列车长杨雷玉认真巡视车厢,逐一检查乘务员们的始发作业和车门锁闭情况。

      当他走到6号车厢连接处时,一位哭泣的老人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杨雷玉立即上前询问,“老人家,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

      原来,75岁的老人谭静乘火车到昆明看望病重的女儿,还为女儿带去了治病的中药材,价值近6000元,可是在车站过安全检查的时候,由于疏忽大意,竟忘了拿装药的行李包,上车后才发现遗失,老人急的哭了起来。

      “那药是我女儿的救命药啊,你说我怎么那么糊涂啊!”谭静不断自责的说。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杨雷玉车长一边安慰老人,一边打电话联系蒙自北车站值班员。在老人到昆明下车之前,杨雷玉还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尽力帮助老人寻找丢失物品。

      在蒙自北车站值班员的努力下,几经周转,老人遗失的行李包终于找到,杨车长在第一时间将这一喜讯通知了谭静。

      随后,他又联系了第二天返昆的K9654次列车长顾诚瑞帮助将老人的行李包带回昆明。

      5月23日13时,当杨车长亲自陪同老人到昆明站取回行李包时,看着失而复得的救命药材,老人激动无比,当即取出一叠钱递给杨雷玉想表示感谢,被杨车长婉言谢绝了。

      “不要客气,老人家,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快拿着药回去给您女儿吃吧,在这里,我衷心地祝她早日康复。”

      老人看着杨雷玉重重地点了点头……

      5月24日,老人在家人的陪同下,一面题为“旅客药品丢失焦急,列车长四方联系物归”的锦旗被送到杨雷玉所带领的车班。(岳中生孙瑾杨娜)

上一篇:玉蒙铁路上的乘务员“加油站”   下一篇:玉蒙铁路畅了蒙自水果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