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节后10天我省铁路发送旅客突破200万

    节后10天我省铁路发送旅客突破200万

    13级瞬时狂风导致火车脱轨 刮翻11节车厢,3人遇难30余人受伤,1100多名旅客被转送目的地,南疆线被迫中断

    ■铁道部将赔偿脱轨列车旅客,未影响重庆往返新疆列车

     新疆大风刮翻火车(图)

    昨日,由乌鲁木齐开往阿克苏的5807次列车因瞬间大风造成列车脱轨

                新疆大风刮翻火车(图)

                           刚被营救出来的旅客惊魂未定

     

    昨日凌晨,新疆一列客车在吐鲁番境内遭遇特大沙尘暴,11节车厢被大风刮翻。目前已证实3名旅客死亡,2名旅客重伤,32名旅客轻伤,南疆线被迫中断。

    据了解,事发地位于南疆线珍珠泉至红山渠间42公里+300米处。据测风仪记录,列车脱轨地点瞬间风力达到13级。

    5807次列车被大风吹翻时,《都市消费晨报》记者石鑫和实习记者左姗姗正在这趟列车里。和所有旅客一样,她们经历了那惊心动魄的翻车时刻。

      新疆大风刮翻火车(图)

                 新疆大风刮翻火车(图)

     

    凌晨1时50分

    疾驰列车车窗玻璃被吹破

    27日晚10时10分左右,我和其他旅客一起登上了5807次列车,准备前往阿克苏市,我睡在5号车厢的下铺。晚上10时36分许,列车从乌鲁木齐火车站缓缓驶出。因为发车前,兰新线曾因百里风区大风一度中断运行,直到晚上10点列车才恢复正常时刻运行,所以当时我们都很庆幸列车能够按时发车。

    外面天气不好,心里一直不安定,直到昨日凌晨1时,我仍没有入睡。车窗外风的呼啸声越来越大,不断有石头撞击车窗的声音传入耳中,列车时走时停,偶尔轻微摇摆。

     

    凌晨1时50分许,突然感觉头顶一阵发冷,紧接着,车厢两侧传来呼叫乘客的声音:“快叫乘务员,玻璃碎了!玻璃碎了!”接着,几名乘务员迅速地向6号车厢赶去。

    我从铺位上伸出头看到,有名女士在车厢右侧靠近4号车厢处来回走动,显得很焦急。车厢左侧,一名男士正试图用一床被子蒙住破碎的窗口。

    石头敲击车体的声音愈加剧烈,恐惧从心底升起。

    凌晨2时整

    翻了 我睡的下铺变成了上铺

    感到情况不妙,我当即坐回铺位摸出手机开机———凌晨2时整。

    又一阵风沙呼啸而过,我扯过被子缩紧了身体,害怕得闭上了眼睛。突然,又一阵劲风吹来,被风沙卷起的石子劈里啪啦地打在车体上,车体开始猛烈地左右摇晃。

    糟糕!车要翻了!念头还没闪完,身体已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击倒,向后仰躺过去,头“咚”的一声撞在下铺与中铺的夹板间。

    我们还活着。我挣扎着爬起来,发现车厢左侧翻了100度左右,原本在两张铺位之间的玻璃窗现在贴地,与之对应的观景窗变成了天花板,原来的中铺床板在身体底下,原本自己躺着的下铺床板变成了上铺。

    手能动,腿能动。我挣扎着坐了起来。紧紧捏着的手机在掌心闪出一片蓝盈盈的光———2时02分!手机有信号!

    不能给家人打电话!他们会担心。我应该先报警,并尽快和报社联系!迅速拨打了110,电话通了。

     

    凌晨1时50分许,突然感觉头顶一阵发冷,紧接着,车厢两侧传来呼叫乘客的声音:“快叫乘务员,玻璃碎了!玻璃碎了!”接着,几名乘务员迅速地向6号车厢赶去。

    我从铺位上伸出头看到,有名女士在车厢右侧靠近4号车厢处来回走动,显得很焦急。车厢左侧,一名男士正试图用一床被子蒙住破碎的窗口。

    石头敲击车体的声音愈加剧烈,恐惧从心底升起。

    “喂,您好?”接线员的声音,让我们看到了生的希望。

    ———我们乘坐的5807次火车翻了,地点不清楚,好像快到鱼儿沟了。

    ———我这里是吐鲁番……怎么了?怎么了?

    ———火车翻了!5807次!乌鲁木齐发往阿克苏的!好像快到鱼儿沟了……

    3时17分,有女士内急,忍不住了,就拆开一碗方便面,扔了面,用碗当便器,在那种时刻,所有的顾忌都抛在脑后。

    凌晨5时59分

    被武警抬出 双脚无力瘫在地

    4时37分,铁路部门的员工攀着行李架从头顶上爬了过来,“有没有人受伤?”他大声喊着,接着让我们带好行李拿着被子爬出去。

    出去?出口在哪里?行李架旁边的观景窗。空无一物都未必能爬上一人多高的行李架,更何况带着被子和行李,而出去后,那么大的风,情况又能好到哪里去?大家依旧待在原地等待救援。

    5时59分,救援人员来到了5号车厢。他们站在车厢外大喊“有人吗?”并敲打玻璃。

    参与救援的是武警新疆总队吐鲁番支队的武警战士。他们在5号和6号铺位之间窗户的悬空位置,从底部敲出一个直径约30厘米的大洞,将我们一个一个地接出车厢。我被3名武警战士小心翼翼地扶出,双脚一沾地面,突然没了一点力气,软软地瘫在地上。

    先前救出的旅客被武警战士们围成一圈,蹲在地上,以躲避肆虐的风沙。人蹲不稳,眼睛也难睁开,我看到与我所在的5号车厢邻近的几节车厢全部脱轨了。

     

    清晨7时48分

    1100多名旅客被转送目的地

    清晨6时24分,我们和其他十几名乘客一起坐进了乌鲁木齐铁路局吐鲁番养护车间派出的抢险车里。

    司机师傅说,他们凌晨3点左右接到抢险通知,就迅速赶往现场,由于风沙太大路途难行,直到凌晨5点才赶到事发地。他所在的养护车间共派出了6辆抢险车,其他救援车辆的情况,他不清楚。

    7时48分,1100多名旅客分别乘坐列车和大客车转送目的地,受伤人员被及时送到医院进行全力救治。据《都市消费晨报》

    专家解读

    打碎另侧窗玻璃 列车可能不会翻

    能将火车这样的“庞然大物”吹倒,这样的风力到底有多大?重庆车辆段专家介绍,我国目前开行的列车有T型车和K型车两种,T型车车身最重,一列车18节大约自重为50吨,如进藏列车;而现在使用最为普遍的列车则是K型车,这种车身自重约为25吨,如新型空调车、普通列车等。

    如果列车静止不动,沙尘暴想将一个重达25吨的庞然大物吹翻,可能性还是比较小。但在运行中,车轮与轨道的摩擦力减轻部分压力,如果这时再遇上12级以上沙尘暴,吹翻列车则是可能的。

    北京交通大学物理系王玉凤教授解析说,火车相比于汽车,在遭遇特大沙尘暴的时候,更容易翻车。

    火车不像汽车一样直接与地面接触,而是在轨道上运行,其稳定性相对较差;另外,火车车厢多受力面较大,遭遇特大风沙时就较容易侧翻。

    北京交通大学物理系吴教授介绍,特大沙尘暴往往先导致车厢一侧的车窗玻璃破碎,这时候,如果人为地把另一侧的车窗玻璃也打碎,保持气流通畅,则列车所受压力将大大减小,火车翻车的概率可以适当降低。

    影响

    重庆开新疆列车正常发班

    本报讯(记者 龚予)重庆至新疆乌鲁木齐只有一趟车1082次,每天13:14从菜园坝出发,经过兰(州)新(疆)干线到乌鲁木齐。昨日中午12点,记者在菜园坝火车站候车厅看到,1082次车的检票口处排起了两行长队,旅客们正等待着检票。

    据火车站称,目前,没有接到关于调整1082次发车时间的通知,1082将准时发车。据介绍,出事的路段为南疆铁路,是一条支线,并不在主干线兰新线上,所以重庆往返新疆不会受太大影响。

    南疆铁路9小时后恢复通车

    因大风把列车吹翻而被迫中断行车9个小时后,新疆南疆铁路线于昨日11时30分重新开通,这是记者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得到的消息。

    据了解,该线上每天共有四趟车通行,除了分别开往新疆南部城市阿克苏、喀什和库尔勒的列车外,还有一趟由库尔勒开往西安的直达列车也经过出事路段。

    至少六七千人出行受阻

    乌鲁木齐铁路局有关人士说,由于该事件发生在南疆铁路线上,对主要进出新疆铁路线———兰新铁路没有影响。但南疆线目前已经被迫中断,线上每天都有乌鲁木齐开往阿克苏、喀什和库尔勒的列车,打算乘火车进出南疆的旅客会因此受阻。此外,由库尔勒开往西安的直达列车也经过出事路段,该列车也因此无法出入新疆。按此计算,至少有六七千人出行受阻。

    吐乌大高速受天气影响关闭

    因受大风大雪天气影响,前往新疆吐鲁番的吐乌大高速公路封闭,在吐乌大高速公路进口,有几十辆车被堵,高速公路上巡警设了不少值勤点。

    因吐乌大高速公路关闭,车辆均改走312国道,也造成国道拥挤难行,近百辆车阻滞。

    原因

    出事地系百里风区

    瞬时狂风导致火车脱轨

    出事地点在离吐鲁番车站约20~30公里的珍珠泉到红山渠两个车站中间。这里是闻名全国著名的百里风区,新疆最大的风力发电厂就在这里,自然环境异常恶劣。

    来自中央气象台的监测资料显示,吐鲁番地区当时并未观测到沙尘暴天气,火车脱轨应是瞬时特大风力所致。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杨贵名表示,根据吐鲁番地区两个观测站提供的气象资料分析,当时两个观测站只观测到浮尘天气,并没有沙尘暴的信息,因此如果火车脱轨是由于气象原因,应该是因为瞬时风力比较大。

     

    同一地区2001年有11节车厢被刮翻

    红山渠车站是全长1400多公里的南疆铁路南疆线上的五等小站,早在2001年4月13日,一场12级以上的大风刮了3天,风速达到每秒51至56米,以致测风仪达到极限失效,停留在红山渠邻站的珍珠泉车站的11节列车车厢被刮下路基.

    40多年来,该线“百里风区”和30里风口给铁路运输带来了极大危害。该地区一年中刮风天气占2/3,为了改变兰新铁路“百里风区”段屡遭天气影响的情况,铁道部和乌鲁木齐铁路局2003年曾专门筹集资金10余亿元人民币,为铁路的防风设施进行了改建。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综合新华社等

    相关新闻:

    13级大风掀翻新疆列车

    11节车厢侧翻3人遇难30余人受伤,铁道部将赔偿脱轨列车旅客

    重庆晚报讯:2月28日2时05分,乌鲁木齐开往阿克苏的5807次旅客列车行至南疆线珍珠泉至红山渠间42公里+300米处,因大风造成机后9至19位车辆脱轨。目前已证实3名旅客死亡,2名旅客重伤,32名旅客轻伤,南疆线被迫中断行车。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昨日表示,铁道部会按照相关规定给旅客进行赔偿。

    据介绍,5807次列车共19节,翻倒车厢包括10节卧铺1节座铺,内有旅客600余人,全车共1149名旅客。由于事发突然,车厢出现了人压人的情况,事故造成3名旅客死亡,2名重伤,32名轻伤。两名死者当时在车厢连接处,列车倾倒时,两节车厢断裂,两人被压车下当场死亡。另一死者是因为在车厢里受到旅客的严重压伤,救出不久后死亡。目前,1100多名旅客分别乘坐列车和大轿车离开事发地点转往目的地,最后一名受伤人员已被救出。

    来自中央气象台的监测资料显示,吐鲁番地区当时并未观测到沙尘暴天气,火车脱轨应是瞬时特大风力所致。

    新疆地处我国西北部,常逢大风季节,火车在经过新疆多处铁路时常常会碰到“百里风区”,据当地铁路部门介绍,出事的地点正好处于这样的地区,新疆最大的风力发电厂就在这里。

    让老人和孩子先走

    救援人员与乘客互帮互助

    人间真爱在大风中飞扬

    “没想到火车也会翻!没想到救援能来得那么快!也没想到出事后所有人的表现会如此镇定!”一位乘客说。

    列车侧翻车厢一片黑暗

    昨日2时05分,乌鲁木齐开往新疆南部城市阿克苏的5807次旅客列车行至南疆线珍珠泉至红山渠间车站时,绝大部分的乘客都已安然入睡。这时列车正在著名的吐鲁番30里风区顶着狂风前行,风沙打在车窗上“啪啪”作响。

    “窗子烂了”——随着一声惊呼,车厢里顿时弥漫着浓浓的尘土味。几分钟之内,车厢前行方向右侧的车窗全部被风沙打烂。惊醒的乘客慌乱地拿起被子去堵车窗。

    乘客宿传义忽然觉得身体腾空而起,他重重地摔在对面的铺上。这时他才发现被风沙打烂的车窗一侧竟然成了车顶的“天窗”。行李物品重重地砸在旅客身上,车厢内顿时一片黑暗。

    大家有秩序地爬出车厢

    “别慌乱,大家千万不要吸烟,不要用明火”,车厢翻后,大家发现车顶的灯一碰就亮,这说明车厢漏电。所有旅客立刻警觉起来,并互相提醒着。

    慌乱很快过去。年轻人商量着如何逃出险境,但很快他们就发现,根本出不去——被风沙打破的车窗变成了车顶,大风从车顶灌入车厢,根本探不出头,只有等待。乘客的镇定在互相感染,车厢里一片安静。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有人受伤吗?”车厢外传来了喊声。

    出事地点离最近的城市吐鲁番至少有70公里,在这么大的风中救援人员不到两个小时居然赶到了。宿传义说:“最让我感动的是,在大家有秩序地爬出车厢时,老人小孩是最先出来的。没有说更多的话,谁都觉得就该这么做。”

    战士用身体为乘客挡风

    狂风给救援工作带来巨大困难,人在风中很难站住。最先赶到现场的是当地的铁路机务段职工。从4时一直到10时最后一名受困人员被救出的6个小时里,他们手拿铁锨、十字镐,一直不停地挖掘,为车厢里的乘客挖出一个个脱困的出口。

    托克逊县武警某部的干部战士,站在侧翻的车厢旁,用身体排起人墙,为脱险的乘客遮挡风沙。 据新华社

    重庆进疆列车不受影响

    本报讯 记者昨日了解到,由于重庆至乌鲁木齐的1082次列车不经过事发路段,因此,对重庆列车没影响。

    重庆客运段透露,去年同一时期,重庆列车在新疆同样也遭遇了沙尘暴,当时,列车被沙尘暴吹得摇摇欲坠,最后还是用临时的木板封住窗户,才让列车勉强开回重庆。

    根据天气预报,新疆地区未来还会有沙尘暴,这对重庆进疆列车也将是一个考验。据铁路方面透露,下一步将为列车加固玻璃,将单层玻璃改成双层玻璃,并在门缝等间隙处采用密封式封条。

上一篇:铁路4月18日第6次大提速 使用动车组为最大亮点   下一篇:衡阳火车站部分临客停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