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大部分人在售票窗口买不到票 火车票去了哪里

    大部分人在售票窗口买不到票 火车票去了哪里

      每年过年,火车票难买是一件让很多人都头疼的事情。所以,当我大学毕业挣的工资够买一张机票的时候,我义无返顾地放弃了火车,为的是不再深夜在售票厅排队、不再高价买转手票。 
     
      2007年春节,火车票不涨价了,碰巧我也因为同行的表妹没有身份证只能放弃飞机而选择乘火车回家。只是没想到,今年的火车票显得特别难买。早在放假前的半个月,我就不断听到身边的朋友反映今年的火车票难买,在和一些朋友聚会时,大家见面问得最多的话题也是:你有办法买到火车票吗?

      面对一票难求的现象,我只好拜托大哥找关系。“没问题,我那个朋友在市政府一个重要部门工作,往年找他帮忙从来没出过错。”大哥这样回复我。因此,我一直放心地等待我回家的“通行证”。2月14日早上,正在睡梦中的我接到大哥打来的电话:“火车票买到了,是今天的。”“天哪,我订的是明天的票啊,行李都还没收拾呢。”挂上电话,我马上起床开始准备回家要带的东西。

      火车发车的时间是下午四点零四分。中午一点半,大哥开车去市政府取票,到了地方才发现只有一张火车票。打电话给朋友却被告知:没有票,只能买到一张,上火车后再补吧!拿了票,大哥来东二环接上我赶去火车站。

      也许2月14日本不是回家的好日子,那天京城马路上奇堵无比。原本十几分钟的路程,走了一个小时,快三点的时候,大哥才接上我赶往火车站。但是,堵车的情况毫无改善,走到那里都是拥堵。最后钻胡同,在路上左插右挤,一向性格温和又有很高素养的大哥,为了赶在火车发车前把我们送到车站,做出了很多他平时都不曾有过的不良驾驶行为。我和表妹坐在后面屏住呼吸期望前方路上不要堵车,而大哥两手紧握方向盘,一边开车一边念叨:千万不要迟了啊,你们两年都没回家了,这要赶不上车不是要命吗!一路上,这种痛苦的期望与念叨就从未停止!

      终于,在还有15分钟的时候,我们赶到了北京西站,为了节省时间,大哥把车停在马路对面的天桥边,我们下车拉上行李箱一路狂奔向进站口。进站口人山人海,排着长长的队伍,我们好不容易挤进长队,过了安检,在跳上电梯上到二楼的时候,看到我们所要乘坐的火车在第8候车室。拉着行李箱,喘着粗气不停地奔跑,虽然脚步凌乱不堪,但向前奔跑的欲望却很强烈。

      第8候车室到了,但是两边的检票口却空空如也,冰冷的铁栅栏无情地上了锁。就在我们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位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上前询问:坐哪趟车啊?我回答了车次,他却指了指头顶的时钟,那上面赫然写着:16:05。也就是说,在一分钟前,我所要乘坐的列车已经开走了。

      现实是无情的,火车开走了,我却又回来了。在回去的路上,我们的车再次被堵在天安门广场。降国旗的时间快到了,我看到天安门广场上围满了从外地来北京参观的人。“北京是好,可我想回家过年啊!”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听到我的感叹,大哥拿出电话又打给了朋友:孩子们没赶上车,你还得再给买两张明天的票啊!对方回答:实在没票。大哥又说:你得想办法,必须得搞到两张票。

      最后,大哥的朋友又打来电话说搞到了两张第二天的票,叫我们晚上八点去北京站取票。此时大家才发现,为了赶火车,居然所有的人中午都没顾得上吃饭。“没办法,就当我们提前演练了一次春节返乡吧。”

      晚上八点整,通过电话联系,我终于在北京站找到了送火车票的人。但是,他的手里似乎也没有火车票。他见到我以后,远远地和我对了一下中间联系人的名字,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另一个人让把火车票拿出来,然后叫我跟他走。我跟着他穿过北京站东侧的一个小胡同,在一个拐角见到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手里拿着我要的火车票。“现在票很紧张,每张票加三十元,一共是六百元。”

      手里紧握着我回家的“通行证”,在从北京站旁边的胡同里走出来的时候,心里感触很多。我想起了当天晚上,表妹的同事因为买到的是站票,所以站着回家过年去了;我的好朋友因为买不到火车票,所以决定过了大年三十再回家;还有一个我认识的刚毕业的女孩子,凌晨零点三十分去排队都没买到票,急得直哭鼻子。

      火车是大部分工薪阶层回家过年的首选交通工具,如果大部分的人都在售票窗口买不到票,那么,票去了那里?

     

上一篇:车站售票窗口压力陡增 购买火车票尽量到北站   下一篇:节后10天发送旅客215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