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铁路解困岂能让资本市场买单

    铁路解困岂能让资本市场买单

    中国计划经济体制最后一个堡垒的铁路体制改革终于破冰。2.66万亿元的巨额债务,绝对不能由新成立的铁路总公司一家承担!

    被称为中国计划经济体制最后一个堡垒的铁路体制改革终于破冰。3月10日,从两会传出消息,铁道部将一拆为三:将铁路发展规划和政策的行政职责划入交通部;组建国家铁路局,隶属交通部;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承担经营、建设、安全等在内的三大任务。撤销铁道部。

    从政企不分的铁老大,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的市场化改革,这本是一件大好事。可是,由于铁道部背负2.66万亿元的巨额债务,分拆消息刚出,交通部副部长高宏峰立即表示,铁路总公司作为一个企业经营主体,要把原来铁路、铁道部的债权、债务全都接过去,实现无缝衔接;而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则进一步表示,不能只看到铁路2.6万亿元的债务,铁路有很多优质资产,改革成企业后可以通过吸引民资、上市等方式融资,不用过于担心债务问题。话音刚落,股市便如惊弓鸟连跌三天。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三季度末,铁道部总资产4.3万亿元,负债2.66万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81%,前三季亏损85.41亿元。在2.66万亿元的债务中,包括7800亿元债券,约1.4万亿元银行贷款,另有4800多亿元应付款(多为相关企业的设备款等);在期限上,约有97%为长期借款,且绝大部分系2008年以来高速扩张的产物。

    应该说,61.81%的负债率在央企集团中不算最高,例如,民航企业的负债率就在80%左右。加之铁道部是中国部委中除财政部、央行之外,唯一一家享有国家主权信用评级发债的部委,每次发债其信用等级总是AAA级,财政部又发文规定,企业持有铁路债,所得利息收入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正因为此,尽管刘志军落马以来,铁道部问题重重,声誉不佳,企业和银行都还是愿意借钱给它。但如今,铁道部一撤销,国家主权信用等级肯定拿不到了,诸如利息减半征收之类的政策也将结束。更让人担忧的是,铁道债和铁路建设贷款多为10年、20年的长期,目前只是付少量利息,例如2.66万亿元债务,去年前三季利息支出仅为249亿元,巨量还本付息的重担就落在尚未出世的铁路总公司身上了。无怪乎有专家指出,如果由铁路总公司来背负2.66万亿元债务,还没成立就破产了。而为了避免破产,就会转嫁给投资者(发股票,或借新债还旧债,或银行坏账投资人倒霉)和消费者(运费涨价)。

    中国的国企改革已经有过无数次将包袱甩给资本市场的惨痛教训。银行改革,先由国家注资(钱靠发行特别国债筹集,也是一种转嫁),然后沪港两地大发股票;民航改革,也是先政企分开,然后分出去的东航、南航、国航在沪港发股;同样,能源改革,撤销石油部、电力部,将拆分出去的“企”,诸如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及五大电力集团等等,也都是发股发债殊途同归。可以说,现在国资委管辖的上百家大央企,走的几乎都是同一条路。在高层看来,这些改革都是成功的,因为通过发股票,筹集了几万亿元的资金,有关央企集团每年还可以分红,高管拿高薪、员工享福利,财政部还有数百上千亿的国有资本投资收益。可是,向小股民圈钱几万亿元的同时,回报呢?为什么身处金融危机中心的美国股市连创新高,经济最早复苏的中国股市熊气弥漫?理由很简单,市场已经被动辄甩包袱的天量融资吓怕了。

    具体说到铁路改革,2.66万亿元的巨额债务,绝对不能由新成立的铁路总公司一家承担,所有因盲目投资和公益需要而产生的债务必须剥离,既然在铁道部撤销之前,其债务均由国家主权信用担保,那就应该一保到底,而决不能一甩了之,这是涉及到国家信用和国家信誉的大事!任何改革都要新老划断,铁路改革同样不能例外。至于正常经营过程中产生的债权债务,铁路总公司当然责无旁贷。但笔者还想说的是,如果全国铁路都由铁路总公司独家经营,其结果可能比“两桶油”垄断还糟糕,在这方面倒是可以学学电信分拆的经验。

上一篇:武汉铁通为铁路通信安全畅通“添力”   下一篇:呼和浩特火车站举办第一届火车文化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