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未尽的铁路改革:铁道部撤并或只是开端

    未尽的铁路改革:铁道部撤并或只是开端

    每经记者 李泽民

    今年44岁的郑元高,昨日连夜坐火车赶到了北京。这位张家界铁路段的职工,穿着一件卷了毛边的铁路工服,于3月11日上午站在铁道部的门口,表情淡然地照了张相,尔后怔怔地看着周遭的人。

    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己将最好的年华献给了铁路,整整23年,有很多时间并不幸福,那时每月几百元的工资,收入待遇低得可怜。

    旁边有人过来指责他的衣着,说有损铁道部门的形象,继而怀疑他作为铁路职工的身份。他从包里掏出绿皮证件,那人看后不再多声。听到铁道部被撤的消息,他说想专门赶到北京,道个别。围在他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有的探着脖子,略带好奇而异样的表情。

    被认为是计划经济最后壁垒的铁道部,于3月10日上午正式被终结了。组建之后的国家铁路局,归入了交通运输部,而中国铁路总公司将承担企业职责。由此,呼吁多年的政企分家,正式有了结果。这次改革重点围绕转变职能和理顺关系,其根本之义在于向市场、社会放权,减少对微观事务的干预。

    此次机构改革,与以往相比有了较大进步。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在去年提交机构改革建议时,却以“非常保密”的方式做了处理。他希望当下的改革有些大的动作。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对这次改革,持赞誉态度。这位耄耋老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去很多铁路局调研,力主建议铁道部深入改革,改为股份制。光阴荏苒,这个建议在二十多年后终于实现了。他面对众多政协委员慨然,“摸索了这么多年,觉得现在的方向是对的,铁道部必须要公司化、企业化,这样才能活下去。”

    如今铁路改革的框架已明,但许多的疑问需要明了。全国政协委员、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向记者发问:“未来铁路改革的终极模式是什么?”他进一步说,九龙治水固然不好,但把所有的事务集中在一个部门,也不见得是好事,如何在未来引入民间资本,怎样形成竞争机制等诸般问题待解。

    有银行负责人对于铁道部庞大的债务问题如何解决,内心充满疑惑。变身公司后,底下的铁路局是子公司还是分公司?涉及一个法人还是多个法人?如果是单一法人,这样客户的集中度高,风险可控。原先铁道部财务司的借款,有政府信誉兜底,现在变身公司之后,原先依赖的信誉不再具有,那么债务风险如何解决?

    在多位政协委员看来,当下的改革不能一蹴而就,需要一个过程,已经开始的改革,“要确保人心不散、队伍不乱、工作不断”。

上一篇:王梦恕:铁路市场化客货运价都可能上涨   下一篇:铁路政企分开离打破垄断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