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铁路平均票价偏低 专家称该涨就涨

    铁路平均票价偏低 专家称该涨就涨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这一轮机构改革中,最大的焦点要算一直分拆、改制传闻不断却岿然不动的“铁老大”了。回顾这段历史:1949年1月,军委铁道部成立;新中国成立后,改名铁道部;1970年7月,铁道部并入新成立的交通部;1975年1月铁道、交通两部重新分立。

      对于这个比新中国还要年长的部门来说,改制步伐的迈出,无疑考虑了综合交通体系的建立、政企关系的理顺等诸多因素。但普通老百姓关注的,可能并不在于铁道的归口部门叫“部”还是“局”,也不在于自己坐着的火车,是属于某个部委还是某个公司。大家更关心的,也许是火车票的价格,是未来的中国铁路能不能为自己带来更多的便利。

      今天的对话当事人,主角正是铁道部部长盛光祖。

      民众:这是机构的一个进步啊,所以来这留个影。

      记者:您今年多大年纪了?

      民众:八十多了。

      可能很少有一天,位于北京市复兴路十号的铁道部北门口会像一个旅游景点一样热闹,听到铁道部改制的消息后,很多人来到这里,拍照留念。

      过去几天,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可能也从来没有像这届两会一样,遭到这么多次的记者围堵。6天前,他首次现身京西宾馆江苏团的小组讨论会时,被几位记者发现,非常配合的侃侃而谈;前天、昨天,他连续两次在全体会议前被记者架上了设在人民大会堂北门通道的部长采访席;昨天全体会议散会后,他更是历尽艰辛,才从跨越了隔离线的几十名记者中脱身,在大会堂北门留下一个匆匆的背影;昨天下午,他没有再在江苏团的小组讨论会上现身。

      在上述四次与记者的沟通中,盛光祖交出了一张后铁道部时代的焦点答卷。

      盛光祖:努力让票好买一点

      老百姓可能会问:政企分开后,火车票会不会涨价?

      一个月前,曾有媒体报道,尽管京沪高铁运营形势超出预期,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和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却出人意料地提出了退股的要求。投资者不满的原因包括公司治理不规范、铁路清算系统不透明、多次调整行车数量这些不确定因素,还有一条就是:高铁车票定价水平低于投资者预期。

      两天前,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坦诚了他的担忧:既然市场化就没有人情了,以经济为主,该涨就涨。

      对此,盛光祖这样回答。

      盛光祖:市场化的票价应该是和市场对接。铁路的平均票价现在是偏低的。

      记者:有可能会涨吗?

      盛光祖:今天方案里说了,按照市场规律,企业化经营。我们努力让票更好买一些。

      盛光祖:铁路职工没有安置问题 不会裁员

      铁路职工可能会问:他们的安置问题怎么解决?基层铁路局如何调整呢?

      盛光祖:人大通过以后,我们会按人大通过的方案认真研究、落实好。

      记者:铁道部门员工的稳定问题您会担心吗?

      盛光祖:没有问题,非常好。铁路职工没有安置的问题,都在就业岗位上。

      记者:他们现在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盛光祖:他们积极支持改革。

      记者:会裁员吗?

      盛光祖:不会裁员。

      盛光祖说,铁路局一直被作为企业看待。全国人大代表、乌鲁木齐铁路局党委副书记、局长唐士晟说,他们此前已经开始转换内部经营机制,逐步向市场主体过渡。

      唐士晟:它的企业职能没有变化,内部的一套运行机制没有变化,所以不存在铁路本身利益的一些变化。

      唐士晟说,他原本担心,改制后,公益性运输任务会导致企业的亏损和不可持续,但《方案》中有关“国家继续支持铁路建设发展,建立健全规范的公益性线路和运输补贴机制”的表述给他吃了定心丸。

      代表姜曦晖:铁路建设亟需社会和民间资本介入

      不过,全国人大代表、上海铁路局南京铁路办事处主任姜曦晖还是心存担忧。

      姜曦晖:铁路的建设,光靠国家拿钱出来,也有些难度,特别是铁路后期建设,更需要社会资本和民间资本的介入。

      投资者可能会问:铁路投资会不会敞开?2.6万亿负债又如何消化?

      记者:铁路投资会缩减吗?

      盛光祖:会按照规划,如期兑现。十二五规划不会调整,按十二五规划兑现。

      记者:铁路的投资主体会成为谁?

      盛光祖:分类建设,公益性的我们主张应有政府性的投入,加社会资本投入。经营性的我们鼓励社会、包括民营资本,积极投入。

      记者:铁道部的资产负债率怎么样,有风险吗?

      盛光祖:百分之六十一点几,没有风险,低于国有企业的平均负债率。

      盛光祖说,铁路现在的债务,一部分是公益性的,一部分是经营性的,有关部门会妥善解决。谈及当前民间资本成了铁路建设、运营资金来源的困难,盛光祖表示,还会通过铁路发展基金等形式进一步探索。

      盛光祖:铁路项目投入高,回报周期长,但从稳定经营、提高收入,再到具体回报的周期比其他行业都长,资本进入就需要有底。我们希望综合性融资,不一定具体到某个项目,比如铁路发展基金,要让投资人感受到收益有保证,不然他就不敢投资。即使不一定有经营决策权,但收益稳定的,他们也会投资。我们一直努力在做,很难。

      中国有句老话,“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改制后的铁道龙头要面对的问题是,如何权衡好铁路和大交通的关系,如何处理好国家、人民利益和市场盈利冲动的关系,这些都考验着执政者的智慧。北京复兴路10号的那一块牌匾,或许更是一个新起点的见证物。

上一篇:襄阳工务段加强线路翻浆病害整治保畅通   下一篇:铁路总公司将不改变现有铁路运营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