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铁路“世家”:被时代改变的生活

    铁路“世家”:被时代改变的生活

    在铁路系统工作了30多年,62岁的长沙市民廖红光有一种感觉:火车站周边的铁路宿舍区,已由当初的光鲜,变得现在不那么起眼。廖红光一家可谓是“铁路世家”,从他已去世的父亲到31岁的儿子,他们一家三代人都是铁路系统职工。

    在廖红光小时候,父亲作为铁路职工是一件非常“牛气”的事;而当他成为铁路职工后,却遭遇了十年不涨工资的尴尬;现在,铁路系统正在酝酿改革,廖红光希望,同为铁路职工的儿子能享受改革带来的福利。

    父亲薪水曾是他人近十倍

    作为长沙铁路系统一名普通职工,62岁的廖红光已经退休,他一家跟铁路沾上边其实有不少偶然因素。

    解放前,廖红光的奶奶曾给长沙铁路系统一位领导做保姆,有一次该领导提及铁路系统要招人,恰逢廖红光的父亲从技校毕业,于是该领导就把廖红光的父亲喊过去面试,后来廖红光的父亲被招进了铁路系统。

    彼时,铁路职工里学历高的并不多。廖父因此被安排了个“肥差”在机关里从事财务工作。

    廖红光说,建国后还没太多工厂,作为国营单位,铁路系统无疑是个“金饭碗”,唯一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兵工厂。

    成为铁路职工后,廖的父亲每月能拿到60多元,而他叔叔当时每个月工资才七八元。而且,他父亲每年还有12张火车全免票,廖红光一家就拿着这些全免票到各地探亲。

    此外,铁路单位还常有呢子大衣、大盖帽等“奢侈品”发,这在一般家庭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他们那一辈人是"小白领",生活富足,不用担心下岗。”廖红光说。

    1975年铁路系统招工,廖红光被招进娄底机务段开火车。除开工资,廖红光每月能拿到十余元的乘务费,而且还有免费工作餐吃。

    这是廖红光经历最辉煌的时候,当时在长沙火车站周边,朝阳村、金苹果等大规模铁路职工宿舍群陆续建立起来,面积有上千亩。

    自己客流量增大时一天煮两千斤米

    廖红光小时候,跟随父亲从广州回长沙,“和平号”列车很少有坐满的时候。然而这一境况在1978年后发生了巨大变化。

    廖红光记得,随着改革开放带来的政策变化,流动人口增多,他从工作地娄底回长沙很难占到座位,每次都要站4个小时。

    后来廖红光不想再在长沙和娄底之间奔波,他便反复申请调回长沙,直到1986年,费了些周折的廖红光调回长沙,但他不再属于机务段,而属于生活段。

    随着铁路不断发展和人口政策变动,湖南人纷纷南下“淘金”。廖红光在长沙火车站做饭的工作任务变得格外“艰巨”最多的一天,廖红光煮了2000斤大米,从早上6点一直忙到晚上12点。

    进入新千年,廖红光所在的部门进行机构调整,年轻的职工被分配到基层,年长的提前退休,生活段也跟建筑段合并,廖红光估计,这次机构调整裁员超过一半。

    廖红光没被淘汰,但他工作的地方转到了铁路幼儿园,而且让他有点不太满意的是,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后的十年时间里,他的工资一直没涨,徘徊在1000元左右。

    在廖红光的同事中,夫妻俩都是铁路职工的占到了40%—50%,夫妻俩辛勤工作,生活还算过得去,但显然他们已没父辈们的“风光”。

    从2005年前后开始,火车站周边陆续建了一栋又一栋摩天大楼,原本光鲜的铁路宿舍楼也已显得不那么起眼。

    儿子每月四千工资还是买不起房

    廖红光的儿子也是铁路系统职工,他2003年从部队转业后,被分到原来的长沙工务段。

    廖红光想申请将儿子转岗到机务段,他去了一趟原来的长沙铁路总公司,发现多了很多陌生面孔,打听一圈才知道,长沙铁路总公司被撤销了,改名为广铁集团长沙办事处,此前的一些负责人也被调走了。

    廖红光并不清楚铁道部高层对这些改革是如何设计的,他只能够从名称变化上揣测改革意图:“广州铁路局”没了,有的是“广铁集团公司”,“长沙铁路总公司”没了,有的是“广铁集团公司长沙办事处”,所以铁路部门应是在走市场化路线。

    在廖红光夫妻看来,这次改革早该到来了。廖红光说,在铁路系统内个别部门,闲职人员不少,“一张报纸,一杯茶,一支烟,一天就过去了。”

    与机构名称变化几乎同时发生的,还有铁路职工待遇的上涨。从2011年开始,廖红光儿子的薪资经历几轮上涨,2012年每月工资涨了680元。如今,他儿子每月能拿到4000元钱,即便如此,还是买不起房,一家5口挤住在铁路宿舍里,生活压力相当大。

    廖红光从新闻上得知,铁道部将进行新一轮改革。廖红光并不知道这些改革的具体内容,但他希望儿子能够享受到这次改革带来的福利。

    曾经有管财务的一位负责人给廖红光算了一笔账,以货运为例,如果稍微涨一点点,那么“长沙铁路总公司”的收入每年将增加数千万元。

    因此,廖红光认为,铁路走市场化路线这是一个正确的改革方向,但如果要走市场化路线,就要中央放权。由各个铁路集团公司根据市场行情来给火车票、铁路物流定价。

    在很久以前,铁路系统不仅有自己的学校、医院,甚至还有自己的公检法。那时候铁路职工的子弟可以直接在铁路子弟学校就读,生病了职工可以免费去铁路医院就诊(家属半价),但几年前开始,学校、医院、公检法都被剥离出去,子弟们像其他人一样就近入学,就医也没有了优惠。

    对廖红光来说,失去这笔别人享受不到的福利“可惜了”,但好在集团公司有了新的福利:每位职工每年缴纳90元钱,如果出现大病就可以得到数万元不等的补助,“90元钱买个安心,多好。”

    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廖红光可以肯定儿子的薪资会继续上涨。他无法知晓的是,新政策会让儿子这一辈铁路职工得到什么,又失去什么。

上一篇:铁道部撤销拆分三职能 建国家铁路局交通部管理   下一篇:政企分离,铁路如何防止“靠涨价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