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上海铁路局副局长:江苏已先尝“融合”甜头 南京南站最典型

    上海铁路局副局长:江苏已先尝“融合”甜头 南京南站最典型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铁路局副局长姜曦晖:

    江苏已先尝“融合”甜头

    南京南站最典型

     “其实,铁道部本身就是纳税人,以前由于政企不分,很多人都以为铁路花的只是纳税人的钱。”昨天,全国人大代表,南京铁路办事处主任、党工委书记兼上海铁路局副局长姜曦晖接受现代快报采访时,有点“委屈”却更释然:“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实施铁路政企分开改革,水到渠成,恰如其时。”具体到未来江苏交通与铁路部门的融合,姜曦晖格外有话说:江苏的融合早就走在了全国的前面,而且已经尝到了甜头,比如:南京站和南京南站的“零换乘”模式,就是地方政府、交通部门与铁路部门三方融合的全国典型。

    统筹协调,节约大量成本

    实例一 沪通大桥公铁合建,省下30亿

    “新公布的部门融合方案,促进了各种交通方式的融合,统筹规划铁路、公路、民航的发展。”姜曦晖说,今后这将是一个“大交通”系统,有利于把社会所有的交通资源效益最大化,整合为国家的综合交通体系。哪里该建铁路,哪里该建公路、水路,要进行整体规划,促进相互衔接。有的是接力运输,发挥整体优势和组合效益。

    说到这儿,眼前就有一个鲜活的例子。3月1日,沪通铁路大桥开工建设,南通“向南难通”的历史将彻底结束。鲜为人知的是,开工锤落下的这一刻,背后是一个多么漫长的过程——由于沪通大桥是公铁两用桥,涉及到铁道部、交通部和江苏省,需要三方协调达成共识,所以多年来由于反复协调,迟迟没有开工。所幸,最终取得了一致意见正式开工,由于公铁二桥合建,至少可节约30亿元的造价成本,还可减少对航道的干扰,减少对岸边资源的浪费。“如果放到今后,体制顺了,协调成本就不用这么大,项目推进的速度也会更快。”姜曦晖说。

    体制顺畅,最终受益的是老百姓

    实例二 南京站和南站“零换乘”成全国典型

    部门融合、体制顺畅,最终受益的是谁?

    答案无疑是老百姓。关于这一点,只要去过南京站和南京南站的人,相信都不会否认。

    南京站、南京南站的建设上,实现了多种交通方式的“零换乘”,给乘客带来极大的便利,成为全国典范。而最终能把高铁、客运、出租、公交、地铁这么多交通方式集结在一起的,同样是背后所属部门无数次的规划协调。

    姜曦晖坦言,当时,为了推动南京站和南站的“零换乘”,南京几个相关的政府部门,与铁路等交通部门进行了大量的协调沟通,“如果说这是自下而上的沟通,今后部门融合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就能自上而下、顺理成章地推进了。”

    融入市场,带动社会投资

    实例三 沪宁城际,三方投资获多赢

    政企分开,将直接把铁路部门带入市场化时代。姜曦晖对此十分期待,“加快投融资改革,进一步开放铁路投资领域,今后将让更多的社会资本加入铁路建设。这对于铁路的发展显然是件好事。”

    江苏乃至长三角,同样有现成的例子,沪宁城际就是一个多方投资融合的典范,除了服务乘客方便快捷,经营状况也非常良好。他给现代快报记者列举了一串数字:沪宁线城际全长301公里,投资比例铁道部42.5%、江苏省42.5%、上海市15%,从开通之日起,经营和盈利情况就非常好,“这就是铁道部、地方、社会资本融合的成果。”

    也有人关心,市场化了,资本永远是逐利的,未来公益线路没人建了,怎么办?对此,姜曦晖表示大可不必担心。因为,机构改革方案中已经明确,国家将继续支持铁路建设发展,对公益性线路和运输补贴政策不变,而且会加大力度。“以前,说亏了大家还不信,也难怪,定项目的、发包的、做工程的都是同一个。今后则不同,建的和用的一分开,自然就清楚了。”

    正式启动

    还有待方案的细化

    眼下,各界尤其是铁路系统员工最关心的,是机构改革方案公布后,真正的动作何时启动。对此,姜曦晖表示,目前,部一级的方案已经明确了,包括成立国家铁路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职责都予以明确了,“但是到路局和省一级的怎么操作,目前还没有细化,但总体而言,部以下的变化不大。”现行的上海铁路局,管辖范围包括三省一市,与地方政府的协调很密切,对地方铁路安全监管也是全方位的。

     

上一篇:江苏省编织未来铁路“网”   下一篇:撤并铁道部 铁路运价会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