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铁路客运货运市场化 努力让车票更好买(图)

    铁路客运货运市场化 努力让车票更好买(图)

    盛光祖说,机构调整后按市场规律定票价,要让车票更好买。

      记者 黄庆明 冯志刚 陆晨阳

      昨天,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下称“方案”)披露。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即将启动,国务院组成部门将减少到25个,涉及铁路、食品安全等领域。

      改革会对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都市快报采访多位代表委员、专家,为读者解答。

      铁道部政企分离,票价会涨吗?

      据方案,国务院将组建国家铁路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不再保留铁道部。这意味着,这个长期政企合一的机构终于实现分开。

      方案公布后,铁道部部长盛光祖说,“铁路的市场票价是偏低的,今后要按照市场规律、企业化经营来定票价。我们也努力让车票更好买一些”。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认为,铁道部实行市场化改革,票价“肯定要上涨”,而且会影响到全国的物价。

      “市场化了,货运会涨。铁路靠货运赚钱来补贴铁路建设,现在每吨/公里涨1.5分就不得了,涨两三分全国物价都要调。既然市场化就没有人情了,以经济为主,该涨就涨。”王梦恕还说,机构调整后,或对高铁造成影响,高铁项目有可能暂停。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对都市快报记者说,今后铁道部门的运营走市场化道路,票价涨跌根据市场规律和运营成效,不存在老百姓吃不吃亏的问题。真要涨价,也要通过社会听证并接受政府部门监管。

      国家将完善生育政策

      据方案,卫生部、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合并,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被看做是中国调整计划生育国策最明显的政治信号。多位学者认为,拆分计生委,是为计生政策的下一步调整扫除制度性障碍。

      昨天,国家计生委主任王侠说,政府已把完善生育政策列入重要议事日程。日前,国家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在被问及“二胎问题”时回应“时间会回答”。

      方案公布后,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常务副院长蔡秀军向都市快报记者分析,计生工作合并到卫生部是适应新形势。多年前,计生工作是一项基本国策,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没必要单独设立。人口怎么控制,将来放开还是收紧,重大决策应该让发改委决定比较合适。

      中央编办副主任王峰说,卫生部与国家计生委这两个正部级单位合并整合,相似的职能“兼并重组”,“接生服务站可以看病,卫生院可以接生。资源充分利用,方便老百姓办事”。医疗卫生和计划生育的职能同时被加强,比如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不变、计划生育一把手负总责的制度不变、一票否决制不变。这将要求地方政府作出相应调整。

      食品安全投诉有门

      药价有望更便宜

      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谢红代表说,过去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主要是多头监管,责任不清,部门利益太多。这次把食品安全集中管理,明确责任,对老百姓是件大好事。

      政府监管研究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刘鹏对都市快报记者说,最直接的影响,是老百姓能够更清晰地分清食品安全监管部门的职责,明确食品安全的投诉部门,更容易获得食品安全信息,企业在食品安全管理方面的行政成本也有望降低。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常务副院长蔡秀军说,他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都觉得药贵、效果一般,对老百姓不公平。机构调整后,如果管理得好,会让老百姓增加对食品和药品的信心。他希望,改革能让医院得到更多便宜、有效的药物。

      别让百姓承担太多改革成本

      昨天,新华社微博评论说:“铁道部就要撤销了,不少人拍手称快。但是,铁路总公司这样又一个世界500强的诞生对铁路市场化改革意义何在?火车票即将涨价谣言因何而起?值得思考的问题很多。大部制改革、政企分开是大势所趋,但真要改革到位路还很长。改革是为发展,为百姓。别让百姓承担太多改革成本。”

      有评论说,民众反感机构膨胀的实质是反感权力不为民服务,人民不需要那么多官老爷去挥霍自己的血汗钱,需要的是众多服务员鞍前马后地为自己解决社会生活中的诸多现实难题。机构改革,最需要的就是读懂这个民意。

      对此,在接受都市快报采访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大部制改革涉及公共服务、社会管理、市场监管等问题,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实质上就是要建立一个民生政府,让老百姓更舒服,生活质量更高。

      “这次没有动棋盘,只是动几个棋子,做一些微调。”竹立家说,这次改革只是2008年启动的第一轮大部制改革的延续和深化,重点是重构政府价值。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认为,大部制改革后,机构减少了,老百姓办事更方便。另外,社会组织可以直接到民政部门登记等,老百姓也能得到更多实惠。

      反响

      宗庆后:

      以前什么都要批 现在规定哪些必须批

      没想到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这么给力

      对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评价很高:“这是一次真正进入市场化机制的改革”,以前机构改革过几次,但作为企业,我们感觉不到太大的变化。

      宗庆后在相关文件上用笔划了重点:除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等重大项目外,按照“谁投资、谁决策、谁收益、谁承担风险”的原则,最大限度地缩小审批、核准、备案范围,切实落实企业和个人投资自主权。“这是管理思维上的一次重大转变,以前是什么都要批,现在是规定哪些是必须批的,其他都放权,这将大大提高投资效率。”

      宗庆后说,之前食品行业牵涉的管理部门太多了,很多职能又有交叉。今年两会上他带了一个政府部门减少审批的建议,没想到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这么给力,“减少审批,不仅能够减少企业成本,还能杜绝滋生腐败的可能”。

      “行业协会以后也能引入竞争机制了。”宗庆后说,以前的行业协会都是挂靠在业务主管单位下面,比如浙江省食品行业协会成立前需要省经信委审查同意,而根据这次改革的方案,以后只要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就能成立协会 ,哪个协会服务好,企业自然能用脚投票了。

      建言

      大部制改革要避免换汤不换药

      数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接受快报采访,对国务院第七轮机构改革提出了建议。

      大部制改革要避免“换汤不换药”。组建后的新部门,相互融合是第一位。大家来自不同部门,专业不一样、工作经历不一样,甚至工作作风、工作方法也不一样。新的部门业务扩展了,需要互相学习。

      全国政协委员、工业和信息部原部长李毅中

      配合出台干部安排调整原则意见,保护现有干部的积极性。如果没有一个全局统筹,涉及到亲身利益的干部就会成改革的阻力。如果干部安排不好,改革的成本就会加大,可以让干部进行跨区域、跨行业流动。

      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政府副省长孙东生

      铁道部进行政企分离,成立新的铁路总公司,不应该成为一个高度垄断单位。这个公司是自收自支,还是以营利为目的?我对定位不明确感到忧虑。定位不好会让它的服务功能打折扣,到时监管都难。

      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审计厅副厅长周新生

      未来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只有行政处罚权,这样的力度可能还不够,应该在严重时以刑法追责。建议赋予食药监总局独立执法权,有司法直通管道,这样才能抓出实效,取信于民。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西泠印社副社长陈振濂

      机构改革

      最重要的是约束权力

      本报首席评论 徐迅雷

      国务院新一轮“大部制”改革揭开帷幕:不再保留铁道部;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组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组建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重组国家能源局,重组海洋局……

      毫无疑问,这其中最受关注的是:撤销铁道部,组建国家铁路局,由交通运输部来管理,承担的是铁道部的行政职责;同时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承担铁道部的企业职责。铁路部门长期以来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今后就不太行得通了。对于铁道部被撤,现任铁道部长盛光祖很开明,他对媒体明确说:完全赞同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自己当不当铁道部长“没有关系”。

      铁道部变成“前铁道部”,这是历史的必然。铁道部的撤并,本来有可能在上一轮“大部制”改革时提交审议,但当时是腐败分子刘志军把持铁道部,他这个“一把手”强势得很,撤并的事儿就没戏了。刘志军一定会是誓死“保卫”铁道部的,因为他拥有铁道部至高无上的权力,“门一关,家天下”,腐败的肥水怎么可以流入外人田。后来,他倒台了,反腐败取得了重大胜利;随着刘的落马,原先那种政企不分、权钱不分的“铁道王国”的体制,终究是要宣告“寿终正寝”了。

      权力过分集中而又得不到制约的问题,是滋生腐败的根源;政府各类机构一直来偏多,该精简的部门长时间来都精简不了。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不仅仅是减少一些组成部门,还试图把改革着力点放在政府职能转变上,努力解决权力过于集中的问题,使政府真正成为服务型政府。

      像刘志军这样的腐败案件,反映出权力过于集中、没有“关进笼子”的问题。有权力的地方,就有可能产生权力寻租。权力不被约束,那么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几乎是一马平川。而寻租的“成本”,都是老百姓、纳税人支付的。

      “小政府、大服务”的行政体制,就是要求政府机构少、管的事情少、官员公务员少。但是,在权力不受制衡制约的情况下,作为权力实现者的行政机构及其人员,膨胀是一个必然趋势。机构膨胀,于是通过改革而有所精简,但过不久又膨胀回去,这就是“膨胀、改革、精简、再膨胀,再改革、再精简、再膨胀”的恶性循环。

      行政机构的无序膨胀,需要纳税人的税款来支撑,必然会加大税负,这在历史上早已屡见不鲜。托克维尔在他的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揭示了其潜在的危险性,那就是“革命”二字。当年在法国,卖官鬻爵盛行;政府无节制地增加收入,不仅侵害个人权利,而且分化社会、窒息自由;各种新冒出来机构,只参与盘剥和瓜分收入,却没有提供有效服务……如此这般,播下“革命”的火种也不奇怪了。由此也可见,唯有“改革”是避免“革命”的必由之路。

      机构改革,无论是实行“少而大”的大部制,还是实行“多而小”的小部制,最重要的都是约束权力。权力如果不加约束,一个“大部”完全可以发展到“大而无当”,大到像发改委那样大,那么就背离改革的初衷了。

上一篇:大连站与北站间列车利用率低每趟车“也就十个八个人”   下一篇:盛光祖:铁路职工不裁员车票 将按市场定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