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坚守,为了亿万旅客的团聚

    坚守,为了亿万旅客的团聚

     四周不时响起的阵阵鞭炮声,催着人们加快了回家吃团圆饭的脚步。2月9日除夕一大早,北京工务段道口工老米、老齐、老刘老哥仨就来到京承铁路李天路道口旁守护。看好位于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的这个繁忙道口,是这3名年近半百的道口工的“除夕节目单”。

      拉着货物的三轮车、满载亲友的小轿车、奔往机场的大巴车、通往市区的公交车……车子一辆接一辆地陆续驶过,机场高速路和东六环之间交通要道上的李天路道口显得十分繁忙。记者数了一下,短短1小时内,过往的车辆大约有1200辆。

      站在道口两侧的道口工老刘和老齐,平均每10秒钟就要摆动一次手臂,示意车辆快速通过道口。当记者感慨车辆川流不息时,老刘却开起玩笑:“今天已经是最清闲的时候了!知道你们记者要来采访,俺们村里的人都躲在家里不出来了!”

      指着600米外的京承快速立交桥,老刘告诉记者:“平时早高峰的车流量是现在的三到五倍,过道口的汽车排起队来,一直得排到立交桥那一边,而现在大家都基本待在家里过年了。”

      红灯亮起,一辆银灰色轿车停在道口外侧等候。看到那辆车的后排座上堆满了年货,记者问站在道口边疏导车辆的老齐:“您家里过年的东西置办得怎样了?”老刘说:“平时上班一站就是一天,回到家里腿都打不过弯儿,根本没时间办年货。”

      当天,气温降到零下10摄氏度。尽管穿着最厚实的棉鞋,老齐还是不停地跺脚取暖,握着小红旗的手只戴了单薄的白线手套。脖子上系着红格子围巾、头发有点儿长的老齐,看上去很像一个指挥家,但他自认为是“半拉交通警察”,道口附近的车辆秩序都要管,骂街的、抢道的、打架的……民警的活儿也得干,千万不能让车堵起来。

      “我就盼着除夕和大年初一这两天上班,因为这两天路上的车辆最少。”老齐话音刚落,一辆小轿车从身边“嗖”地开过,他连忙扭头朝着“车屁股”高喊:“过道口得慢点儿开啊!”

      10时20分,鹅黄色的道口房内,无线报警器响起:“上行有火车到来,请注意!”守在一部电话旁的老米,迅速按下电动栅栏门按钮,把道口封得严严实实。2分钟后,随着一声长鸣,2252次列车呼啸而过。火车远去,老米按下另一个按钮,栅栏门缓缓开启,车辆行人开始涌入道口。

      一面悬挂在栅栏门上的汽车反光镜吸引了记者的视线。“这是我们在工作中摸索出来的小窍门,有了这面镜子,关栅栏时不用回头张望也能知道身后的情况,方便多了。”老米对记者说,“也就今天和明天的车少,要是平时,我都没功夫跟你说话!”

      看着道口附近的车辆多了起来,老米抓起了麦克风喊起来。道口房门前挂着的大喇叭中传出“京腔”:“右转弯的车辆别抢道!”“往西去的车辆抓点儿紧!”……老米的家就在不远处的李桥镇上,他笑着说:“一阵风刮过来,没准儿能把我的声音刮到家里去。”

      再过一会儿,老哥仨要在道口房中,轮流用微波炉给自带的盒饭加热。而那时候,他们的家人正围坐在圆桌边上,吃着象征团圆的水饺。

      一家人忙在一个车站

      都知道干铁路的家庭遇上过年,不是团聚而是别离。但这个除夕,同是铁路职工的一家三口——妈妈丁艳萍、爸爸魏敏、儿子魏梦阳,却难得团聚了一回。不过,他们团聚的地点,不是家里的圆桌边,而是在工作地点——石家庄站。他们分别忙碌在不同岗位上,送别人回家过年。

      2月9日傍晚,记者来到石家庄站时,站前广场上的旅客比平日少了许多,鞭炮声中,背着行囊往家赶的旅客脚步匆匆。进站口处,身为值班站长的丁艳萍正在查验旅客的车票和证件。看到一位回族旅客扶着两位老年人走过来时,她连忙上前帮忙。

      这是石家庄站搬迁新客站后的第一个春运,也是今年50岁的丁艳萍值班的最后一个春运。再有10天,她就要退休了。说起干了32年的工作,丁艳萍有些恋恋不舍:“两个月前,车站搬家的那天晚上,我送走最后一趟车后又在车站转了一圈。”

      搬到新站后,车站领导考虑到丁艳萍经验丰富,就把她安排到日勤值班员岗位上。“过渡期的时候,好多旅客对新站不熟悉,我就拿着喇叭不停向旅客宣传。”丁艳萍说,“半天下来,嗓子喊哑了,顾不上回值班室喝水,只能含一颗润喉片,接着引导旅客。大家都很辛苦,我这个班组长更得带好头。”

      丁艳萍的爱人魏敏是石家庄站的发车值班员,搬到新站前,他们俩人一个在甲班,一个在乙班,常常是一个下夜班回家,另一个已经去单位上班了。夫妻俩对这种“对班工作”早就习以为常。魏敏说:“这些年,我们在家里见面的时间很少,家里的很多事情都照顾不到,感觉亏欠家里很多。”

      京广高铁开通前几个月,他们的儿子魏梦阳也应聘上了石家庄站客运员。一家三口都在车站上班。

      除夕这天上午,在运转车间值完夜班的魏敏准备回家时,远远地看见妻子和儿子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老魏没走过去打扰他们,只是站在一旁,悄悄地看了母子俩好一会儿。

      站在候车大厅的电梯处,儿子魏梦阳耐心地叮嘱进站的旅客:“您把行李放到台阶上,扛着行李上电梯很危险。”小魏说,这条经验就是春运前妈妈传授给他的,他每天回家后会跟同在客运岗位上工作的妈妈说一说当天遇到的问题,总是能得到很多经验和启发。

      干过行李员、广播员、售票员、客运员、值班员的丁艳萍,已经成了铁路工作的“多面手”。面临退休,她正抓紧时间把在春运中积累的丰富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徒弟们。

      夜幕降临,小魏透过候车大厅的玻璃门,看到了夜空中绽放的礼花。回忆起自己记忆中的除夕夜,他说:“我记得小时候,每年除夕家里总是不能团圆。那时,好想爸妈能陪我放鞭炮。”

      “最近,妈妈常念叨退休以后每天做好饭等我和爸爸回家吃饭,但如今我也在车站上班了,以后能在家过年还是不容易。”展望未来,小魏说无法预计下一个除夕一家人能不能团聚。

      19时47分,送走长沙南至北京西的G504次列车后,丁艳萍在站台上整理衣装准备下班回家。当记者问起她退休后有什么计划时,她说:“送了很多趟京广高铁列车了,我还没有坐过高铁呢,退休后要先坐高铁去一次北京,体验一下铁路的变化。”

    2013年春运 www.chunyun.cn
上一篇:2月12日下午春运信息   下一篇:春运社会监督员深入铁路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