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除夕:为春运火车“搓澡”的“机车美容师”

    除夕:为春运火车“搓澡”的“机车美容师”

    新华网哈尔滨2月10日电(记者邹大鹏)一张小小的车票承载了归途的乡思,也承载了无数铁路一线员工沉甸甸的责任和付出。除夕这一天,90后“机车美容师”李贵印再次无缘“春晚”“年夜饭”等“奢侈品”,与他相伴的只有一支为火车头“搓澡”的高压水枪和满身的油污。

    9日早晨8时,哈尔滨铁路局三棵树机务段整备车间保洁工李贵印与班组的10多个工友早早地来到了库房接班,滴水成冰的寒冷夹杂着浓烈的油渍味道让人在这里感觉不到一丝“年味儿”,而值班一天一夜的他们将在这里“守岁”。

    “不用热水油泥根本冲不下来,尤其烟囱清理不好容易发生火灾影响行车安全。”穿着防护服和吊索的小李麻利地爬上了20多米长、4米多高的火车头,开始冲刷车顶。不一会儿,四溅的水雾就打透了他的鞋子、袜子和棉衣,全身脏得像个泥猴儿,“休息室烤衣服的暖气不多,先可着沟底的兄弟吧,他们那活儿更遭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记者钻进了车底的地沟。

    由于宽度只有1.2米,空间非常狭小,保洁员只能半蹲着作业。“在这里你才能感觉到 卑躬屈膝 的滋味,油污和沙子这些脏东西都进到眼睛里了,从脖子里灌进去的水一直淌到腰上,出来后冷得刺骨。”整备车间副主任马天宝告诉记者,车底油污较多,只有用高温、高压水枪冲刷才能冲刷出金属本色,方便检修人员排查是否有裂纹等危害行车安全的隐患。

    记者在沟底看到,摄氏80度高温的水每冲到一处都冒出团团雾气,这也让大伙无法佩戴影响视线的防护镜,只能屏住呼吸、眯缝着双眼任由油污和脏水在脸上和身上飞溅,爬出地沟后脖子和腰像断了一样直不起来。


    “穿上防雨衣也白扯,这活确实太苦了,但咱不干总得有人干!”父子两代都是铁路工人的李贵印说。

    每个火车头“搓澡”一次,“机车美容师”们都要忙碌4个小时左右,而春节前一个班次一天一夜最多要清理7个机车,有时连吃口热饭也成了“奢望”。作为整备车间工作量最大、条件最艰苦、岗位收入最低的一个工种,他们还要在狭小的空间内时刻防止与这个钢铁家伙“亲密接触”,因为每一次不经意的磕碰都是血的代价。

    “已经习惯了,没有春晚,也没有年夜团圆饭,但却可以让乘客舒心、安全地回家,咱就知足了。”李贵印说。他是一个普通的列车“搓澡工”,也是春运路上那些鲜为人知的幕后英雄中的一个。

    2013年春运 www.chunyun.cn
上一篇:中国铁路春节前15天发送旅客超8000万人 高铁受热捧   下一篇:春节旅游升温 昆铁10日增开昆明丽江临客4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