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北京上海高铁客整体票收入已经“超预期”

    北京上海高铁客整体票收入已经“超预期”

    中国效益最好的一条高铁线路——北京上海高铁2012年客票收入超出预期,但何时能打平成本还不明朗。

      1月29日,财新网援引一位接近京沪高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人士的话报道称:“2012年京沪高铁股份有限公司客票收入为173.8亿元,不包含广告收入和平站商铺收入。”该报道续称,京沪高铁综合处赵主任表示,173.8亿元的收入亦包括跨线收入,目前公布的快报数字尚未审计,最后数字未确定,也没有上交董事会。

      中国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加大了铁路投资,其中又以高铁居多。尽管受到铁道部刘志军案以及“7·23”动车事故的影响,高铁投资曾一度降温,但从2012年铁路基建投资的数据来看,加大铁路投资仍是国家的政策方向。

      经过四次调整,2012年全年铁路基建投资计划从4060亿元追加到5160亿元,增加1100亿元,实际投资5185.1亿元,比上年增长12.7%。2013年,铁道部固定资产投资计划为6500亿元,其中基本建设投资5200亿元,投产新线5200公里以上。

      中金公司在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中表示,尽管2013年投资计划中基建投资略低于预期,但这相对保守的规划主要缘于政府换届尚未完成以及资金问题等。随着铁道部领导换届完成,不排除投资计划上调的可能性。

      有观点认为,在高铁运输能力未充分利用、仍亏损的情况下,大建高铁不如多建普通铁路,认为这更切实有利于增加货运、客运的实际运力。

      “多项成本未明”

      2012年6月底,铁道部在京沪高铁开通一周年时对外宣布,年运送旅客达到5260万人次,但并未披露具体财务数据。财新网援引多名业内人士的话报道称,目前京沪高铁的收入情况“超出预期”,在其开通的第一年,收入即可覆盖运营与贷款利息支出,现金流已为正。

      该报道续称,京沪高铁自2011年6月30日通车,运营半年后的客票收入已达70亿元,而2012年7月份一个月的收入就有18.6亿元,运营第一年收入当已超过百亿元。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1月29日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客票收入的数字并没有多少意义,此外,发送人数也不能代表运输密度,在京沪高铁上,5000万人次的发送人数中,在南京上车、到无锡即下车的也算1人,运输密度是指每公里平均发送的人次,只有运输密度才能创造收入。“京沪高铁现金流平了,但远未回收成本。”赵坚说。

      赵坚表示,政府和铁道部层面都预期高铁十几年内就能收回成本,“非常乐观”,而他认为这不可能。财新网报道称,一般而言,高铁线路比较理想的状态是:建设期四年,运营期六年无还本压力。在运营第三年或第四年,把固定资产折旧计入后达到收支平衡,运营六七年之后能开始还本。

      对此,赵坚解释有三个原因:一、对铁路来说,折旧是非常高的一块成本,但目前折旧用的是铁道部内部的现金流,是不用交出去的钱,算上折旧应该就是亏损的。二、另外成本是多少铁道部还未公布。第三个影响京沪高铁盈利的因素是委托运营费。

      据财新网2012年9月的报道,目前国内高铁的运营模式是,线路项目公司将高铁线路委托给铁道部下属铁路局运营,并向路局支付委托运营费。一般线路项目公司要和路局就运营收入分成进行谈判,签署委托运营合同。

      据赵坚介绍,目前京沪铁路由三个铁路局运营,但还“不知道怎么分钱”。“上海铁路局报2012年亏损130多个亿,这可能来自京沪高铁,因为它认为自己拿到的运营费低了。”赵坚说,“把铁路局的亏损加上,铁道部现金流还能否为正,就不知道了。这里面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运力仍未充分利用”

      赵坚指出,目前中国高铁的问题在于运输能力还不能充分利用。

      因为票价相对较高,高铁在编组上以8节为主,而不是16节编组。赵坚算了一笔账:如果不建高铁,而修普通铁路,在京沪线、京广线、沪蓉线等通道上,就有了2条铁路复线,1条普通复线一天可以发140对车,如果2条就是280对车,其中40对用于货运,剩下240对可以用于客运。以一列车运1500人计算,1辆车有18节编组,一天一个方向就可以发送36万人,春运再卖站票,一个方向就能运72万人,“这条通道不会一票难求!”赵坚说。

      “高铁就不行:以京沪线为例,现在有100对左右的列车,很多都是8节编组,即使一天发100对,实际也只有50对,但运能其实至少有160对,运能没充分利用。”赵坚表示。

      北京交通大学运输经济理论与政策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李红昌1月29日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要进一步加大铁路建设是不争的事实,他主张要以货运铁路、城际铁路、地方性铁路为主。

      赵坚认为,未来高铁建设会越来越多,他倒并不担心安全的问题,但是铁道部的债务负担日益沉重,“问题是投资这些资产是不是能够创造收入。”

     

    2013年春运 www.chunyun.cn
上一篇:临汾铁路乘警接受消防知识培训   下一篇:武广高铁夜间临客年后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