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追溯铁路遭遇的囧境

    追溯铁路遭遇的囧境

    铁路,作为生产力大改革时代的产物,曾经风光了几十年。

    铁路,又作为国内最后一个国有企业,遭遇了春运峰潮中产生的囧境。

    经过多年的春运迁徙大讨论,“一票难求”正式成为了铁路面临的囧境第一大难题。

    随着讨论的发展和囧境的扩散,民意由“一票难求”的愤世,变为情绪的演化和升级。

    于是乎,铁路的方方面面,从内到外,从服务到经营,从技术到债务,从乘降到安全,无一不是被民意拉上了聚光台暴晒、解剖和鞭策。然后在信息化中流量就是财富的年代,媒体“顺应”民意,大炒特炒,更是将“炒”字诀演练的炉火纯青。

    铁路的囧境可以追溯到改革开放初期。自“南巡讲话”以来,中国经济体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沿海地区的经济蓬勃发展,已定下了以“内地包围沿海”的格局和形势。打工、下海,成为当时最时髦的词藻。内地廉价的劳务生产力,纷纷涌向沿海发展地区城市,招商引资也演绎的轰轰烈烈。

    “白猫黑猫,逮住耗子是好猫”,富裕了胆大的,羡煞了胆小的。开始,胆大的一批农民工、打工妹,看清国内的形势,背井离乡,扛着简陋的行李,跻身高楼大厦的城林丛中,忍受资本老板的嘴脸,闯下了属于自己的那一小片蓝天。年底带着攒了一年的还算丰厚的积蓄,风光地回到家乡,津津有味地向乡里邻间的人们描绘着自己对大城市的所见所闻和更多的憧憬。勾起了同乡人的羡慕和后悔,也开始变的蠢蠢欲动。大年过后,便也胆颤颤地随同着那些第一个吃螃蟹的先驱们,远离家乡,形成一支庞大的劳务生力军,纷纷涌进发展区域的大中城市,融入打工潮流。朝朝暮暮后,年底又带着攒积一年的积蓄,形成一支庞大的返乡潮流,便上演了一场挤火车、等汽车的奇特景象。

    劳务流、学生流、探亲流,汇聚成河,瞬间集结成“灾”。

    于是乎,中国春节之旅,便变得热闹起来,热闹非凡。

    于是乎,中国有了一个特殊的词汇—春运,正式诞生了。

    春运降临人间,便遭遇了恐慌和争议。因为中国的铁路还未准备好承受超乎平常数千倍的人潮迁徙。

    于是乎,春运的孪生兄弟“一票难求”横空出世。让赶春的民众“春怨”了,也让不能共庆佳节享受天伦的铁路工人“春怨”了。

    经过千辛万苦,民众们最终会回到温暖的家乡,喝上家人酿造的米酒,美美体会一场春节的欢快和休闲;经过日夜加班加点的忙碌,铁路工人依然奔波在悠远的铁路线上,牵挂着家人的健康,思念着幼儿的期待和童雅,就着热开水,泡一杯方便面,等待着腊八的团圆和特殊的“除夕”……

    铁路的囧境,可以归根于几个方面的根源:一是区域经济不平衡,造成内地劳务外流,涌向发展地区,形成一股数千万的潮流;二是春节情结,让“赶春”的人们集中囤积在那段前20天后20天时刻,形成瞬间大迁徙的社会现象;三是铁路运力存在“两端极化”矛盾,平常饱和的运力却远远不能承受瞬间的超数千倍的运量。但又不能为了短短40天的“赶春”,而投入大量资本建设和闲置大量的车底和交路(列车车厢、机车动力和铁路线的建设);四是火车运输的特点满足了大部分民众“赶春”的首选意愿。大运量、快速、安全和旅途方便等特点,无不吸引着“赶春”的心理要求;五是火车运价低廉,让大部分“赶春”的人愿意承受,也能够忍受旅途的那份拥挤和嘈杂。

    虽然国家也大力推行多种春运工具,但是,春运市场价格的不平衡,最终,集结的人潮还是愿意囤积在火车站。不管是愿意还是无奈的,他们也只能选择“长快平稳和方便”的铁路运输服务。这是“赶春”的无奈,也是铁路部门的无奈。

    虽然,铁路已经在服务改革上几近完美,但是,在随着“一票难求”而变得情绪化升级的演绎中,铁路赢来的仍然只是一片“吐槽”。

    以上症结得不到根治,铁路将永远在囧境中颤颤度年如兔。

    春风不一定是温暖的,对于已经将年夜饭味道忘记得干干净净的铁路人来说,他们只有“把风问乾坤,何时是尽头?”,何时才能像其他大型企业、集团那样,可以游刃有余地摆脱“春怨”的囧境,劳累并快乐着???(作者系中华铁道网评论员 潘承武)

    2013年春运 www.chunyun.cn
上一篇:亲爱的,等我回家!——记惠州车务段宣传组工作人员黄少伦   下一篇:让“及时雨”来得更猛烈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