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用什么填补火车票实名制漏洞

    用什么填补火车票实名制漏洞

    又逢春运,一票难求。一周来,新京报记者调查黄牛两种倒票通关“秘技”:“买近求远”,即在站外高价购得黄牛票(远途),再买短途票进站;避过“火车票实名制”;“秒杀退票”,即黄牛和购票者讲好,黄牛把购票者所需票退掉,同一时间,购票者秒杀此票。
    每逢春运,黄牛党的倒票行为都令社会各界愤怒。在实行火车票实名制2年之后,黄牛党依旧有办法倒票,这确实令公众感到扰心。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从媒体报道的两种倒票办法看,黄牛党倒票的难度实际上已经非常大,倒票的量较之过去必然也是九牛一毛。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应该肯定实名制的意义和进步。但是,既然实名制依旧有漏洞可钻,相关部门就不能视而不见,必须有所作为。
    因为对身份信息的实名要求,黄牛党可以买到的票不会太多。简单分析不难看出,无论是否春运期间,黄牛党手上的票实际上得来同样不易。从媒体披露的两种倒票手段看,黄牛党手上的票源无非来自于三种途径,第一是通过网络或者电话购票,第二通过排队抢票,第三专门守候在退票窗口等待乘客的退票。
    细细分析这三种途径,有利于相关部门打击和防范黄牛党。特别是第一种方式,网络和电话购票,对于知识层次较低和物质条件较差的人群来讲,注定是不公平的。因为技术上和物质上的鸿沟,导致了这部分群体无法和其他群体在同一时间里公平抢票。也正是因此,才滋生了黄牛党的获利空间,他们通过网络订票的方式,先把票搞到手,之后再采取如媒体披露的方式把票高价倒出去。
    网络购票的便捷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为了所谓的公平取消网络和电话订票,回到过去排队购票的时代,显然是一种倒退。但是对于相关部门而言,也不能毫无作为。一方面应该降低农民工团体票的购买门槛,一方面可以规范代购行为,让农民工少受黄牛党之苦。
    譬如前段时间广东佛山一对夫妻通过互联网帮助农民工代购火车票,收取10元钱的商业行为,就不应该受到打击。代购火车票到底收取多少钱合适,可以讨论,如果相关部门确实有兴趣,甚至可以制定相关办法。但是无论如何,10元钱肯定不算贵,也绝对没有敲诈和勒索打工者,反倒是帮助了他们春节能按时回家。事实上,只要规范类似的新兴商业行为,不仅可以帮助到文化层次较低、物质条件较差的群体,还可以很大程度上让黄牛党的倒票市场受到冲击,让他们无利可图,还不如收取较低的代购费用正规赚钱。
    当然,这些都是权宜之计。春运问题年年谈,在中国城乡、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严重失衡的当下,这个问题其实是难解的。只有当中国各地区的发展基本均衡之后,公众不需要被迫大量外出务工,这个问题才能得到根治。另一方面,春运也不仅仅是铁路部门一家的事,公路、民航、轮船其实都有责,只是因为铁道部门自身的市场化、透明度程度最低,才导致所有的怨气都集中于其一身。于此而言,加快铁道部门的改革步伐,提高铁路运行效率,应该越快越好。2013年春运 www.chunyun.cn
上一篇:春运第二天节后铁路杭州站返程票开始紧俏   下一篇:初七返程火车票今起网上预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