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媒体称黄牛利用实名制漏洞仍可倒火车票

    媒体称黄牛利用实名制漏洞仍可倒火车票

     1月23日,受黄牛“指点”,记者购买K401次(短途)和G6735次(长途)车票,以短途票进站,避过实名制检查。

      又逢春运,一票难求。买到一张火车票,似乎比返乡的远途更难挨,铁道部售票网站上,每到开闸售票时间,两三分钟内,余票数经常会变成“无”;排成长队的车站售票窗前,总能听到“连站票都没有”的答复。

      北京各大火车站和火车票代售点周边,黄牛又粉墨登场,很多票都加价300元。火车票实名制实行已过两年,黄牛票又是如何再次钻制度的空子?

      一周来,新京报记者调查黄牛两种倒票通关“秘技”:“买近求远”,即在站外高价购得黄牛票(远途),再买短途票进站,避过“火车票实名制”;“秒杀退票”,即黄牛和购票者讲好,黄牛把购票者所需票退掉,同一时间,购票者秒杀此票。

      另据一位长期从事售票行业的人士介绍,发车前四天或一天,售票网络可能有余票,而这种规律性的信息,旅客并不知晓,给黄牛以可乘之机。

      秘技

      1

      “买近求远”

      按正规实名制流程,乘客从火车站到目的地下火车,须经至少五道查验车票(或身份证)关:火车站进站口、候车厅门口、候车厅检票口、列车车厢门口、列车上。

      “只要进了站,别的都扯淡。”黄牛黑刘说,车站只在进站口才核对票、证、人统一,其他环节均不查身份证。

      “不信你可以‘买近求远’地试试。”黑刘50多岁,贩票黄牛,入行多年。他指的“买近求远”:即在站外高价购得黄牛票(远途),再买短途票进站,避过“火车票实名制”。

      按黑刘的“指导”,记者买了两张票:1月23日北京西开往涿州的K401次,票价12.5元,同日北京西开往邯郸东的高铁G6735次,209元。

      23日18时,记者持身份证和K401次车票进入北京西站。

      进站口的工作人员查看身份证和车票,在K401次的车票上盖“验迄”的戳,放行。

      K401次在第五候车室,G6735次在第八候车室,第八候车室门口被警戒带围挡,但四五名工作人员只示意乘客出示车票,并未查看身份证,顺利通行。

      检票口的每个闸机上都有提示刷身份证的装置,如装置开启、而手中拿的是名不副实的黄牛票,那必将被拦在闸机外。

      到了闸机口才发现,闸机不用再刷身份证,只需将车票塞进进票口就可。

      19点30分,G6735次车厢门口,没有乘务员验票验证。G6735次列车上,20点07分,列车员查车票,但只查票不验证。至21时53分到达邯郸东站,此间未有列车员再查票。

      进站口通关后,进候车大厅、检票进站、验票上车、车上查票四环节皆无检验身份证环节。这意味着,旅客如“买近求远”高价购黄牛票,可避过实名制检票关。

      回应

      检票口闸机非检验票证统一

      黑刘称,如果车站和列车在此“五关”里验证环节增多,“买近求远”则无计可施。“可能他们验不过来吧,尤其春运时人那么多。”

      昨日,北京西站相关负责人介绍,按规定,目前北京西站同时查票并验身份证的环节只有进站口,“进候车厅、检票口和上车环节,都是只查票不验身份证的,至于车上查不查票、证、人统一,还不确定。”

      对于检票口标有“二代身份证”查验系统的闸机,作用是为了方便那些在网上订票却来不及取票上车的乘客,“其目的不是为了验证车票和身份证信息是否统一。”

      秘技

      2

      “秒杀退票”

      1月20日到25日,北京站、北京西站售票大厅及站前广场的黄牛党说出另一种方法:“秒杀退票。”

      “把身份证给我,我到窗口给你去取。”24日,北京站,一名操东北口音的黄牛说。交谈中,记者表示要买一张去辽宁盘锦的车票。

      “我们有专门的工作室,有人专门在网上盯着,买票放票。事先囤积了一些热门线路的票。到时先网上退了,票直接给你手里,你再付钱,我能让你连短途小票的钱都不用花。”男子说。

      24日,某售票窗口里,周荣盯着电脑售票屏幕,“黄牛说的可行,且命中率极高。”

      周荣供职于售票行业,常有黄牛来他这订票,从业至少10年的周荣,深谙黄牛伎俩。

      他给记者现场演示“秒杀退票”。24日9时45分,售票电脑上显示,北京西开往武汉的G501次剩一张车票。

      “就买这张。”周荣随即用另一台电脑登录12306铁路购票官网。熟练操作后,9时47分,屏幕上显示“该张车票购买成功”。

      刷屏后显示,24日开往武汉的该趟列车无票。

      紧跟着,周荣点击“退票”。9点48分,屏幕上显示“退票成功”。

      周荣再次刷屏,开往武汉的G501次已显示有票,数目一张,核对车厢座位号之后,“看,就是这张。”

      周荣介绍,如果有人在网上退票,售票电脑系统会即时显示出这张车票。

      “我不排除这张票退了后会被别人买走,但定点秒杀你看到了,失手可能性极小。”周荣称,黄牛一般会同时安排两人,一方拿着旅客的身份证在窗口排队等着,另一方在网上把已经买好的车票退掉。退票的一瞬间,就会通知早就等在售票口的伙伴,秒杀此票。

      疑问

      如何防住黄牛“秒杀退票”

      在周荣看来,黄牛的“秒杀退票”伎俩其实很容易就可破解。

      “有人退票,公网上即时显示,黄牛就是抓住这个便利条件,我们干售票点的有时坐在一起商量,能不能这样,把所有退票都归置到一起,另找时间统一放出,这样一来形成乘客统一抢余票的公平局面,再者也增大了黄牛定点抢余票的风险。”周荣说。

      昨晚,记者就黄牛“即时退票、抢票倒卖车票”询问北京西站,是否有补漏措施,北京西站相关负责人称,这需要询问铁道部相关部门。

      【业内人士自曝】

      “发车前四天或一天常有余票”

      售票人士称此已成规律,旅客很少知晓

      “很多黄牛吹嘘跟车站内部有关系,其实不然。”长期从事售票行业的人士周荣(化名)认为,黄牛的生存,“吃的就是铁路系统不对称的信息”。

      周荣介绍,电话和网络订票一开闸,车票瞬间就会被告知订完了,“其实很多时候是有预留的余票的。”

      周荣有太多次看到,开闸最初,某次列车总余票数总是远小于列车座位总数。

      周荣说,黄牛们另一个主要的拿票方式是,提前4天或提前1天去售票窗口堵余票。“这已成规律”。

      “提前4天放票的时间通常是下午6至7点,提前1天再放两次,中午、下午各一次。少则几张,多则几十张。”周荣称,黄牛大多算准了车站放余票的时间,“售票窗口知道的信息黄牛们也知道,唯独乘客不知道。”

      昨日下午,石景山区和西城区另两名从事售票行业的人士证实,周荣的说法属实。

      20日,北京西站北广场,黄牛小姜称能买到提前4天的车票,要记者提前4天下午5点半到车站等票。按约定时间见面,小姜告知“今天的票抢光了”。

      旋即小姜又说,等开车前1天,提前把身份证给他,“一定给你买上票。”

      “发车前四天或一天可能有余票,这些信息都应该向全体旅客公布。”周荣说,这也是杜绝黄牛的有效方式之一。

      1月18日晨,王先生登录12306,预订2月8日从北京南开往徐州东高铁,“网页显示到徐州车票已售完”。无奈,他只得买同一车次到合肥的高铁票。

      26日下午,王先生再次登录12306时,发现北京南去往徐州东的多趟高铁显示有票,16时发车的G43一等余票67张,二等座余票411张,“这么多余票,难道是铁路系统的预留车票?”

      “今年是个例外,买不到车票的人太多,从24日开始,我们发现,大量节前的余票开始在网上放出。”周荣说,有内部消息告知,由于今年票源压力大,舆论压力倍增,从24日开始,将连续3天放开春节前所有车次的余票。

      对于以上说法,昨晚,北京西站相关负责人称,北京西站只在对外已公布的预售期开始窗口售票,至于是否每趟车有预留票、存不存在提前4天和提前1天将预留票放出来的情况,他们并未听说过。

     

    2013年春运 www.chunyun.cn
上一篇:媒体解密“黄牛”施秘技钻实名制空子:秒杀退票   下一篇:正月初六火车票今日开售 将现新一波抢票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