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谁来揭开高铁票价听证会的“红盖头”?

    谁来揭开高铁票价听证会的“红盖头”?

    针对律师董正伟要求公开京津、武广、郑西、京沪、沪宁等多条高铁试运行期满后“火车票法定定价程序时间表”的申请,国家发改委答复称,中国已开通的高铁还在运营初期,生产经营等情况还不稳定,正式定价的条件还不成熟。目前难以确定履行政府定价程序的时间。(法制日报)

    目前我国高铁已经四通八达,大大提高了铁路运行效率,拉近了不同城市的距离,同时让人们回家越来越方便。而与此形成对比的就是每一条高铁线路实施运营,几乎都会招致一次“贵铁”的质疑,京广高铁全程8小时最低865元的票价,这比飞机票还要贵的高铁票,又一次让价格听证进入大家的视线。早在2008年我国第一条高等级城际高速铁路京津高速铁路开通运行,公众就质疑高铁票价过高,当时铁道部承诺试运行一年后通过听证程序定价。可到了现在,铁道部不仅没召开过票价听证会,而且有种种理由搪塞,一直在拖延。如果运营快五年生产经营情况还不稳定,正式定价的条件还不成熟,那么我们何时能盼来价格听证会的召开?

    听证本质上是一种补充机制与矫正机制,是为了防止赢者通吃,实现“尊重弱者、反对多数暴力”的社会正义目的。价格听证将政府公共决策调整的受益者、承受者等利益相关人员同时引入决策程序,从而使价格决策透明化、民主化、科学化和法制化。《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第三条明确规定:制定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格、公益性服务价格和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等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应当实行定价听证。而高铁建设属于基础建设,高铁票价的听证会更是关系到千家万户,高铁运行这五年来可以说早以过了试运行阶段,何以高铁票价听证会迟迟不能召开?

    笔者认为高铁票价听证会迟迟不能召开原因有二,一是利益,高铁建设年年亏损,高铁票价高高在上,如果经过听证,价格就不能由铁道部自主定价,铁路不能仅作为企业来经营,他具有公共性,要充分考虑到乘客的购买力。二是对听证程序缺乏监督,高铁票价无疑以满足听证召开条件,但迟迟不能召开,因为缺乏监督,听证制度形同虚设。

    笔者认为相关部门应该倾听民意,关注民生,真正掀开高铁票价听证会的“红盖头”,让高铁成为普通百姓也坐得起的交通工具。(马弘雪)

    2013年春运 www.chunyun.cn
上一篇:武汉铁路局将首开高铁临客迎春运   下一篇:请对不断进步的铁路春运多点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