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四纵四横”网络初具规模 高铁改变市民生活

    “四纵四横”网络初具规模 高铁改变市民生活

    随着京广高铁的全线开通,使我国高速铁路网初具规模,截至目前国内投入运营的高速铁路已达9339公里,还有一大批高速铁路正在建设之中,运营里程和在建规模均居世界第一位。

    而高铁的不断建设,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着国内的交通格局,在这一点上不管是铁道部的官员还是专家则一直认为,高铁并不会挤压其他交通方式的空间,相反会相互促进,形成一个良性竞争。

    除了交通上的便利,高铁的开通也改变了沿线城市居民的生活,从北到南,许多人过起了“双城生活”、“跨城生活”,人们真正过上了高铁线状生活。

    家在这头 事业在那头

    12月27日12点01分,G6701次高铁准时抵达终点站石家庄火车站。在石家庄做生意的北京人李泽文提着公文包走出车厢,赶赴位于石家庄市区的公司。这是他第一次坐高铁来石家庄,仅用了1小时33分钟。

    今年41岁的李泽文已经在石家庄做了十多年生意,而他的家人因为工作、上学等原因,仍留在北京生活。在京石高铁开通之前,他一般两星期才回家一次。

    这次,京石高铁开通后,石家庄和北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只需1个半小时的车程,他也有了更多和家人在一起的机会。他开始盘算着自己的今后的行程,“每周一,乘坐最早一班高铁来石家庄;每周五,他则会乘坐晚上8点多的高铁返回北京。”

    高铁不仅改变了他的生活,也给他的生意带来了很多便利。今天他在北京家里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说有一单重要的生意要谈,但客户要赶飞机去广州,只有3个小时的时间,李泽文马上乘坐高铁回到石家庄,最终做成了那单生意。

    “以前都是开车回北京,时间长还很操心,现在有了高铁不仅省时间而且安全。”李泽文对记者说,他有许多生意场的朋友在石家庄做生意,每次谈完生意如何能尽快回北京的家就成了必不可少的话题。事实上,高铁带来的全新速度,让原本看似遥远的两座城市,变成了一个“社区”。随着京广高铁的贯通,在更多沿线城市之间,这种生活将变成一种常态。

    人在两头 幸福没岔头

    12月26日的晚上,沈丽红在微博上写道:“早上他在北京的餐厅给我过生日,晚上他已经在上海的公司加班。”这是沈丽红和男朋友的爱情日记,自京沪高铁开通以来,她在微博上写日记的次数开始减少,“见面方便了,也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在网上泡着啦。”

    沈丽红和男朋友是在北京上学时认识的,两人毕业后,沈丽红留在了北京,她的男朋友在老家上海找到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从此,两人分隔两地,要想跨越两座城市之间1300多公里的距离,火车成为他们首选的交通工具。

    “以前我们俩见面坐普通火车最快要14个小时,有了动车后要10个小时,现在有了高铁只需5个小时。”沈丽红经常和男朋友开玩笑说,这些年,两个人对爱情的坚持是靠不同的火车慢慢拉近的。

    最初,两个年轻人不辞辛苦,每半个月去看对方一次;慢慢地,这种奔波让两人都有点吃不消,逐渐变成了一个月甚至两个月见一次面。到后来,两人甚至对这段异地恋情能否维持下去产生了动摇。

    自京沪高铁开通后,两人相聚的频率又恢复到了半个月一次,甚至有时每周都会见面。12月26日那天,正好是沈丽红的生日,说好两人要在一起过,可临时公司通知加班,她男朋友只得风风火火跑来,又急火火地赶回去。沈丽红说,在朋友中像他们这样“异地恋”的情侣有四五对,“我们经常自嘲自己是‘高铁情侣’。”

    景有看头 旅游添劲头

    12月26日18:40左右,来自郑州的梁雪第一次踏上了石家庄的土地。两个小时前,她刚告别了郑州的家人,坐上了高铁。而此时,她已站在了石家庄新车站口等着朋友来接她。

    梁雪今年26岁,是郑州一家公司的文员。用她的话说,自己有点“宅”,业余时间总喜欢待在家里。几年前,梁雪最好的朋友从郑州搬到石家庄生活,多次邀请她到石家庄玩,她都因为路途遥远,一直没有成行。

    随着京广高铁开通,看到身边不少人都尝到了高铁出行的甜头,加上朋友的盛情邀请,梁雪终于在年底休了年假,乘坐高铁来一次“高铁旅游”。

    对于第一次出远门的梁雪来说,路上的景色和人让她感到很新鲜。来石家庄的这两天,朋友陪着她吃遍了当地的特色小吃,“每个地方的景致和特色都不一样,人也完全不一样。”趁着新鲜劲儿,梁雪决定再去一趟北京玩儿几天,“长这么大还没去过首都呢,这一次把这两个地方玩儿个够。”提起旅游的打算,梁雪说,“高铁这么方便,轻轻松松就可以当‘驴友’,想去哪里去哪里?”在她的计划里近几年她要去旅游的地方:兰州、西安、上海、广州……

    京广高铁开通

    推动“同城化”

    高铁在给人们出行带来改变的同时,也影响着周围沿线城市的方方面面。

    “京广高铁纵贯北京、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广东6省市,串起首都北京和石家庄、郑州、武汉、长沙、广州5个省会城市及众多中等城市,沿线人口众多、城市密集、经济发达。京广高铁全线贯通后,沿线主要城市间时空距离大大缩短,可有效推动相邻城市的‘同城化’,加快沿线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进程。”在谈到京广高铁的意义时,铁道部科学技术司司长周黎如此说。

    京广高铁是我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的重要“一纵”,全长2298公里,连接华北、华中和华南地区,同时与多条已建、在建和拟建高铁互联互通。京广高铁全线贯通后,我国新建高速铁路投入运营里程达9339公里。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国家,高速铁路总体技术水平进入了世界先进行列。

    “京广高铁运营后,京广方向的客运能力将大幅提升,今年春运期间,南北运力紧张的状况将有所改善。”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兼调度部主任赵春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人们对高铁覆盖更多地区的期待可以理解,中国高铁从无到有,在短短几年时间内成为世界第一,需要稳定运行一段时间,在现有线路运行可靠后逐步规划“扩容”。

    对于高铁开通后的上座率,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交通系主任杨晓光对记者说,不同线路的客流量在不同时段相对固定,新线开通必然会分流旅客。为了流量的平衡,经过科学计算之后,铁路部门必然会减少其他一些列车班次。“但普速列车站点多、票价低,往往是注重经济成本旅客的首选。铁道部应注意保留站多价廉的慢车,方便农民工等经济实力较弱的人群出行,这才符合铁路的公益性原则。”

上一篇:武汉正处全国铁路大十字正中心   下一篇:2012年度铁路护路联防工作 儋州走在全省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