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扒开铁路强制险“那层油光满面的皮”

    扒开铁路强制险“那层油光满面的皮”

    名不正言不顺的铁路强制险终于走到尽头。

    日前,中国政府网公布的国务院第628号令,明确从明年1月1日起废止实施61年的《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这意味着乘客不再被强制收取票价2%的“人身意外伤害强制保险费”。同时,坐火车伤亡赔偿也不再是15万元封顶。

    看完新闻,很多人可能一时弄不清楚“铁路强制险”是什么,但却关心取消这项收费,到底对自己有什么影响。

    其实,这里面最为实际的利益问题,是关乎火车票价你多年来买的每张火车票中,都包含了2%保险费。比如你花460元买张从广州到武汉的高铁票,那里面有将近10元是强制保险费。但一项调查显示,在100名乘客里,只有7个人知道票价上的这个“小九九”。

    中国式的黑色幽默再一次发力:人们花了钱,却大多数连自己都不知道被保险,一直默默付出了61年后,等到这项收费被叫停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无声无息地贡献了一个甲子!

    这里更关键问题是,乘客们的贡献,也就是铁道部的这项收费,并不合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针对这个强制险种的质疑从未停止,特别在轮船、飞机相继于1987年、1989年由旅客强制保险改为自愿保险后。1990年,该强制险曾被列入国务院清理的法规之列,但最终不了了之。

    即便后来《保险法》诞生,铁路强制险与保险法规定的自愿投保原则明显违背,依然阻止不了“铁老大”收费的坚强决心。这背后是肥美的保费利润。根据铁道部历年财务报表计算,进入新世纪以来,铁路客运保费12年来收入高达168亿。“铁老大”的特色暴利再一次让人惊讶,这简直是会生金蛋的鸡!

    黑暗中,这一则“暴利神话”突然间让人明白,这些年,为何“铁老大”要把这项保险整蛊像看不见的空气一样神秘?

    它包含在票价内,不记名,不另签发保险凭证,票根上亦无说明,数以亿计的乘客被保险了却根本不知道此保险的存在,个体出险时也就很难正常取得赔偿。这正合了“铁老大”自收自保的意。

    同时,无论票价多高,2%的费率不变,保费最高达20元以上,但旅客能获得的最高保额只有2万,这个赔偿标准更坐定“铁老大”稳赚不赔的有利局面,就算发生事故,其也不会因为高保额作出大笔赔偿。

    高贵的铁路、卑微的乘客,在这项莫名其妙的强制险中,两者的不平等关系一直畸形地维持着。直到2011年“7·23”动车追尾事故后,中国保险法学会五位学者联名致信国务院,建议废止《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这个强制险种才在世人面前稍稍揭开面纱。

    现在,时隔一年多后,国家叫停这一险种,正好给出一种警醒,“铁老大”的傲慢与偏见正在逐渐被剥离。铁路强制险“自收自保”,背离铁路的公共属性。而背离公共属性的铁路,不可能继续快活下去。

    善后配套比“叫停强制险”更值得期待

    跟评

    火车票取消强制险,只是尊重了一个事实:铁路运输企业自设保险模式不合理。此外并没有值得特别高兴的地方。这个险种本来就是市场的,把属于市场东西归还给市场,这很稀松平常。

    值得期待的是接下来“善后”工作漂不漂亮,一个是这几天呼声很高的“降票价”,这是大家最为关注的部分;另一个虽没有引起同样关注,但却更加关键,那就是,即使旅客没有购买这一险种,但在运输过程出现伤亡事故,只要伤亡不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铁路运输企业仍将需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应关注这一条款的落实。同时,规范促进铁路商业保险的发展。

    关于铁路,世界银行的铁路顾问路易斯·汤普森早就讲过:“政企不分的政府铁路部门将多种角色纳入单一主体,是昂贵的时代错误”。铁路背后的种种问题,“症结都在于铁道部政企不分”。

    中国铁路的进一步发展,关键也正在此。新的铁路保险规则,不能再由“政企合一”的铁路部门自说自话,而应推向社会,充分反映公众意见,严格保障合法精神。

上一篇:全国首例“站上站”武黄城际铁路鄂州站顺利合龙   下一篇:铁路保险 谁的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