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邯郸车务段扳道员霍建忠:三十年敬业如歌

    邯郸车务段扳道员霍建忠:三十年敬业如歌

    30年,360月,10957天,262968小时。

    30年中,发生了很多事,铁路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30年,一个人由未脱稚气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头发稀少的壮年铁路职工。

    这个人,就是邯郸车务段权村站扳道员霍建忠,30年间,他在一间不足10平米的扳道房里渡过了30个春秋。

    “1/3号定位扳反位,咔嘣入槽,尖轨密贴,开口良好,标志正确,5/7号定位,9号定位,2道接车进路准备好……”

    2012年7月19日凌晨,邯郸车务段权村站2号扳道房被暖风吹拂着。一位身材魁梧、身穿着半新半旧、十分整洁的铁路服的职工在灯火通明的扳道房拿起电话,听着值班员布置列车进路的命令。

    一会儿,只见他手持信号灯、快步来到道岔区,一边声音宏亮地喊着标准用语,一边看准进路上需扳动的道岔,干净利索地扳动着道岔。

    这是霍建忠工作的一个缩影,30年的时间里,像这样的工作程序,不论风霜雪雨,不论白天黑夜,他每天都要重复几十次。初略统计,30年,他这样反反复复地完成了道岔扳动的动作近2000万次,手都磨出了厚厚的老茧。在车站职工和附近村民的耳朵里——霍建忠那“一看、二扳、三确认、四显示(呼唤)”的标准化用语声音越来越铿锵浑厚,变成了车站扳道房附近的“独特风景”。

    个子高高,头发稀稀,两目炯炯有神的霍建忠,有着北方汉子特有的豪爽气概。霍建忠在工作上扎扎实实,兢兢业业,30年的扳道工作经历,使他养成了勤奋好学、善于研究、严格落实作业标准的良好习惯,即使在没人监督的夜间,他作业标准也不差丝毫。

    “咱们这偏远小站,夜间也没那么多领导查岗,干嘛那么认真呀!”有一次,一位年轻职工看见霍建忠执行扳道“四程序”时跟车站领导检查时“一模一样”,不免有些难以理解。霍建忠一听这话就急眼了:“干工作是为领导干的?落实作业标准,保证进路准确无误,确保运输安全,这就是我们的职责,也是我们的‘饭碗’,如果不遵章守纪,我感觉对不起我手上的这些老茧子。”就这样,在霍建忠的影响下,权村站夜间作业标准化的落实更是有模有样。

    《技规》、《行规》、《站细》摘要,这些规章被霍建忠认为“天书”,一直随身携带,形影不离。别看霍建忠都50岁了,人们送了霍建忠一个“活规章”的绰号。说起背诵规章,霍建忠在权村站那是响当当的,不仅扳道工种的规章背得好,其他工种的规章背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丝毫不打磕绊。

    霍建忠为人朴实坦诚,豁达直率,严格律己。在工作中,霍建忠坚持“多说不如多干,多讲不如多练”的工作方式,同事们在工作中遇到难题,只要找到他,霍建忠总是凭着自身业务素质立马解决,不仅让同事知其然,还给职工讲其所以然。就这样,同事们也加紧了学标、练标、遵标的步伐。

    扳道员在车务算是最普通的岗位了,可霍建忠在扳道员的岗位上很满足。30年前,刚参加工作两年的霍建忠已经受到权村站的重点培养。霍建忠聪明好学,接收新鲜事物能力强,已经能熟练胜任扳道、调车、外勤和车站值班员等各个工种。而二号扳道员的一次次“害怕”却改变了霍建忠的一生。

    二号扳道房是权村站上行进站方向第一个扳道房,工作量大,距离车站最远,当时,周围没有人烟,南侧是一片乱坟岗,没有路,没有水,没有电。这样的条件已经吓退了数位扳道员。原本这件事与霍建忠无关,可霍建忠却向站长毛遂自荐来到了二号扳道房。

    霍建忠不曾想到的是,这次自荐带来的却是三十年不离不弃的坚守。30年后,霍建忠他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想法:“当时就是想到最艰苦、最困难的地方去锻炼一下自己,这样才能快速的成长。”

    霍建忠也曾想过退缩,尤其是深夜从乱坟岗吹过来呼呼的风声,使自己心里发毛的时候;来回一趟车站需要披荆斩棘的时候,每天为些许用水发愁的时侯……。可天生倔强的霍建忠却选择了敬业。30年的时间里,没有路霍建忠就用鹅卵石、青石甚至是石渣铺,没有水他就用扁担挑……。

    2号扳道房夏天四面经受太阳的炙烤,冬天寒风能把整间屋子都吹透,是霍建忠种活的那棵树解决了大问题。在扳道房门前记者看到,有一棵二抱粗的大树,巨大的树冠笼罩着整座房屋。据车站的老职工们讲,当年扳道房门的这块地土质不是太好,又缺水,每年都要植上几株树,可都没有成活,是老霍每天把从几里地外担来的水节省下来一点,才养活了这棵树。每每提起此事,霍建忠还连连摇头,他告诉记者,岗位上就他和一部电话,工作期间不允许看书、听收音机,更没人说话,当初他种那棵树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是给自己找点精神寄托罢了。

    说到霍建忠的精神,还不仅仅体现在这棵树上,更体现在对扳道这份工作的执着。只要霍建忠当班,他总会打起十分的精神,而且这种紧张的气氛还常常被他带到家里。十多年前,家里刚装上电话,他还不太习惯,一到晚上听到家里的电话响,霍建忠就下意识地向电话方向摸去,以为自己还在岗位上,不留神睡着了。气得妻子说她得了职业病,深更半夜听到电话会这样精神。为此,只要霍建忠晚上在家,他妻子总是把电话线拔掉,怕影响他休息。霍建忠晚上“迷糊”也就算了,可他白天有时也“迷糊”。前几年,霍建忠刚配上手机,休班时,有几个要好的同事,打电话请他喝酒,只听霍建忠接通电话就说:“你好,二号扳道房。”弄得几位同事以为老霍还在车站加班呢。一旁的妻子及时提醒,霍建忠才向同事们解释清楚。

    这么多年来,他妻子虽然理解他,但也时有抱怨之词:“你每次不到上班点就出门,到下班时间却迟迟不回,车站才是你的家!”7月初一天,霍建忠交接班完毕后,看着交接班本上的日期,马上想到天气很热了,苍蝇、蚊子大量滋生,车站的厕所必须清扫干净。因为车站的厕所都是旱厕,需人工一桶一桶地往外淘。每年,霍建忠不等车站安排,都是利用自己的休班时间义务为车站清理。这一次,他直干到下午4时,才将所有的厕所全部淘尽。为了防止蚊、蝇滋生,他在附近找来了石灰,又骑自行车到镇里买来了灭蚊、蝇的药撒在厕所里,回到家时已是晚上9点多,霍建忠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的湿透。

    其实,像这样的情况他妻子已经习惯了。今年元月19日,也是轮到霍建忠下班,可当时北风呼啸,天阴沉得厉害,他凭经验断定,当晚一定有大雪,就留了下来。天刚黑,漫天的雪花飞舞起来,不一会儿,道岔就被雪片覆盖了。当夜,霍建忠整宿身不离道岔,手不离笤帚把,扫出道岔里的雪,都堆出了小山,他还时时不忘告诫自己:“尖轨与基本轨间的雪一定要清理干净,决不能出一点差错!”第二天,他回到家,妻子帮他把衣服脱下来时,全都快成了冰铠甲,霍建忠一边敲打着冰衣服一边向妻子解释说:“我冻成冰棍没事,可道岔决不能冻住!”

    2009年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很多人都还记忆犹新。那天,车站线路上积雪达30多公分,严重影响列车运行安全,畅通线路迫在眉睫,而车站职工人手严重不足,让站长很是焦急。

    “站长,这次雪大,车站的情况怎么样,我正在去车站的路上,马上就到……”这时,在家休班的霍建忠气喘吁吁向站长打来了电话。站长放下电话才想起,汽车都停了,老霍可怎么来呀?就这样,霍建忠3个小时,步行19.5公里,踏着近4万个深浅不一的脚印从沙河市步行赶到车站后,顾不上喝口热水,就向陪伴他30年的二号扳道房跑去。

    很多职工一直想探索是什么力量促使他能扎根到这艰苦的岗位三十年。他却总是憨笑着说:“我和扳道房、道岔手把还有那个黄黑信号牌真的产生感情了,很舍不得离开这小屋和道岔。”

    “老霍就是我们站新职工入路教育的鲜活教材。”现任站长吕小川这样评价他。吕小川还经常特意带着新职工来到二号扳道房,一同走着那通往站内方向的小路。让职工们体会霍建忠当年一锹一铲、一块石头一块砖,长年累月砌成的小路的艰难辛劳……

    30年间,二号扳道房周围慢慢地有了村民的新居,村里很多新出生的娃娃们,都是听着霍建忠作业时那嘹亮的扳道“四程序”用语长大的。同样,30年间,一个个伙伴离开车站,调到了离家更近的地方,一任任站长临走都依依不舍地跟老霍攀谈很长时间。

    霍建忠只是小站的一名普通职工,没有做过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奉献,用自己的行动赢得了职工的尊重。(苗红俊 胡晓强)

上一篇:金山铁路早晚高峰增加直达车 首班直达车提早1个多小时   下一篇:合蚌高铁票价:合肥到北京最低42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