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五十五岁考技师

    五十五岁考技师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黄小麟)从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改为练兵千日,用在一时,救援列车在铁路行车部门的地位就有所提高。2010年经路局主管救援的领导多方争取,终于给了救援起重机械司机有了一次提升素质,报考技师的机会,丢了多年看业务书的习惯今后又的捡起。报名,买书忙得不也热乎。

    但是,在迎考过程中,我还是忐忑不安的,这是检验自己能力是否适应铁路日新月异的变化。人们说年龄是个宝,这话一点不假,三十几年前,看书是我最喜欢的事情,看几遍就OK,现在这些孤燥的文字就像一群不听话的羊群,看了七八遍,记得前面忘了后面。还是记不牢。人老,大脑退化是岁月流逝的原因,这无法避免的现实我承认,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我会将沉睡的潜能挖一挖,在现实中搏一搏,检验自己的能力。

    阳春三月,正是踏青郊游的好季节,铁路两旁桃花开了,柳树绿了,我且强迫自己两耳不闻传外事,一心专读圣贤书。起重机进成都机车车辆厂中修,从浙赣线出发,起重机挂在列车后面一路奔跑。从贵阳到六盘水,火车在山上跑,白云在山下飘,云飞雾绕,风景这边独好。车到了云南昭通,天下小雪,我接到电话赶回向塘机务段考理论。徒弟把救援服脱给我穿,上车方便些。

    晚上十一点,成都到广州的列车进站,我顶着小雪上车。客运值班员帮我找列车长,餐桌旁,列车长侃侃而谈的说,一张椅子三十元,照顾你两张免费。天大的面子,看着旅客大把甩钱睡卧铺,攥着免票的铁路人,心里满是辛酸味 。

    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这是人生两大喜事。范进中举,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中国的国情,人就是绑在考试车上的工具。提起考试,我是久经沙场。从小学到大学,从司炉到司机,一个考字花费我一生的精力和时间。学而优则仕,只能通过考,是马是驴才能看出其能耐来。

    走进教育科考场,挤满了侯考的人。昨天晚上,抱着临阵磨刀,不亮也发光的思想看书到深夜。今天放眼看考场,满场都是当外公、爷爷的辈分,而我年纪最大。触景生情,临老学吹笛。考卷四大张,分选择,填空,判断,简答,论述,制图,一人一桌,八个监考,没有半点通融余地。于是,心里一发狠,求人不如去求己,会做的先做,想到答上,搭不上就蒙,尽量发挥搞文字游戏的优势,不留空格,最后交卷,不做鞋底垫。

    走出考场,昏昏沉沉的我,这时头脑异常清醒,翻开书看,跟书上的有差异,我是用自己语言回答的,老师是内行,改的松,我就能及格。不管他,坐车去成都,朋友请我吃火锅。还要跟厂家办理交接手续。

    车到成都,朋友相聚。总算五年一次的修车有了结局。又到海螺沟去转了转,欣赏了贡嘎雪山,又去了卢淀看了十八勇士飞渡的铁索桥,心里有事,要迎考, 玩的不是很尽兴。八月流火,太阳发白,天气预报39度,总算盼来理论过关的消息,我941次旅客列车到萍乡机务段考检点。坐在没有空调的公交车上,人都有点中暑。100吨轨道起重机平常我天天在操作,玩的比较熟,现在想想,比较熟的地方往往容易阴沟里翻船。

    第二天,五点起床。头有点昏,扶着床边站了一会才稳住, 心里想,出师不利呀。七点抽签我老三,钻地沟,看走行部,上吊臂,进司机室,榔头噼啪响, 口中念部件名称, 汗水蒙住双眼, 全身没有一根干丝。两个考官就像门神一言不发,任凭我一路叫去。结果是人家下午考操纵,咱们三个打道回府,我名落孙山,少一个假设。失落的情形可想而知。

    那段时间,人就像一个没头的苍蝇,提不起精神,思前想后,主要是自己大意失荆州,没有将模糊不清的假设往上填,做人太实在。车间领导特别关心我,说我有潜力, 让我振作起来,参加段起重机司机选拔赛,并代表向塘机务段参加南昌铁路局在永安的比赛。

    永安起重机是160吨,风冷式,液压传动, 比我们100吨先进。我心中没底,提前一天到永安,虚心向永安救援列车司机长请教。司机长姓李, 很热情,手把手的教我检查部件的名称,值得注意的地方,毫无半点保留,告诉我沉着应对,不要慌。路局考试拿到名次,明年报考实作就有可能不用考了。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这是我师傅天天挂在嘴边的口头禅。经过激烈的角逐,我与李师傅同是八个假设,考试成绩路局第二名,我想这是最好的结局。 

    春暖花开,又是一年。起重机回来后毛病不少,厂家来人因设备场地的原因无法修好,只能返厂修。领导决定由我带队驻厂,把关验收。

    到了成都机车车辆厂里,发现五年的变化真大,现在由南车集团主管,起重机的修程按机车流程走,一台车修完工人才58元,熟练工人大量流失,起重机是特种车辆,因由专业人员维修,靠长期的技术积累,责任心很重要,现在厂里的管理模式,如今做公家事也要靠私人友谊。我毕竟当了二十多年司机,十几年司机长(包括乘务员时期)来过成都厂,还有些人脉关系。人走茶暖,我还有些人脉关系,变幅涡轮轴箱膛缸,更换变幅钢丝绳,这些返修的事厂里有人管。一晃二十多天过去了,到底要不要考试实际操作,是我在成都最关心的事,多方联系也没有定论。真巧,成都在开第三届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大会,咱们在成都,也去开开眼见。

    玩是在玩,心还是系在考试上。每天将检查顺序看一篇,一个礼拜实作敲一遍,论文在厂里写好,技术上不懂的地方请教专家。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检查的深入,熟能生巧,原先隐蔽的车辆故障被一个个揪出来,宿营车顶通气孔漏水,大钩钢丝绳变形,电器故障……救援列车无小事,厂家看见我就头疼。起重机是救援列车吃饭的工具,何况来前领导就交代,起重机回段毛病多,技师在厂就没有尽责任。言谈之中,我这次考技师跟起重机质量划上等号了。

    从春天到夏天,从夏天到秋天,我一直在焦急中等待。这其中耽误了很多自由支配的时间。错过了很多旅途中的美景。但论文在《四川铁道》专业技术杂志上发表,检点和操纵在心里反复操练N多次了。丹桂飘香的季节,我等来了考检点,考操纵的日子,也等来了论文答辩的时刻。并完成了技师考试的全过程,在考试中享受到成功的乐趣。

    面对着巴掌大的小本本,我思绪万千,五十五岁考技师,一考考两年,有N多次想放弃的念头都被信念所征服。只有功夫深,铁棒磨成绣花针。这也证明人的潜能是不受年龄限制的。我的体力,毅力,智力,记忆力,应变能力及失败后的心理承受力时是符合,也适应铁路日新月异变化的。

     

上一篇:安全贵在超前防控   下一篇:福州客运段参加客运系统业务技能竞赛再获佳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