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李东晓:中国第一高铁司机

    李东晓:中国第一高铁司机

    \
     

    第一次见李东晓是在动车公寓段的电梯里,看上去不苟言笑,但聊起来其实很和蔼。李东晓被称为中国高铁第一司机,京津城际京沪高铁的首趟列车,均是由他驾驶的。尽管已经拥有了数不清的荣誉,尽管每逢高铁新线的首班车里都有他的身影,但李东晓仍旧是那个同事眼中亲切的“大哥”,妻子眼中“不爱回家”的丈夫。

    远看逃难的,

    近一看铁路机务段的

    42年前,李东晓出生在天津南开区,父母都是小学老师。“小时候,家边上就有一座火车站,每天上学放学都能看到疾驰而过的列车,平时出去玩的时候,也都是绕着铁路边。”长大后,李东晓渐渐迷上了铁路,上世纪90年代初,中专毕业之后,他成为了一名蒸汽机车的火车司机。

    “过去的火车司机是啥形象?那个时候都是蒸汽机车,烧煤的,每跑完一趟,身上、手上都是黑的。我们就自嘲似的编了一段自述远看逃难的,近看要饭的,再近一看铁路机务段的。”在李东晓讲述司机经历时,北京铁路局机务段党委副书记王宗跃插了句:“你再看看现在,看看咱们李东晓……”听到这儿,李东晓腼腆地笑了笑。如今的高铁司机李东晓是这样的:一米八的个头,藏蓝的制服,习惯性的微笑……2000年,李东晓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跟德国专家打赌,

    赢得最高等级司机徽章

    2008年3月16日,李东晓等10位北京铁路局机务段的司机,被选为共和国的首批高铁司机,奉命到中国北车(601299,股吧)唐山轨道客车公司学习驾车。在当时,高铁对于中国人是个新鲜事物。时间不等人,8月1日,京津城际高铁要正式服务北京奥运会。此前的4个月,动车必须在线路上跑完40多万公里,以配合线路、信号、供电、车辆等各部门完成调试。

    “没有两三个月时间,你们是开不走的!”指导培训的德国专家迈克斯连连摇头。“不出10天,我们不仅要学会,还要把这列车开到北京!”不服输的李东晓和迈克斯打了个赌。赌注是迈克斯胸前佩戴的徽章代表德国高铁司机资质最高等级的徽章。

    CRH3型动车组运行时速350公里,是当时世界上运行速度最快的列车。全车结构复杂,线路密如蛛网,连接着十几万个零部件,仅故障代码就有2000多个。不仅如此,动车的技术手册《CRH3型动车组技术资料》,是一本670多页的德文书。该书的翻译是铁路外行,专业术语翻译得极其怪异。李东晓靠着字典和自己的理解,生生把这本技术手册啃透了。培训第五天,李东晓和同伴们还编写出了一本中国司机看得懂、记得住的“土教材”。培训第七天,李东晓和同伴们已经可以开着动车组在唐客工厂4公里的试验环线上画圈了。

    培训第九天,李东晓和赵威两人轮流驾车,安全顺利地把CRH3接到了北京南站。当天,德国专家迈克斯坐在司机座旁全程监控。这位在培训中一直不苟言笑的大块头终于露出了笑脸。他摘下徽章,别在李东晓胸前。“中国第一高铁司机”这个称号,就是这样拼出来的。

    京沪高铁开通之后,

    他的声音变沙哑了

    李东晓从小就嗓子好,很喜欢唱歌。小时候,就是在卫生所打点滴的时候,也总是闲不住,非要唱上几首。可自从去年的京沪高铁开通之后,他的声音变了,洪亮的声音变得沙哑了。用机务段同事的话说,曾经如蔡国庆一般的嗓音,如今却成了杨坤的声音了。

    去年4月,为京沪高铁开通而辛勤工作的李东晓发现自己的嗓子不太舒服,到医院检查之后,医生告诉他嗓子里长了东西,需要做手术切除,且越快越好,同时尽量少说话。而这个时候,正是京沪高铁司机培训最为紧张的时候,新的车型、新的路况,比起当年的京津城际,调整只多不少。而在李东晓最需要休息的时候,他却常常熬到半夜两点。尽管他很想念妻子、父母,很想吃两口天津的煎饼果子,尽管只要1个小时他就能回家,可在高铁开通前,他却压根没动过回家的念头。

    这么一拖就是小半年。他终于做了声带手术,尽管手术不大,但医生叮嘱,至少“休声”1个月。“我休息了,别人就得加班,现在培训的任务重,我哪儿那么好意思啊。”休息了不到一个星期,李东晓便返回了工作岗位。因为没有休息好,导致声带闭合不紧,沙哑的声音恐怕将跟他走完后面的人生路了。不过,李东晓却并不在意,因为在他看来,高铁司机拼得是驾驶技术,声音只要能和人沟通就行。

上一篇:北京:四条地铁新线冷滑试验   下一篇:北京:地铁9号线丰台东大街站年底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