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成都路地警方绝杀 倒票9年票贩萌生转行

    成都路地警方绝杀 倒票9年票贩萌生转行

    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讯 :

      今年国庆大假期间,在路地警方高压下,成都火车北站没有再现以往票贩子猖狂倒票的景象。在此期间,记者接到一个知情者报料,一个在火车北站混了9年的票贩子萌生退意。在中间人一再撮合下,这个名叫刘涌(化名)的票贩子最终才答应接受记者采访。在采访中,刘涌向记者讲述了他9年来大起大落的倒票生涯。刘涌的经历,其实就是成都火车北站票贩子生存状况的一个缩影。

      记者目击

      两张车票“倒”一下就赚110元

      今年国庆大假期间,成都火车北站一改往日票串串打堆堆的场景,显得有些冷清。因为有大批便衣警察在火车北站布控,只要票串串一露头,就被逮个正着。10月6日,记者以中间人朋友的身份,在成华区红花堰一个简陋的出租房里第一次见到刘涌。当时刘涌正在看影碟。中间人笑着说:“以往这个时候的大忙人,咋个这么清闲啊!”刘涌也跟着笑起来:“洗我脑壳啊,生意秋得很。我都说了,要改行了。”

      闲聊中,记者注意到,刘涌抽的烟是20多块钱一包的云烟。这时,刘涌的电话响了。记者从刘涌与对方交谈中,得知对方问有没有明天去北京的两张车票。刘涌在电话里说,两张车票要多加110元“手续费”。如果要票,再过两个小时,打他的另外一个电话拿票。中间人看他的生意来了,说:“这个大假赚欢了哈!”刘涌听了,很不屑的样子,“这几天只赚了五六千块钱,和以往比较起来——塞牙缝都不够!”

      随后,刘涌拨通了一个电话,问:“还有没有明天去北京的车票?给我留两张”。挂断电话后,刘涌骑着自行车出门,很快又回来了。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拿票的人打电话过来。双方约定在出租房不远处,刘涌在屋里盯了半天,确定没其他人后,出门跟那人碰头,一手交钱一手交票。

      等刘涌回来,中间人借口有事,带着记者离开了刘涌的住处。中间人解释说,这些售票窗口买不到的车票,其实有人提前预留下来了。刚才拿票的那人是个票串串,他至少给旅客加价200元,否则在目前这个风头浪尖上,他绝对不会冒这个风险。在采访中,记者从警方和一些内部人士处获悉,今年大假的确比以往清净了许多,至少80%的票贩子被迫改行。

      票贩讲述

      9年倒票从入行到巅峰再到失落

      10月17日下午,在中间人撮合下,记者在城北一个茶楼雅间里再次见到刘涌。一见面,刘涌就点燃了一支烟,喃喃地说:“没啥聊的,这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中间人赶紧说:“随便聊一下,刘哥。”记者也连声附和。刘涌看了记者一眼,随即打开了话匣子:“我们票贩子有人恨,也有人爱,收入也不比你们说的白领差。”

      先干“副业”

      帮旅馆拉客:月赚5千元

      刘涌说,他是1997年入行的。当时,刘涌的一个亲戚在成都火车北站倒票两年多,就抽上了红塔山香烟,还在成都买了房子。刘涌看了眼馋,便缠着这个亲戚,跟他来到了成都火车北站。

      “那时一个月赚得到多少钱呢?”记者插了一句。刘涌说:“干‘副业’两三个月,当个万元户没啥问题!”刘涌所说的“副业”,就是在出站口给当时的旅馆、招待所喊客、拉客。刚入行时,亲戚让他先跑这样的“副业”。那天是1997年12月2日,刘涌清楚地记得他入行第一天的情景。一大早,他跟4个老乡来到出站口,见到大约有600人站在那里。老乡悄悄跟他说:“这些人中,80%都跟我们干的是一样的活。”

      入行:第一单收入40元

      凌晨5时许,扛着大包小包的旅客开始从站台出来,几个老乡跟其他人一起冲上去“抢”旅客。“五星级宾馆,标准两人间,50块钱一晚上。”之后,几个老乡连拉带拽将3男1女送到附近旅馆。标准两人间的价格却是160元,两间就要320元。这跟之前说的50元相差甚远,这些人嫌贵了。其中一个老乡一脚踹向那个喋喋不休的旅客,随即破口大骂。这些人见他们气势汹汹,只得将就住下了。随后,老乡们从旅馆那里领到了140元的“返点费”。刘涌初来乍道,分得了40元。

      然后刘涌他们又返回出站口拉客。忙到上午10时许,一群人便返回出租房睡觉去了。当晚8时许,刘涌等人又出来“干活”,直到次日凌晨。之后,刘涌数了数,一天分得220元钱,兴奋得一晚上没睡好觉。一个月下来,刘涌就挣了5000多元。

      猖狂:旅客旅馆他们都打

      最猖狂时,刘涌他们领取的“返点费”高达45%。后来,刘涌他们干脆不在出站口“抢”人了,直接到旅馆门口守着。一旦有旅客来了,他们就跟在后面,向旅馆索要“返点费”。旅客不满意,他们大打出手;旅馆不满意,他们也大打出手。

      10月18日,记者采访了火车北站附近一家招待所负责人。她从1986年起在旅馆工作至今。对于刘涌的说法,她表示认同。当时,火车北站这个弹丸之地,登记在册的旅馆、招待所就有140多家。据该负责人说,当时在他们旅馆门外的三岔路口,春运时就聚集了上千票贩子和喊客拉客的闲杂人员。那段时间,他们经常跟喊客、拉客的人发生纠纷。更令人头痛的是,这帮人一旦得不到“返点费”,就堵在旅馆门口,散布这个旅馆昨日死了人、被偷了东西一类的谣言。最后,旅馆不得不给这帮人“返点费”。直到2002年站前分局成立后,这种状况才有所改观。

      再干“主业”

      倒卖火车票:月入上万元

      “那时候倒票肯定很赚钱哦!”记者给刘涌递上一支烟,不失时机地问。刘涌笑了,说:“倒票来钱更快,一个月就能当万元户!”入行不久,亲戚见刘涌办事机灵,很快让他帮着倒票。刘涌回忆说,印象最深的一次,大概是1997年春运期间,广场上密密麻麻的尽是没买到车票的人,“那时,回家过年是大事,手上有一张车票就能完全掌握主动,随便你怎么加价都行!”

      一个“春运”:轻松当个十万元户

      1997年春节前两天,刘涌一口气赚了7000多元。一对夫妻抱着一个婴儿,买了两张加价320元的火车票。一手交钱一手交票时,刘涌见他们急不可待的样子,临时又再加价80元。那男子一脸无奈,小声地说:“大哥,不是讲好的吗?”刘涌懒得听他-嗦,说:“不买算了。”对方赶紧说:“买!买!”那年春运期间,刘涌一跃成了万元户。他称,当时,有关系的票贩子忙完一个春运,轻轻松松当个十万元户没问题。

      “二手”老板:加价100%卖给票串串

      为了降低风险,刘涌听了亲戚的话,从亲戚手上拿到紧俏火车票后,审时度势地加价100%以上卖给票串串,再由他们又加价直接卖给旅客。这样转手后,一旦票串串被抓,刘涌及亲戚也相安无事。刘涌说,这些票串串从来不会揭发他们。一是警方依法对他们处理,顶多拘留几天;二是他们出来后,想捞回损失,还得靠他们。

      准备“歇业”

      打得太凶还不如出去打工

      “为啥现在突然想到要转行呢?”记者问。刘涌叹了口气,说:“在警方的大力打击下,带我入行的亲戚都转行了。其他硬撑的,不少都进了看守所,或遭判刑了。不转行是干不下去了。”然后,刘涌又显得有些得意地说:“我大儿子现在在读大学,二女儿读高中,他们的学费我都存够了。我在老家镇上也修了房子,还有两个商铺。这辈子,算一下也差不多了,现在遭逮了划不着。”

      “那副业如今情况怎么样呢?”记者又问。刘涌说,站前分局成立后,为了打击“喊客拉客”,多次召集旅馆、招待所负责人开会,一再表示要他们合法经营。如今,这一块的油水基本上没有了。有警察“撑腰”,旅馆、招待所底气足了,动不动就打110报警。刘涌从老家带出来的一个远房亲戚,现在在“喊客拉客”,一个月下来最多只能挣500元。

      “你都收手了,还有人敢来吗?”记者故作惋惜地说。对此刘涌说,只要倒票还赚钱,肯定还有人来。但他又说,北站地区“气候”不比以往,已不值得“冒险”了,还不如出去踏踏实实地打工挣钱。

      整治成效

      警方连出狠招 票贩走向末路

      据悉,在取消收容制度后,火车北站的票串串一度增长较快。一些孕妇及携带婴儿的妇女在受人盅惑下加入后,使执勤民警感到束手无策。后来,民警也随机应变,采取先将那些用于打掩护的婴儿送到福利院,再处罚票串串等有效措施,票贩子的嚣张气焰才被震慑住。

      而站前分局刚成立时,路地警方各管各,票贩子的日子还能撑下去。路地警方联手后,日子就不好过了。最近,铁路警方又增加了警力,成立了成都站区专业打票队,票贩子就几乎无立足之地了。而且,从去年6月起站前警方安装了“电子眼”后,火车北站的治安秩序也上了一个台阶,抢夺案几乎不再发生了。

      皮天晴 本报记者 袁勇来源: 编辑: 陈浩

     

上一篇:中职校新生注意:速办“购火车票优惠卡”   下一篇:退票费是“霸王条款”(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