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中国最南铁路轮渡船上的“守门员”

    中国最南铁路轮渡船上的“守门员”

    图为T201次列车渡海时,列车员黄忠华守住车门,保证车上旅客安全。王苏玲 摄

      星野辽阔海峡平。7月28日2时45分,T201次列车停在北港码头的静夜中。一场神奇的 “变身术”马上就要开演:人在车厢中,车在渡船上,船在大海里。
      借着6号车厢的壁灯灯光,列车员黄忠华穿过边座上等候的旅客,打开车厢边门。列车即将渡海,所有列车员都要取消正常的轮班休息,到岗看守车厢边门。
      73岁的林大爷整晚没睡,等着观看 “火车开到船上”的奇妙。透过车窗,林大爷看到几节车厢一会儿向前进,一会儿又往后退。他拉住黄忠华,询问这个已随车百次渡海的小伙子,1列 “长”火车是怎么变成4列 “短”火车的。
      “快看,咱这节车厢跟后边车厢分开了!”不知是谁嘟囔了一句。这可吓坏了从长沙去三亚游玩的谭奶奶: “我女儿在后边5号车厢,跟她分开了我可咋办啊?”她连忙到车门处找列车员求助。 “没事的,车厢只分开大概2个多小时,到了对岸的南港码头,列车就会再连接上了。您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听了这番话,谭奶奶眉头舒展开来。
      “呜——”汽笛声响起,3时20分,粤海铁2号渡轮解缆、起航。6号车厢一下子变成了火车的“尾巴”,拍照的旅客挤满了过道。“列车正在过海,过道处不许抽烟。”黄忠华将扶在端门的手臂抬高了些,回过头和气地劝解旅客。5岁男孩张品轩央求爸爸带他到船上看看,黄忠华拉住他: “万一你掉海里怎么办?明早到了三亚再去看海吧!”说话间,一只飞蛾轻落在他胸前的笑脸徽章旁。
      一道端门隔出了两个世界:一边是空调送凉的车厢,一边是热浪袭来的门口。坐在门口处的小板凳上,黄忠华的衣服被汗水浸湿,胳膊被蚊虫咬得肿起好几个包。 “再热我也不能走开。”黄忠华说, “车门离船舷最近,旅客走出去容易摔伤;万一渡轮遇到危险,坐在门口能更清楚地听到警报。”列车员们无数次渴望到上层甲板吹海风的惬意,但是,谁也不曾跨出这道车门半步,谁也不知道这艘庞然大船究竟何样。
      船行大海,如履平地。边座上看热闹的旅客轻轻回到铺位,许多旅客仍然 “一路香甜睡、不知车外事”。 “第一次体验 ‘海上铁路’,和在陆地上坐火车一样平稳,没啥异样感觉。”旅客王微忍不住兴奋,赶紧发了一条微博。
      4时10分,琼州海峡的平和夜色中,船上的 “守门员”静静地坐在列车门口。此时此刻,遥远的大西洋上空燃起伦敦奥运会的热闹焰火。

上一篇:车下的急先锋   下一篇:“朱德号”电力机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