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铁道部直属机关青年“转作风、下基层、接地气”调研实践活动实录

    铁道部直属机关青年“转作风、下基层、接地气”调研实践活动实录

    5月至6月,在铁道部直属机关青年“转作风、下基层、接地气”调研实践活动中,来自部直属机关和兄弟部委的青年干部,分三批深入到站段车间,全程跟班作业,体味一线甘苦。

    在武汉动车段,18名青年登车顶、进车厢、下地沟,从学习拧紧每一颗螺丝开始,实地参与动车检修作业,零距离感受动车检修工作的严谨细致。在南昌客运段,21名青年在深夜跟班作业,在师傅的指点下为动车保洁,为快速列车更换卧具备品,马不停蹄地观摩客运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在安康工务段巴山工务车间,18名青年在师傅们的带领下,参与设备检查及线路起道、拨道、改道和大型机械维修捣固作业,深刻感受师傅们扎根大山、无私奉献的坚定信念。

    武汉动车段调研团 零距离接触动车“体检”

    武汉动车段的职工给我们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年轻。待检室里,一张张稚嫩的面孔荡漾着青春:二十出头的年龄,活泼灵动的眼神。5月15日,全体调研团成员怀着兴奋的心情和年轻的地勤机械师们签订 《师徒协议》,拜他们为师,与动车组零距离接触,亲身体验动车 “体检”。

    “CRH380A-6088L动车组准备进92道一级修,请接车人员准备接车。”作业小组的成员们立刻严肃了起来,他们自觉地排成一行,再整理一下自己的衣帽和工 具,列队而出 。“CRH380A-6088L动车组放电完毕,可以开始无电作业。”3号位插设好防护红灯,动车组一级检修开始了。年轻的地勤机械师吴晓波和汪龙文钻入地沟,开始对动车组进行检修,两名机械师一左一右,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握着粉笔,手电筒照到哪里,目光就望向哪里,右手就指向哪里。 “主排障器距轨面高25毫米,状态良好!”言毕,粉笔已经在橡胶排障板上画上了一个白色的醒目的 “√”。眼看、手指、口呼、笔画,地勤机械师一蹲一站中始终保持一种快速均匀的节奏,他们全神贯注,不放过一个细节……

    细心的调研团成员统计,检修一节车厢要作400多个记号,检修一列大编组动车组要作6000多个记号;一级检修至少要走两个来回,一个夜班每名机械师都要检修4列以上动车组,步行将近10公里。

    调研团成员跟着师傅钻到地沟里干活,感觉很 “别扭”:动车组底板距离地沟沟底不足1.7米,所以必须稍弯着腰;但检查车底设备,又必须仰头,这样就将身体拗成了一个反写的“S”形。5月中旬的武汉还未进入夏季,但车底余热灼人,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金属味,没走几步,大家的背已经湿透了。

    在我们看来,动车组检修工作是枯燥的,但工班长吴礼威却说:“在你们看来一模一样的动车组,对我们来讲却各不相同。每一列动车组都有他的‘脾气’,在我们段的动车组管理信息系统里,有着详细的动车组‘体检记录’,每一列车都有它的‘病例’,哪一列车需要更换闸片了,哪一列车的风压表校验到期了,我们都心中有数。”“我们检修的可是每秒跑百米的动车组,必须要保证百分之百安全。”汪龙文坚定和自信地说。

    连续检修了两列动车组,不知不觉已快到凌晨。下一列动车组20分钟之后才进库,他们可以休息一下。

    次日1时,跟班作业结束了。“踏面状态正常”“制动夹钳外观状态良好”……响亮的声音仍在耳畔回荡。这群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小伙子们专注而投入的神情、执著而严谨的态度,成为调研团全体成员抹不掉的灿烂记忆。

    南昌客运段调研团 “留守”儿童的别样岁月

    放学了,南昌市铁路第一小学门口,二年级的小朋友邓仁旭在众多家长的身影中赫然发现了妈妈。他如射出的箭一般,一边冲过来一边高喊着 “妈妈!妈妈!”

    看到儿子近乎夸张的兴奋和毫不掩饰的喜悦,妈妈黄逢丽心中五味杂陈。她和同为南昌客运段列车长的丈夫已经很久没有到学校接儿子放学了。对小旭旭来说,爸爸或妈妈来接自己放学的日子就是盛大的节日。

    爸爸邓重贵第一次接儿子时,小旭旭还在一年级十班,第二次再去接的时候,在一年级十班的门口却怎么也找不到儿子。心急火燎的邓重贵赶紧给家里的老人打电话,原来忙忙碌碌的他还没有意识到,儿子已经是二年级十班的小学生了。说到这一幕,七尺男儿哽咽了。

    心酸的记忆也烙在了黄逢丽的心底。那一年,她去幼儿园接儿子,大冬天里,小旭旭的棉衣明显小了,小胳膊小腿都在外面露了一截。儿子长个子了,黄逢丽却没有时间及时给儿子准备衣服。“那一刻,感觉孩子像没人管似的,心里酸酸的。”想起这一幕,泪花在她的眼眶里打转转。

    在南昌客运段调研的日子里,我们陆续知道了很多 “留守”儿童的故事。

    去年9月的一幕,对列车长徐艳来说,可以说是惊心动魄。

    那时候,三岁的儿子刚上幼儿园,患上了手足口病。孩子爸爸是一位列车乘警,和徐艳一样,一忙起来就顾不了家。

    老人把发高烧的孩子送到了医院,病毒侵脑,一纸病危通知书让老人慌了手脚。但老人知道徐艳的工作性质,也知道即使马上打电话,在外跑车的徐艳也无法立即回来。直到计算着徐艳快回到南昌了,老人才把实情告诉了她。深夜,徐艳完成了作业,飞奔向医院。

    白天,查房的医生看见徐艳,第一句话就是: “原来这孩子有妈呀。”此言一出,如利刃般穿透了徐艳的心。

    后来,一切有惊无险。儿子平安了。

    如今, “80后”徐艳已经是光彩照人的 “江西省直机关窗口服务形象大使”,只是她的 “账本”上记满了陪宝宝好好玩玩的 “空头支票”,她的心里深埋着对儿子的一份愧疚。

    这份愧疚深埋在许多客运职工的心中。用他们的话说,当别人放假商量带孩子去哪里玩的时候,我们商量的却是把孩子送到哪里,送到谁家去照顾。

    列车长李艳与丈夫都是铁路一线职工,一个月只有两天同时在家,双方父母身体不好,根本没办法帮忙照看小孩。她自己的两个姐姐家也是这种情况。三家只好把各自的出勤日期写下来列成表,谁休息在家谁就负责照顾三家的孩子。他们半开玩笑地说,单位的交路要排好,家里的交路更要排好。

    徐艳曾参与表演过一个情景剧,她在剧中说: “我就像一只鸟儿,在铁道线上飞啊飞。”在南昌客运段,在铁路系统大家庭,有太多太多的 “徐艳”,他们在铁道线上 “飞翔”着,寻觅着自己的梦想,惦记着内心的牵挂。他们的家中,一位位带着稚气的小家伙,思念着爸妈的归来,度过别样的 “留守”岁月。

    安康工务段巴山工务车间调研团 甘做线路上的一颗道砟

    今年52岁的樊建新是西安铁路局安康工务段巴山工务车间的一名巡道工,也是该段的安全先进个人。6月11日至15日,我们在巴山工务车间调研期间,有幸拜他为师,跟随他开始了一段难得的近距离接触巡道工和巡线作业的生活。

    樊师傅皮肤黝黑,工具包里一年四季揣着应对山蛇咬伤的药膏。一上线路,他就显得比其他任何时候都精神,两眼始终追着手电的光束,一寸一寸巡查,走在道砟上如履平地,没有丝毫倦怠。

    “抬头一线天,低头是深涧,天天云雾罩,半年雨绵绵。”这是巴山地区自然环境的真实写照。巴山工务车间管内集中了襄渝线上桥梁最高、隧道最长、曲线半径最小、海拔最高、坡度最大、生活条件最差的“六最”。对巡道工来说, “隧道最长”使他们的作业环境更加恶劣。

    巴山地区现在日最高气温已达到38摄氏度,而樊师傅却刚刚脱掉秋衣秋裤,他说: “这条线路隧道连着隧道,一条隧道就长几千米。别看外面热得不行,隧道里却冷得厉害。”

    除了要适应隧道内外温度骤升骤降的变化,巡道工在长隧道内巡线,由于只能靠手电照明,所以他们还要常常承受因照明不良误判障碍物而产生的巨大恐惧。

    这种恐惧樊师傅就遇到过一次。

    那是2011年夏天的一个夜晚,樊师傅巡线至长约5300米的巴山二号隧道时,一列旅客列车刚刚从隧道驶出。刚走进隧道,他就发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横在眼前的线路上。那时,当地很多村民为抄近路,选择穿过隧道,伤亡事故很多。

    樊师傅以为那是一具尸体,吓坏了的他本能地就往隧道外跑。

    平静了一会儿后,他壮起胆子、打亮手电再次走进隧道。走到近前,他终于看清了:那不过是一只硕大的垃圾袋,袋口破了,露出一个红色饭盒。

    “如果我过不去那道坎,就一辈子都干不成巡道工了!”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樊师傅的语气中流露出坚定和骄傲, “咱就是吃这口饭的,遇到这种事怎么也得把活继续干下去,就算那真是具尸体,我用手抱也得抱出来!”

    樊师傅还有3年就退休了。对于这个年纪的人来说,他们早就开始规划着退休以后的生活,而樊师傅却从没想过退休以后的日子。

    “我每天必须绷紧安全这根弦,虽然还有不到3年就要退休了,但我根本没精力、也不想去考虑退休以后的生活,怎么能让线路安全不出事才是我该想的。”樊师傅还是一如既往地直来直去,“我就活在眼前,像道砟一样哪里需要就填到哪里。”

上一篇:淮滨火车站优质服务让旅客出行“风雨无阻”   下一篇:新一轮强降雨将至 铁路部门积极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