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南昌铁路局:别具一格的上饶铁路话

    南昌铁路局:别具一格的上饶铁路话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王本勋 苏国婷)不到一万人口的冮西省上饶铁路新村,流行着一种既不是普通话,也不是本地口音的上饶话,而是独具一格的上饶铁路话。这在全国铁路职工家属居住区也是少见的。其形成有其渊源的历史。

    浙赣铁路是分段修建的。1933年11月修到江西玉山县,1934年元月通车,随之建起了玉山车站和玉山车房(机务段)。铁路继续往西延伸,1935年过上饶,建上饶火车站,1936年,玉山车房搬迁到上饶,成立了浙赣铁路第二段——上饶机务段,2004年11月25日上饶机务段撤销并入鹰潭机务段,并段一年鹰潭机务段又与向塘机务段合并,2011年12月1日新鹰潭机务段成立。

    上饶铁路员工绝大多数是从杭州铁路单位分过来的,并相继从肖山、诸暨、金华等地带了一些人过来,那时允许沾亲带故带人出来做事。解放前,上饶铁路员工几乎没有本地人,这些来自浙江,主要是杭州的的铁路员工,集中居住在上饶市北郊慌无人烟的花园塘一带,自成体系,形成村落,保持着固有的江浙生活习惯和口音。

    随着铁路的发展,后来又陆续招来一批上海、江苏、安徽、湖南、福建等地的转业军人、民工、学生,铁路员工的籍贯越来越庞杂,铁路的生活区域不断向郊外扩展,仍不同上饶市民混居,上饶本地的语言同化不了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南腔北调,而南腔北调又失去了各自独立的市场。于是,这些老铁路员工的孩子们,在相互交往中,形成了一种奇特的语言,上饶铁路话。

    上饶铁路话,基本上是杭州话与上饶本地话的混合变语,既不同于杭州话,也不同于上饶。杭州话的发音多用第三声,上饶本地话的发音多用第二声,上饶铁路话的发音多用第四声。比如,买菜用的篮子,普通话读篮子(lanzi);杭州话读蓝儿(laner);上饶铁路话读榄枝(lanzhi);上饶本地话读猜难(cainan)。铁路职工在其长期的铁路沿线工作中,还形成了其独有的数字发音,动、妖、俩、拐……,如果不是铁路人,这些奇特的报号音,旅客是没几个听得懂的。上饶铁路话结合了吴音的袅袅之声,说起来婉转清脆,好似唱歌,有一种越剧的韵味在其中,让人听得身子都软了起来,连骂人的话也起承转合,音调甚多,如果不配以激愤的表情,真是听不出骂人之意,不愧是吴侬软语。但凡会讲上饶铁路话的人,来到浙江、上海一带会有听到乡间,似曾相似的感觉。这也难怪,因为,他们的声调本就发源于这些地方。

    随着京九铁路的贯通,上饶一大批铁路职工及其子女又向京九沿线扩散,但上饶铁路话仍然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在生存和扩散。在南昌管段千公里的路段上,在京九铁路飞驰的列车上,上饶铁路话像源源不断的火星一样,经常会闪出来。的湖北麻城,由于居住了大批的上饶铁路人,新建成的职工小区内,铁路话又开始大行其道,俨然成了麻城“第二方言”,上饶铁路人到该小区内铁路话通行无阻,好似回到从前的上饶铁路新村。

    而上饶本地的铁路话,由于城市的大发展,铁路机构的改革(附属的服务机构和教育机构剥离,医院、学校全部归地方管理),原来的铁路天桥早已不复存在。在这条原来泾渭分明的桥被拆掉后,铁路人的居住、工作、婚姻全部与上饶本地人交流,语言生态也开始被打破。现在第三代孩子已经感觉不到铁路地域的存在,早已散居在上饶的各个地方。像原来70后80后一样,在铁路读书、铁路购物、铁路居住、铁路工作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所谓经济地位决定社会地位,铁路收入与地方差距的缩小,也让很多傲气讲铁路话的人,开始学习和改口说上饶话,现在的原居住地上饶铁路人,基本上会讲两种以上方言,上饶话和上饶铁路话,以备不时之需。90后会说上饶话的已经多于会说铁路话的了。

    由于铁路迁徙的历史原因,封闭独立的社区环境、代代相传的职工特性,在21世纪前,上饶铁路话在上饶铁路这块肥沃的土壤上生根、发芽、开花并结出果实。上饶铁路话好讲、好听、好懂,具有生命力,所以延续至今。但历史的发展,似乎已经不会再有这样的环境产生,经济的急速发展,让地域阻隔变得越来越难,文化的交流和冲击也开始趋同。上饶铁路话将会在哪里又找到这样的一块宝地延续?又将如何发展?有没有人能整理和归纳起来,作为一种地方特有的文化来保护和留存,这些让笔者倍感无奈。

上一篇:因设备故障 甬温线动车昨大面积晚点   下一篇:淮滨火车站优质服务让旅客出行“风雨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