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成渝线”60年情牵三代铁路人

    “成渝线”60年情牵三代铁路人

    1952年7月1日,成渝铁路正式通车,截止到2012年7月1日,这条新中国自行修建的第一条铁路已经走过了整整60年的岁月。李炳浩,成都铁路局退休职工,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从他父亲开始,祖孙三代分别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担任过成渝铁路的司乘工作,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铁路世家”。60年的光阴,60年的喜怒哀乐,就让我们一起在“老铁路”的悠悠回忆中,共同感受那满满一甲子的铁路情缘吧。

    开着“小火车”去修成渝线

    1916年,山东潍坊

    黎明的村庄被一层薄雾笼罩,劳累了一天的乡亲们还沉睡在梦乡中,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划破了村庄的宁静,大家慌忙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聚集到小村口。“我们是德国××铁路有限公司的,你们村子周围的土地已经被我们全部征收,你们以后再也不能在这儿种地了!”为首的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蛮横地对大家说。“那我们以后怎么办,还要不要我们活了?”人群中顿时砸开了锅。“大家不要担心,我们已经为大家安排好了出路全部到公司里来做工!你看上去还蛮机灵的,就当司机好了;你们几个去烧锅炉;你们去打信号,剩下的全部去修路!”看到大家群情激奋的样子,外国人立刻又换上了一副伪善的面孔。就这样,李炳浩的父亲李乐吉,当时还不满20岁的一个少年,被稀里糊涂地 “拉了壮丁”,成为了近代中国最早的一批铁路工人。从德国人的“胶济线”,到英国人的“滇越线”,从山东到云南,在30多年的时间里,他的身影穿越了大半个中国。

    1949年,新中国成立。在党中央的统一部署下,当时的西南军政委员会决定在清政府“川汉铁路”的基础上,修建一条连接成都和重庆的交通要线。时任昆明铁路局司机的李乐吉作为技术骨干被抽调到四川,支援成渝线的建设。“我父亲后来给我说,当时修路的条件是非常艰苦的,采取的都是"就地取材"的原则,而他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开着英国人留下来的小火车为筑路大军运送各类材料。”小火车,在现代人的印象中,这只是一个颇有特色的旅游项目。坐在慢悠悠的小火车上,听着一声声的汽笛长鸣,感受着穿越时空般的闲适与慵懒,确实是很令人神往的。但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无论是坐还是开,小火车都绝对不是一场诗情画意的旅游。“当时铁路沿线的自然条件非常恶劣,基本上都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随时有翻车的危险;车厢是"闷罐车",完全透不了气;在车头上,由于是蒸汽机车,烟尘和粉末都非常厉害,擦一下鼻子,流出的鼻涕都是黑黑的……”尽管条件异常艰苦,但和那时候的大多数人一样,李乐吉也有着一份强烈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我父亲常常跟我们说,自己开了一辈子的火车,以前都是为外国人开,现在终于可以为我们中国人自己开了,受一点累,遭一点苦,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1952年7月1日,成渝铁路全线通车。在现在我们还能看到的历史照片中,记者没能找到李乐吉的身影,他就像那千千万万的普通建设者一样,隐藏在了岁月的阴影之下。然而,正是这数不清的“简单的一滴水”,才汇聚成了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照亮了那个激情燃烧的火红年代……

    从“拾煤渣”的小孩到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提篮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是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一段著名的唱词,很少有人知道,女主角铁梅“拾煤渣”的背后,竟隐藏着一段特殊的历史故事,一段属于“那个年代”铁路子弟共有的历史记忆。“因为当时成渝线上开的都是蒸汽机车,全靠烧煤作动力。当司机跑完一趟车,回到机务段做检修的时候,就是我们铁路小孩最紧张、也最兴奋的时刻。”“呜……”伴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所有的小孩都飞快地围拢过来,看着大家渴望的神情,司机大叔“心领神会”地一笑,把早已准备好的凉水往烧完了的煤块身上一倒“滋……哗啦啦……”大家顿时发出一阵快乐的叫喊,手忙脚乱地开始满地搜寻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煤渣是每家每户必备的日常燃料。“不管是段长的孩子还是普通工人的孩子,大家都是一拥而上,有的还不小心把手烫伤了呢……”拾煤渣,这就是李炳浩对铁路最早的印象。

    1963年,李炳浩“子承父业”进了成都铁路局,从最简单的“司炉”开始入手,慢慢地成为了一名成熟的火车司机,而他跑的最多的,还是成都内江一段的成渝线。“当时蒸汽机车的技术条件比较落后,从成都到内江要花7个小时的时间,烧煤大概要7、8吨。”由于动力不足,李师傅还经常遇到蒸汽车司机最尴尬的时刻停坡。“弯道多、坡道多,这是成渝线最大的特色。而我们最担心的就是爬坡的时候,如果燃料不足或是燃烧不好,火车就会在坡道上停下来,更倒霉的话,还会慢慢地往下滑。每当这个时候,我们都只有大声地嘱咐司炉的工人:赶紧加煤,不要停!后来换成电力机车后,这种现象才没有了。”

    1997年7月13日,这是李炳浩铁路生涯中最难忘的一天,在这一天,他依靠自己的敏锐与细心,及时阻止了一次特大安全交通事故。“当时已经是午夜3点钟了,列车行驶在长沙埂至顺河场一段,因为天空中下着大雨,所以我和副司机小刘都比平时要更警觉一些。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前方几百米的道轨上有一个巨大的黑乎乎的东西,仔细一看,好家伙!原来是一个被山洪冲下来的大石块,大概有机头那么大吧。我当时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拉下了制动闸。”尽管反映迅速,但巨大的惯性还是顽固地将火车向前推动,两百米,一百米,五十米……看着越来越临近的危险,李炳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当时真的是一点办法没有,所有的刹车措施都试过了,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往上撞。”终于,当李师傅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石缝中的青苔时,火车停住了。“我们后来下车一看,距离几乎不到十米。”参加工作30多年来,李炳浩凭借着自己的认真负责和胆大心细,成功地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潜在危险,最终创造了安全事故零记录的优异成绩,为成渝铁路增添了光彩的一笔。1997年,他被评为铁道部全国模范,1999年,他获得了全国总工会颁发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在北京受到了时任铁道部部长韩杼滨和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的亲切接见。

    最“悠闲”的铁路职工

    与自己的父亲、祖父相比,1991年参加工作的李靖常常被自己的父亲调侃为家里最“悠闲”的铁路职工,而这一切,都得益于时代与科技的进步。“我本来也想像我爸爸那样当一个火车司机的,但因为视力不过关,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当了一名列车员,现在我主要跑成都上海的客运列车,但每次都会从成渝线上经过。”记者和李靖联系时,他正远在上海,透过电话的那一头,他的声音富于活力而精力充沛,就像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一样。实际上,李靖口中的这个“成渝线”,已经和自己的父辈们熟知的那个成渝铁路大相径庭了。进入21世纪以来,伴随着中国铁路的迅速发展,四川的铁路建设也呈现日新月异的变化。成渝城际铁路、成渝高铁、成渝客运专线……一条条新线的建设与通车,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空调车、软座椅、高速度、信息化的服务,还有新的观念与新的思想。李炳浩和自己的儿子现在偶有争论,李炳浩觉得现在的司务人员和他们那个时候相比,“实在是有点懒了,我们原来要做的很多工作,现在他们一个按钮就可以完成了。”每当这个时候,李靖总会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父亲,再默默地递给他一杯热茶。

    铁路在变化,时代在变化,人也在变化,成渝路尽管走过了60年的岁月,但她依然是全新的。

     

上一篇:上海铁路局与杭州地铁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下一篇:快了,快了,合蚌高铁就要开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