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铁路货运单月暴跌8 经济危机来了?

    铁路货运单月暴跌8 经济危机来了?

    铁路是中国经济的动脉,70%以上的大宗工业物资和大部分农产品都通过铁路运输。所以铁路运输量是中国经济最重要的指标,铁路运输量的增长率和实体经济增长率完全成正比。

    过去的几十年,中国经济增长强劲,铁路运输能力一直是经济的瓶颈,无论多么庞大的运输能力,也会迅速被占满。中国铁路的请车率长期保持在50%以下,即只有不到一半的客户能够得到车皮。十几年来,铁路运输量唯一的大幅下跌发生在2008年-2009年,即08年经济危机波及到中国的时候。

    今年以来,国际经济再次进入下行周期,欧洲因债务危机出现了负增长,日本在地震和核危机之后一直未能恢复,美国虽然房地产市场有起色,实体经济却一直不振。国际油价和铁矿石等原材料价格出现了少有的暴跌。中国在4万亿救市之后,经济刺激的后效也逐渐消失,年初以来的经济数据一直维持在衰退的边缘。但相对世界各国,尚属稳定。

    入夏以来,虽然有一次降息刺激,但中国经济还是出现了明显的减速,总的GDP还在增长,但其中最核心的部分——实体经济已经停止增长。6月份,衰退转为停滞,停滞转为下滑,下滑逐渐增速,煤炭、钢铁、电力的生产和需求都出现了明显的停滞或下跌。这些问题汇集到一起,最终体现为6月份的铁路运输量暴跌,和2008年危机的情况极为相似。如果短期内没有明显的经济利好,危机恐难以避免。

    铁路货运环比降逾8%

    铁道部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全国铁路货运总发送量完成3.13亿吨,较5月环比下降8.48%。

    铁道部称,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煤炭、冶炼等铁路主要货源明显减少。6月全国铁路煤炭运量完成1.76亿吨,环比降幅超过一成。

    背景一2011年全年增幅8%

    \
     

    据铁道部数据,2011年,全国铁路货运总发送量完成393263万吨,同比增加28992万吨,增长8%。其中,货物发送量完成391852万吨,同比增加28923万吨,增长8%;行包发送量完成1411万吨,同比增加69万吨,增长5.1%。

    背景二 2008年危机时期的铁路运输数据

    \

    从图中可见,铁路货运降幅和实体经济萎缩几乎同步。

    一季度工业用电量下滑

    2012年1-3月,全社会用电量累计1165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8%,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5.9个百分点。分类看,第一产业用电量190亿千瓦时,下降3.0%;第二产业8385亿千瓦时,增长4.5%;第三产业1398亿千瓦时,增长13.0%;城乡居民生活用电1683亿千瓦时,增长15.5%。

    这一组数据反映出在今年一季度的用电结构中,工业用电占全社会用电量下滑的势头未止,同时居民用电量在迅速回升。

    就3月单月来看,情况也很类似:第一产业用电量同比负增长,第二产业仅有4.1%的同比增长率,环比微增13%。其中工业用电量同比仅增3.8%,而在去年同期,工业用电量还以近14%的增速位列各产业之首。

    在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上,1-3月,全国发电设备累计平均利用小时为1116小时,同比降低18小时。其中水电设备516小时,降低65小时;火电设备1295小时,增加4小时。

    二季度工业用电量继续停滞

    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5月,全社会用电量累计1961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8%。分类看,第一产业用电量359亿千瓦时,下降3.5%;第二产业14426亿千瓦时,增长3.8%;第三产业2223亿千瓦时,增长12.4%;城乡居民生活2610亿千瓦时,增长14.2%。其中,5月份,全社会用电量406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2%。

    电力行业权威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就工业用电增长3.8%来看,明显低于去年同期同比11.7%的增速,增幅回落7.9个百分点,属于大幅回落。”从细分产业来看,工业行业“亮点”较少,仅通讯、家电等产业较好,钢铁、采矿业等产业明显不好,凸显了经济下行趋势。目前来看,增幅趋势逐月回落,用电量未出现拐点。

    此外,1-5月,全国发电设备累计平均利用小时为1853小时,同比减少71小时。其中水电设备1063小时,减少8小时。

    电煤油三项指标增幅齐跌,经济存在下行风险

    秦皇岛港、黄骅港、唐山港是中国最大输煤港口群,如今已积压1600万吨电煤。进入6月份后,三大港煤炭库存积压均比上月同期大幅增加,其中两个港口均已接近港口库存容量上限。

    煤炭的积压,很大程度上在于用电的放缓。“自去年四季度以来,我国经济增速下行比较明显,煤炭市场需求增速回落。”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说。

    截至6月29日,各地动力煤价格依然居高不下,北方港口、华东地区煤价跌幅较大,华东沿江电厂中高品质动力煤到厂接收价比中旬每吨下跌30至40元,而在广州下跌到了50至60元。今年1季度,全国煤炭产量完成8.38亿吨,同比增长5.8%,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2.5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作为经济运行“晴雨表”的全社会用电量1至5月同比增长5.8%,增幅回落6.2个百分点,为近几年较低水平。

    素有“工业血液”之称的石油,前5个月,以汽油、柴油和煤油合计的成品油产量1.16亿吨,同比增长4.9%,而去年同期,成品油产量为1.32亿吨,同比增长7.4%。

    电煤油三项指标增幅或回落或放缓,均发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强烈信号。

    “用电量的整体回落主要体现在二产、工业用电增幅回落,包括冶金和建材。”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副巡视员鲁俊岭说:“这种趋势可能跟一些投资增幅趋缓有很大的关系。”

    国家能源局指出,当前煤电油气运供需形势趋缓、迎峰度夏电力缺口相对小于往年的态势,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形势下,国内外市场需求趋缓、部分能源密集型产业增长放缓的结果。

    屈宏斌:实体经济下行压力没有减轻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

    继汇丰的制造业PMI和官方的PMI持续走低之后,汇丰的6月份的PMI连续两个月继续回落,而且回落的幅度较为明显,特别是新业务分类指数和就业分类指数都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降,我认为这个所暗示的是随着工业生产活动的进一步的减速,与工业相关的一些服务业的领域,以及随着工资增长的减速,与消费类相关的服务业指数都受到相关的影响。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就业增长指数,特别是在服务业的(就业)增长指数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降。在城市的就业里面,服务业占绝大多数,占到70%以上,我们应该对服务业的PMI的就业分类指数出现连续两个月持续较为明显的下降,给予高度的关注。这说明我们目前的实体经济这种持续下行的趋势已经逐渐对就业市场,不仅仅是制造业,而且包括服务业的市场,开始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

    基于我们4、5月份已经出台的月度的经济数据,以及目前这两天所出台的关于6月份的PMI一些领先的经济指标,我们判断,今年二季度总体的经济增速应该是首次三年来,首次低于8%,差不多7.5%左右,甚至更低,这个实际上我们从09年以来,从上一次金融危机以来,我们最低的经济增速。而且更重要的是经济增速,经济下行的趋势,仍然没有看到较为明显的迹象在企稳,PMI不论是制造业的还是服务业的,6月份的PMI都在继续走低,预示着我们实体经济的下行的压力仍然没有减轻。所以说,如果说我们希望在未来几个月、几个季度经济能企稳或者是稳增长,我认为在政策方面,特别是微调的力度方面应该给予加大,这样才能取得稳增长政策的目标。

上一篇:兰渝铁路新井口嘉陵江特大桥已暂时停工   下一篇:广州铁路两级检察院正式移交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