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梅新育:中国高铁发展滞后而非超前

    梅新育:中国高铁发展滞后而非超前

    中国铁路多年来发展严重滞后,已经跟不上国民经济发展的客观需求;近几年高铁建设的跨越式发展,既是跨越,更是弥补欠账。

    前途远大的高铁产业,乃至整个中国铁路在2011年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发展高铁也被某些人说成了冒进的错误决策,甚至是罪过。更为此火上浇油。

    面对中国高铁,我们需要辩诬一个关系全局性决策的问题——中国高铁果真发展超前?

    在我看来,答案是——否!中国高铁、中国铁路不但不超前,反而发展滞后。

    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并不是中国不应该开发全世界最快高铁的理由,因为超越旧技术、直接采用最新技术,这本来就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后发优势。

    限制发展中国家充分发挥这一后发优势的瓶颈在于资金和人才缺口,既然目前我们已经突破了这两个缺口,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不充分发掘这种后发优势。

    历史已经证明,任何一个成功赶超的后发国家,无论是英国、美国、德国还是日本,都必须有这样的志向,并落实为这样的实际行动。

    而且,我们不仅应当立志赶超,在成功赶超之后,我们还要警惕、抑制自己的惰性,以免被落后于中国的国家循着相同路径赶超。

    某些舆论拿特定时间特定线路特定班次高铁上座率不高为依据抨击高铁建设超前,其实,在这个意义上的高铁“超前”是应该的,不“超前”才是犯罪。如果一开通马上就陷入持续、严重的满员和超载,那说明设计运输能力严重低估,是严重决策失误,损失比贪污大千百倍,不仅耽误社会经济发展时机,而且在新建成线路上再扩建的成本比完全新建要高得多。

    考察我国GDP和各类交通运输方式的增长情况,我们更能清楚地看到,中国铁路多年来发展严重滞后,已经跟不上国民经济发展的客观需求;近几年高铁建设的跨越式发展,既是跨越,更是弥补欠账。1990—2010年间,我国GDP从18668亿元上升至401202亿元,增长20.49倍,在此期间,铁路营运里程、旅客周转量等指标增幅不仅远远小于GDP增幅,与公路、民航、水运等另外三种交通运输方式相比,几乎在每项指标上增长幅度都是最小。

    论营运里程,铁路从5.8万公里增长至9.1万公里,增长57%;公路从102.8万公里增长至400.8万公里,增长290%;民航航线从50.7万公里增长至276.5万公里,增长445%。

    论旅客周转量,铁路从2613亿人公里上升至8762亿人公里,增长235%;公路从2620亿人公里增长至15021亿人公里,增长473%。

    论货运量,铁路从15.0681亿吨上升至36.4271亿吨,增长142%;公路从72.4040亿吨增长至244.8052亿吨,增长238%。

    论货物周转量,铁路从10622亿吨公里上升至27644亿吨公里,增长160%;公路从3358亿吨公里上升至43390亿吨公里,增长1192%。

    根据上述数据计算,我们可以看到,在这20年里,每单位营运里程旅客周转量,铁路上升了113%,公路上升47%;每单位营运里程货运量,铁路上升54%,公路则下降13%;表明无论是货运还是客运,铁路运输效率提高更快。

    在此期间,每单位营运里程货物周转量,铁路上升66%,公路上升231%,则表明有过多的货物采用了不适合长途货运的公路运输方式,这对于整个交通运输体系的效率是损害而非改善。只要看看这些年来有多少山西煤炭用卡车运出,就能够明白这一点。即使不考虑由此大大加剧的公路拥堵,耗费大量汽油柴油来换取煤炭,这无论如何也不是一种合理的能源交换方式。

    文︱梅新育

    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上一篇:做好暑运工作为旅客出行添一抹“清凉”   下一篇:涂改火车票违法 这个想法不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