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风雨兼程的岁月——记太原铁路局太原工务机械段大修职工二、三事

    风雨兼程的岁月——记太原铁路局太原工务机械段大修职工二、三事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申自强  郝永平)收音机里传来一首娓娓动听的歌,歌手龚玥深情款款地唱到:今天你要去远行,正是风雨浓/山高水长路不平,愿你多保重/记得那年初相识也在风雨中/风浓雨浓情更浓,祝你早成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这样风雨兼程/明天我也要登程,伴你风雨行/山高水长路不平,携手共攀登/还是常言说的好,风光在险峰/待到雨过天晴时,捷报化彩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这样风雨兼程……

    这首歌在我的耳边回荡,在我的心中荡漾,一贯标榜铮铮铁骨的我,此时此刻,眼睛湿润了,老巩、冀工、小段的身影如同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在我的脑海中起起伏伏、悠悠荡荡。

    已有36年工龄,54岁零11个月28天的老巩,接到段劳动人事科通知,后天就可以退休了。此时,我们集中修的换轨施工已经接近尾声,大家三三两两到老巩的宿舍与其话别,祝贺老巩个人安全生产13000天!是啊,老巩从学徒工开始,一直从事线路大修的换轨工作,打过多年洋镐、拧过多年螺丝,干过电焊工,做过焊接手、防护员,不管是在哪一个岗位上都是工长眼中的放心岗,职工心中的好兄弟、好师傅。他以爽爽朗朗的性格面对工作的压力和流动现场枯燥的生活,即使他与工友谈起“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逃难的/仔细一瞧是大修段的”、“大修段/活受罪/河里洗澡庙里睡”等等之流的顺口溜时,也是那样不愠不火,好像讲的是历史故事。工长做出决定,明天老巩可以休息一天。但是老巩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明天必须到现场!第二天在换轨施工现场,工长没有给他安排具体工作,老巩做了三件事:一是像收集宝贝似的捡起了一个旧螺丝、一个旧弹条、一个旧垫圈,小心翼翼地用手绢包好,装到工作服口袋里;二是佝偻着背拿起“拐子”拧了一会儿螺丝,直到汗流不止方才停下来;三是大家让其先回去,他一个人悄悄地蹲在工地一角,眼框里的泪花不住地在闪烁,久久不肯离开……

    38岁的冀工算不上一名正式的技术人员,中专毕业的他虽然自参加工作以来就一直从事技术管理工作,没有干过一天桥梁工的活儿,但由于学历低等原因,工作16年了,他就一直是职工眼中的冀工、人事档案里的桥工。单位第一次接到了既有线整桥横移的任务,他的爱人即将临产,作为现场技术负责人,虽然现场非常需要他,但是领导考虑到他这么大年龄才刚结婚一年,还是决定让其回家去。可是,冀工说家里有老母亲、有老岳母,自己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婉言拒绝了。大家明白,冀工是放不下这次重点工作呀!一个180分钟封闭点整桥横移40孔梁,这种学习机会在全路也是不多见的吧!离封闭点还有18天的时候,他通过电话知道自己喜获贵子,母子平安,在此之后就很少给家打电话了,一门心思投入到工作中,白天一个桥墩一个桥墩爬来爬去,检查旧支撑垫石的凿除情况,核对新墩帽的技术数据,晚上除了与大家讨论工作,就是不厌其烦地翻阅参考资料。不到一个月,一本工作笔记本就用完了。移梁圆满结束的第3天,冀工终于踏上了回家的火车,他以多种假设预测着即将满月的儿子用清澈如水的眼睛看他的第一眼……

    24岁的小段当兵回来分配到单位已经一年半了,虽然已经定职,可是工长还是不敢让其单独作业,比如到860m处站防护什么的。小段家境殷实,又是独生子,社会上流传的关于80后的“毛病”在他的身上都能找到影子。小段每次从家到现场都拖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笔记本电脑、音响、无限网卡、PDP等物品一应俱全,用的是5000多元钱的手机,即使洗脸也得用洗面奶,只要驻地附近有饭店,就很少在食堂就餐,老职工们都说小段给人以一副不屑一顾、心高气傲的表情,工长平常只安排他干一些巡守、打杂的工作,老觉得小段“提不起来”。集中修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现场用的一台新发电机坏了,已经干了多年发电机司机的老师傅急的满头大汗,围着发电机团团转,就是找不着毛病。正在跟着打杂的小段嬉皮笑脸,以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打开发电机盖,用了不到2分钟居然排除了故障,发电机打着火了!事前谁也没有注意到小段大大的旅行箱里还有一套关于机械维修的书籍……

上一篇:广州通信段长沙通信车间烈日下进行光缆改迁   下一篇:这里需要我——记岳阳通信车间无线主管蒋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