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铁道线上的护路“蜘蛛侠”

    铁道线上的护路“蜘蛛侠”

    绵阳境内宝成铁路线上,剑门山脉沿线山峰如削、怪石嶙峋、地质灾害频发。在绵阳工务段危石整治区,有付光军这样一群铁路职工,常年扎根在崇山峻岭间。他们像“蜘蛛侠”一样,爬山岩、攀绝壁,探险情、除危石,编织起了一道严密的“防护网”,确保了过往列车的安全。日前,记者零距离采访了他们。

    从绵阳工务段危石整治区出发,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疾驰,左边是悬崖峭壁,右边是奔流的清江河。蔚蓝的天空下,宝成铁路在山脚处蜿蜒伸向远方。记者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路美景,然而,付光军和他的工友们却无暇顾及身边的美景,因为他们心中挂念着的是山上的那些石头。

    付光军说:“绵阳工务段危石整治工区担负着310余公里范围内,250多座山头的搜山扫石检查及危石整治。一年四季,越是吹风下雨,工作越忙,必须要身强力壮的男子才吃得消。今年3月,我们接手了新开通的广巴铁路线的危石整治,因为革命老区线路情况特殊,有的职工坚守在那里已经两个多月,至今没回一次家。”

    今年37岁的付光军,是绵阳工务段危石整治工区工长,他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工作近20年,连续15年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

    当天12时50分,下了汽车,记者随付光军一行坐着渔船渡过清江河,来到了宝成线旁。当看见身穿印有“绵工”字样“黄马褂”的该工区职工时,记者把随身携带的干粮递过去。危石整治工区班长罗茂文说:“不吃了,已经饿过了,喝几口水就行了。”今年30岁的罗茂文,于2002年从部队退伍来到铁路线上工作。罗茂文说:“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平时在山里一呆就是一整天,中午不吃饭是常事。”说话间,罗茂文已把安全绳、镰刀、钢钎、大锤挎在了肩上……

    付光军清点好工具后,带领着罗茂文等,朝着茂密的山林中走去。此时,太阳火辣辣的烤得人头皮生疼。山路崎岖,荆棘密布,付光军和罗茂文在队伍前面,顺着险峻的陡壁边穿梭,边挥舞着镰刀,砍出一条人行的山路。付光军顺手砍了根树棍递给记者,说:“你拄着木棍走,顺便还可以"打草惊蛇",山里毒蛇多,我们随时都得准备着蛇药。这条路算很好走的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就能爬到山顶。”

    而这条在付光军口中称为很好走的山路,记者硬是连抓带爬、手脚并用地走了近40分钟,穿过拦石网来到山顶时,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而付光军他们此时已开始忙起来:系安全绳、为危石套上钢绳主动网、将危石一一打碎,就地掩埋……

    付光军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山上检查和处理这些危及行车安全的孤石危岩,并对其进行清除或加固处理,防止危石坠落影响铁路运输安全。这里的大小山头我们几乎都爬遍了,对每一块危石都逐一编号,建立了较为完整的孤危石动态管理台账,总结、整理,最后制定出整治计划。”

    记者站在山顶朝远方望去,两条铁轨在山脚已变成一对细细的平行线。看着刚刚爬过的近乎70度斜度、荆棘遍布的岩边小路和身旁险峻深邃的岩崖沟壑,真是让人心有余悸。

    付光军说:“去年7月的一天晚上,突降特大暴雨。凌晨2时,全工区职工拿着雨伞和电筒就往山里赶,打着雨伞不方便搜寻,最后连伞也甩了,就淋着雨在山里一遍又一遍地搜查,一直忙到第二天上午9时,火辣辣的太阳一出来,才烤干了大家湿透的衣服。”

    傍晚时分,大家收拾好工具朝山下走。夕阳晒在工人们的背上,与他们身上“黄马褂”的颜色交相辉映着……记者问罗茂文为何不去大城市发展,他说:“年轻人大多很向往大城市,但这山里的危石更需要我们。记得我们工区被评为2010年全国“青年安全生产示范岗”时,我在颁奖大会上接过沉甸甸的奖牌,感到特别自豪,觉得大家那么多年的坚持与努力得到了认可。”

    晚霞快要消失时,落日余晖映射在清江水面,又反射在这群人黝黑的肌肤上,慢慢消失在山头那一块块巨石背后。晚风拂过,荡起阵阵涟漪,似乎在感谢这群铁路工人,为铁路大动脉的畅通筑起了一道道安全屏障。

     

上一篇:中铁一局成功抢通兰新铁路被洪水冲断线路   下一篇:北京西站拟增售票检票机 迎接京石客专年底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