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务工孕妇刚下火车腹部阵痛 在厕所产下女婴(图)

    务工孕妇刚下火车腹部阵痛 在厕所产下女婴(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务工孕妇刚下火车腹部阵痛 在厕所产下女婴(图)

      图为产妇陈莫惹喝极度虚弱的坐在凳子上休息,孩子暂时有婆婆抱着。而他的丈夫则因为手头紧张,几兄弟出去四处找便宜的车,打算直接乘车去他们要去打工的地方。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亚心网讯 10日上午,在乌鲁木齐火车站,来疆务工的孕妇陈莫惹喝刚下火车突然开始阵痛,但由于没钱去医院,陈莫惹喝在厕所生下一名女婴。公厕老板夏先生等人不仅拿来被褥、衣服等物品,还发动周围商户捐钱,并安顿陈莫惹喝一家人住进旅店。

      12时30分,记者在火车站附近中铁饭店后院找到这家公厕,公厕老板夏先生正在大门口招呼附近商户捐款,手里攥着一沓零钞。刚生完孩子的陈莫惹喝一脸苍白,虚弱地坐在院内墙角,她的婆婆则莫此牛怀中的女婴睡得正香。在则莫此牛面前的凳子上,放着好心人端来的米饭和菜。

      “她在厕所里面喊,‘我儿媳要生了,怎么办啊’,我也没遇到过女人生孩子,急得不行……”夏先生告诉记者,上午10时左右,两名女子进去上厕所,没一会就叫起来,他一听要生孩子,赶紧让产妇去医院,可对方不肯。

      这时,在火车站附近餐馆打工的服务员王女士来上公厕,发现这一情况后,她立即跑回大院内的宿舍,拿来自己的被褥给产妇用。

      “厕所环境这么差,这妈妈太遭罪了。”王女士看起来40岁左右,她说自己也有孩子,很担心产妇,进厕所看了好几趟,“12时许,她生下一个女孩,她的婆婆给孩子剪断了脐带”。

      “我们也没办法,一家人身上总共就200元钱,那是我们去奎屯的路费,实在没钱去医院……”产妇的婆婆则莫此牛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无奈地说。

      在记者采访时,产妇的丈夫拉普子日出现了,看到围着很多人,他满脸通红。

      拉普子日告诉记者,他们一家是彝族人,住在四川凉山一带。今年1月,他们去山东莱州一家肥料厂打工,干了两个月才赚了3000元钱,于是,一家6人来到新疆,准备去奎屯投奔亲戚,哪想到刚出火车站,妻子陈莫惹喝就开始阵痛了。

      “在火车上,媳妇只是腰疼,我还以为是坐车累的,可没想到提前半个月就生了。”拉普子日说,因为实在没钱,母亲就带妻子去找厕所,他和弟弟、妹妹则去找去奎屯的车了。

      “来!有人遇到困难了,快给点钱。”夏先生先捐了100元钱,后来他干脆连生意也不做了,搬把椅子坐在大门口,看到认识的就让人家捐钱,“初来新疆的打工妹,因缺钱在厕所生一女婴”的消息也不胫而走,附近的好心人纷纷赶到公厕,看望母女并捐钱捐物。

      “这人生地不熟的,我们不帮谁帮?”商户张先生说。一名在火车站给人擦皮鞋的女士听说后,也跑过来往夏先生手里放了10元钱。

      “把这个铺着,别受凉了,落下月子病……”附近商铺的王英拿来干净的棉被铺在地上,扶陈默惹喝躺好,并带来了自家孩子小时候穿的衣服,帮刚出生的婴儿穿好。

      “你看她多漂亮啊,皮肤那么白,大大的眼睛还是双眼皮。”王英抱着刚出生的女婴,心疼地说,“宝宝,你可真漂亮啊。”临走她往陈莫惹喝的兜里硬塞了100元钱,面对感激,她笑着鼓励道,“谁都有困难的时候,为人父母,我特心疼你现在的困境,但困难是会过去的,我会尽量帮你的。”

      10日15时许,夏先生一共凑了534.5元钱,随后他又帮忙找了家旅店,让则莫此牛一家人休息。拉普子日拉着夏先生等好心人的手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

      “这就发生在眼皮底下,总不能不管。”夏先生说。(记者 索蓉芝 李靖 张万德)

上一篇:山西晚报   下一篇:中原大化铁路贸易实现“零”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