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童大焕:民资会否沦为国企的提款机

    童大焕:民资会否沦为国企的提款机

    国企与民企公平竞争的法律体系并不完备,都是国资委甚至部门自己在制定规则,像铁路法和铁路规则都是铁道部自己定的。这种情况下,民资贸然进入,就像一只蚂蚁和一只狮子玩。谁敢玩?

    5月25日国资委下发“新36条”实施细则,要求国企在改制重组中积极引入民间资本,不得“单独”对民间投资设置附加条件。更早几天,铁道部出台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实施意见》,宣布投资铁路向民间资本完全敞开大门,对民间资本不单独设置附加条件。

    但是人们对于国企能不能真正引入民资表示怀疑。人们普遍担心民资进入后会不会沦为国企的提款机,最终成为“烈士”,缺钱的时候引入民资,将来不缺钱了,难保不会将民资一脚踢出。

    这样的担忧并非多余。

    一方面,现有的国企普遍很“大”,民企资金未必在其中能够有足够的话语权。但与此同时,它大而不强,未必拥有足够的市场竞争力。这种情况下,民资进入是赚钱机会多还是喂鱼机会多?令人忧虑。

    就以铁道部为例,2010年,铁道部负债1.8万亿元,当年应付债款1500亿元,但全年赢利只有1500万元,一万年才能还清本息;2011年铁道部全年亏损;铁道部《2012年第一季度汇总财务报表审计报告》显示,铁道部今年第一季度亏损69.79亿元。与2011年同期相比,铁道部第一季度的亏损接近当时的2倍。截至2012年3月31日,铁道部总资产为40084.14亿元,总负债为24298.36亿元,负债率高达60.62%。对此,《中国产经新闻报》引用专家的评论说:目前铁道部本身已经彻底失去了还债的能力。

    《深圳晚报》评论就指出,垄断企业主动出让市场,邀请其他资本来分享利润,这样的事情别说在中国没有过,在全世界也没有过。美国几大电子公司的分拆,都是由法院来完成的。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在铁道部已经负债累累、巨额亏损的情况下,为民间资本打开大门,其背后究竟怀着怎样的想法?

    第二方面,现有国企集中度越来越强,竞争性越来越弱,企业股权的定价就成为难题。定低了,是国有资产的流失;定高了,是民资以身伺虎。5月16日《求是》杂志文章提到:国有资产正逐步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目前,分布在食品制造、纺织、木材加工等一般生产加工行业的国有企业资产比重下降至11.9%,分布在基础性行业和支柱产业的国有企业资产比重上升到50.6%。在军工、电信、民航、石油及天然气开采和电力供应领域,国有经济占90%以上。

    第三方面,国企与民企公平竞争的法律体系并不完备,都是国资委甚至部门自己在制定规则,像铁路法和铁路规则都是铁道部自己定的。这种情况下,民资贸然进入,就像一只蚂蚁和一只狮子玩。谁敢玩?

    除鼓励民资参与国企转让外,国资委还旗帜鲜明地提出,要毫不动摇地发展壮大国有经济。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引入民资的目的是接手那些在充分竞争性领域无力支撑下去的国企烂摊子?如果不是,民资又在什么地位?

    鉴于以上担忧,国企临时抱佛脚引入民资的可能性和成功性都不太大。要真正引入民资,前提是修改和完善法律体系,同时打破和拆分现有的垄断性国企,让它们先竞争起来,有竞争才会有公平和效率,有竞争才能给国企合理定价。

上一篇:民资入“铁”促进社会福利最大化   下一篇:脱掉“公检法”外衣“铁老大”能否回归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