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孤独的守望——中国火车小站掠影

    孤独的守望——中国火车小站掠影

    \
     

    2012年3月,南峧火车站,助理值班员宁乃齐,会车工作可以说是非常单调的,每天就是在不停地重复。但是在铁路工作中却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夜幕降临,寒风似乎没有因为春天的到来而改变温度。荒草丛生的山沟里,一盏孤独的路灯照亮了三条轨道和一个火车小站。火车驶过时,会看到站台上出现一个铁路人员接发列车。火车远去,他又回到了那个彻夜亮着灯光的车务室。

    从邯郸出发路经129师,在涉县下高速。沿着山路大概行驶二十分钟,就来到南峧火车站。火车站位于山西省黎城县与河北交界的山沟里。站台只有200米长、4米宽。车站已有28年历史,从1984年开通至今,每天接发列车二十五六辆,另外负责铁路信号设备保养与维护等工作。

    “家就像旅馆,我跟职工待在一起的时间比和老婆、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间都长。”南峧站站长林万利说。他每周回一趟家,其余时间都待在车站。干了三十年铁路工作,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烙在了铁轨上一样。如今他的儿子毕业后也在铁路上工作。

    南峧站挨着两个村——东庄村和西庄村。村庄的路都是用以前废弃的轨枕铺成的。山里交通不便,大部分村民进出都要依靠南峧站唯一的两对客车。由于当地经济落后,车站工作人员的食物和生活用品都是从县城搭火车运过来的。

    现在的生活条件虽没有从前艰苦,但工作的单调、重复和大山里的孤独,几十年却没有改变。工作人员的精神世界,仿佛渐渐地凝固成铁路上的一颗颗路钉。

    一辆货车从小站驶过,消失在远处的夜色中。站台上,借着昏黄的灯光,宁乃奇回到了会车室。他今年55岁,是车务段的助理值班员。只有在接发列车、上厕所和下班的时候,他才会走出那个“禁闭”了他三十年的房间。“习惯了,其实大站小站都一样。”宁乃奇说。

    他的工作就是这样:在车务室里,每天盯着眼前的会车机器,重复着标准化用语和手势。列车驶入站台之前,便在规定位置站好、接发列车。列车开走以后,再回去继续盯着那台机器。

    “来了就对着山,什么都没有。偶尔这里来个陌生人都高兴坏了。”45岁的值班员伊延松说道。从19岁开始工作至今,伴随着无数个寂寞、单调、机械的重复、重复、再重复,忍耐力慢慢也磨练出来了。

    “现在大部分年轻人都不愿做我们这个工作,他们根本就坐不住,来这实习的几个大学生待了没几天就跑了。”伊延松说。

    凌晨3点,坐在会车室里的两个值班员依旧盯着眼前的机器。偶尔坐累了便在会车室里来回走一走,似乎成了某种习惯,室内的角落里总是放着一盆水。洗把脸是两人抵制困意的一个好方法。

    这是一个追求速度与效率的时代。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铁路基本建设投产新线2167公里,其中高速铁路占1421公里,超过新线总长的65%,另外新开工的枢纽建设项目达11个。但是,这些漂亮的数字似乎与存量同样庞大却默然不语的小型火车站并无太多干系。全国铁路大提速始于1997年,这之前,运行在铁道上的慢车还很多,对于不少像南峧这样的小火车站来说,每当慢车到来的时候都很是热闹。随着高铁建设的迈进,也许有一天,在经历过不知多少个春秋的迎来送往之后,这些小型火车站会最终退出历史的舞台。

    寒风依旧在大山里吹着,灯光随着清晨第一缕阳光渐渐地黯淡。会车室里走出来一个身穿铁路制服的工作人员准备迎接清晨的第一趟列车。南峧车站安静地躺在茫茫山野之中,继续重复着它的重复。

     
     

上一篇:第八届文博会今天开幕 广铁全力做好参会人员客运服务   下一篇:西安电务段举办第五届职业技能大赛提升职工业务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