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问责无诚意,复出无悬念

    问责无诚意,复出无悬念

    据接近铁道部人士称,曾因“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而被免职的原济南铁路局长陈功、原济南铁路局党委书记柴铁民已经低调复出,分别就任青(岛)荣(成)城际铁路董事长、中铁特货党委副书记。2008年,胶济铁路事故造成72人死亡,416人受伤。(《重庆晨报》5月16日)

    发生事故,群情激奋。对责任人给予党纪政纪处理,安抚民心,平息舆论。时过境迁,没人关注的时候再悄悄复出,作为一种策略,是成功的。

    问题官员或被问责官员低调复出,或易地做官,这不是第一例。去年12月,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中被免职的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县长苏建国悄然复出,分别出任抚州金巢(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和抚州市公路局局长;今年2月,因上海静安大火被免职的原静安区区长张仁良出任新疆喀什地委副书记,同时被免职的原静安区副区长徐孙庆日前出任上海申江两岸开发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百度一下“问题官员复出”,一共有295000条,热心的网友可以看看里面有多少故事。经过多年的实践,撤职——复出,俨成一种事故处理模式,一种应用成熟的技术。

    两位复出官员当年受到的是行政和党内撤职处分,撤职是较免职、辞职更严厉的一种处罚。复出总要有说得过去的理由吧?报道说是“低调复出”,说明并未对公众解释什么。可能也无须解释什么。在考核选调干部的组织部门眼中,从撤职到复出,既无程序、制度上的障碍,也无道德上的顾忌。庸俗点理解,致死72人的事故,他们不是现场操作者,拆出人命,他们也不是动手者,他们没在静安教师楼上使用电焊机;他们没往三鹿牛奶中兑三聚氰胺……所谓领导责任,是不清的;所谓追究领导责任,也只能是象征性的。像日本北海道铁道公司总裁中岛尚俊因为一次事故(6节车厢被烧,36人受伤,无人死亡)而毅然自杀的事,在中国官员身上,是绝不可能发生的。责任业已分解摊薄到960万公里13亿人5千年历史中去,谁会有压力自责自杀呢?有带薪坐牢(《人民日报》5月16日发表“来论”:山东沂南数起原国家工作人员因犯罪在羁押执行期,间工资照发)的事例在,复出迟了,没准都会觉得人民对不起他。

    这至少说明当初的问责是没有诚意的,是应付舆论的。说不好听点,就是拿老百姓当猴耍。问责没有诚意,复出必无悬念。要不云南巧家公安局长怎么敢信誓旦旦拿前程担保赵登用是嫌疑犯呢?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连两千多年前的商鞅都知道言而有信是国家行政能力的基石,通过“徙木立信”来树立政府的威望。危机公关的成功,瞒天过海的得意,消耗多少行政资源?正向的规定、要求,反向的道歉、撤职、处分,语调再慷慨,措辞再严厉,公信力都将打折。

    知耻者后勇。从被问责官员角度说,出了事,暂时避避风头,来日东山再起,他们是不会有“耻”可言的,在今后的工作中,能举一反三吸取教训,恐怕也难。

上一篇:成都铁路局成都供电段组织召开集中修现场安全风险管理学习座谈会   下一篇:“专车”让回家之路不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