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申建领:一个施工作业段长的哈大高铁情愫

    申建领:一个施工作业段长的哈大高铁情愫

    一边高大魁梧,一边心思细腻。

    两种看似反差极大的特质,在申建领身上非常和谐地融为一体。

    贯穿东北三省的哈大客专,让这个生长在黄土地上的人深深的迷恋上了黑土地。

    2009年12月,中铁电气化三公司电气化四段段长申建领来到哈大客专。这是他参与修建的第2条高速铁路。他的施工管段,北起哈尔滨南至长春,共231双正线公里,是整条哈大客专的“北极”,途经黑龙江、吉林两省,共有长大桥梁7座,占全区段的94.6%。

    哈大客专是我国目前最北端的,在严寒地区建设的一条高速铁路。在申建领眼中,“东北就只有冬季和夏季,根本感觉不到春季和秋季的存在”,这里“冷就冷得很,热就热得很”。冬夏两季绝对温差高达80摄氏度以上。

    热胀冷缩,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物理现象,在东北成为接触网施工难以回避的屏障。巨大的温差引起接触网导线随季节变化自然伸缩,进而拉动腕臂偏移和坠砣浮动。最初的设计图纸和技术标准无法完全适应现场要求。为保证绝缘距离,使腕臂的偏移量在合理范围内,杜绝坠砣在最高温度时落地、最低温度时升至最顶端出现卡滞等现象,申建领请教多方专家,广泛征求设计意见,结合多年的施工经验,反复推敲模拟实验,终于计算出一套科学的腕臂偏移量公式,按照公式计算出的数据进行腕臂和坠砣的安装,成功克服了温差障碍。

    高架桥梁多、跨越江河多、参建单位多、极寒天气多,是哈大客专的四大难关。松花江大桥全长57.713公里,部分区段江堤宽、滩区面积大、地势低,平均25米高的桥墩,使接触网支柱安装作业成为一道难题。根据武广线的施工经验,申建领在调查现场的一周时间里,就将这个问题提前解决了。当时可用的25吨位和16吨位吊车,均无法满足大桥全部的支柱安装。他向厂家申请制作出2台8吨位、1.8轮距,完全适合桥梁运行的小吊车,与大吊车组合使用。先用人工运杆的“炮车”将支柱运送到位,再用大吊车将小吊车安放到高架桥上,让小吊车安装支柱。

    2010年7月,松花江暴发百年不遇的洪灾。桥下,波涛汹涌,桥上,施工从容。申建领带领他的团队用这种方法,两周内安装了301根支柱,丝毫未影响施工进度。在哈大客专的施工中,他还主持创造出不少攻克施工障碍的技术发明。如解决倒AF线时缠铝铰丝和安装悬垂线夹施工障碍的倒钩AF线复位器、防支柱结冰打滑的爬梯等简单实用的工具,极大地降低了劳动强度,提高了施工效率。

    他说:“16年来,每当完成自己的任务时,每当开通送电时,每当看到安全行驶的火车时,每当一个工程干完没出啥安全质量事故时,内心总有一种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上一篇:今年“五一”,你是否准备搭乘高铁进行一次 “陆地飞行”?   下一篇:普通列车票价涨不涨都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