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拿什么说我爱你--火车票实名制

    拿什么说我爱你--火车票实名制

    小赵是西安一家旅行社的导游,6日,他接待了来自江西吉安的旅游团,但他在洗衣服时将旅行团18张返程票中7张洗碎,这让他几天来一直处于惶惶之中。

    当他找到火车站欲补票时,得到的回答是:不能退票,不能补办原票,不能凭原身份证再购买当日当次车票。

    “那是实名车票,票上可是印着身份证号的,一证一票,为什么不能补?”小赵充满了疑惑。

    7张票洗坏了身份证可查

    补票应该不是难事

    “6日上午,我把衣服洗了一下,当时忽略了放在口袋里的18张火车票。”小赵告诉记者,当他从口袋里找出那叠火车票时,“18张票都不同程度地损毁,7张烂成碎片,彻底作废;8张还算完整,3张剩下半拉,但能看出票面信息,这11张还可以使用。”小赵介绍,这几张返程票是9日晚10时57分西安开往吉安的K448次列车,全部都是卧铺。

    小赵当天中午就带着碎片去了西安火车站,希望能尽早解决车票的事情。西安火车站东售票厅的一号值班主任窗口工作人员的回答却让小赵不知所措。“我向对方说明情况,表示可以再掏相同的票款购买原票。但对方说这些洗碎的票,不能补办、不能退,购票所用的身份证也不能再买同一车次的车票。”

    当天下午,旅行团到达西安,火车票成了小赵的心病。“7日上午,我又去了趟火车站。”小赵讲,当时火车站方面表示可现场取消那几张身份证购票记录,随即再买当日当次列车的站票或坐票。“我这是旅行团,票是对方出好邮寄过来的,回去让人坐硬座或站着,那怎么行?”

    “以前没有实名制,车票丢了没法补,可以理解,可现在都实名制了,拿着身份证一查,对车站来说,很容易就能查询并确认,补一张票不是难事,不补票想不通。”昨日,小赵表示截至目前,仍然没有一个满意的解决办法,“9日他们就该回去了,我这次惹了大麻烦了。”

    火车票实名制是指乘客在购买火车票和乘坐火车时,需要登记、核查个人的真实姓名和身份的一种制度。从某种角度上讲,火车票实名制可以打击非法贩卖火车票的行为,对预防、减少和打击铁路沿线上的各种犯罪行为、保障乘客的人身安全、加强乘车管理都有一定的作用。

    ●2010年春运期间

    广铁集团、成都铁路局开始试行火车票实名制。

    ●2011年6月1日

    动车组开始实行火车票实名制。

    ●2012年元旦起

    全国所有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

    上购票能退钱重买 窗口购票无法补

    昨日,本报记者购买了8日晚从西安到渭南、延安的两张火车票,将其中一张车票浸水后,变得“支离破碎”,随后向西安火车站东售票厅值班员处询问可否补票。

    值班员在仔细查看了票面,拼对后说,该票虽已损坏,但身份证号、车次、座位号、发车时间等重要信息仍可辨认,用胶带纸仔细粘贴仍可使用。“如果这些重要信息丢了,火车票也就废了,不能补办。”值班员说,只能重新购票。

    本报另一名记者称自己的车票丢失,但身份证还在,可否通过购票时留下的身份证信息,重新出一张票。值班员说,“无法重新出票,只能重新购票。系统没有办法查询到你的购票信息,更无法出票。”

    该值班员表示:“如果你是在网上买的票,可以在网上把这张车票注销,车票钱就可以自动退回到购票付款时的银行卡上,然后重新购票。”

    据了解,按照铁路部门的现行规定,被损毁的卧铺票,在列车运行一定的站次后,将视为无主铺位,由铁路部门再次出售给当次列车上愿意补办卧铺票的乘客。

    律师说话

    不给补票是霸王条款 有违实名制初衷

    “这是一种霸王条款。”陕西法智律师事务所律师段文强表示,火车票是一个格式合同,铁路方需依照乘客所购买车次及到达车站履行安全送达义务。

    “车票丢失或者是残损了,只是乘客手中的‘合同’出现了意外,但不应影响合同事实的存在。”段律师说,“依照法律上讲,铁路方理应为购票者补办,而购票者也有权要求补票以实现自己在这份运输合同中应获得的权利。即便不补票,铁路方也应该按照全面实际履行的原则履行自己的运输义务,不履行义务是违约。”

    段律师说,铁路部门开门售票行为是一个不特定的邀约,如果购票者不慎把车票丢失或损毁,即便是放弃权利不要求补原票,也完全有权再购买一张车票,重新订立一份新的合同,铁路方应该无权拒绝,也不能区别对待,否则就不符合常理,不符合公众期待,更是违背了实名制的初衷。

    外地做法

    北京铁路推新政 丢票可在窗口重买

    2011年6月,北京市铁路部门针对“车票丢失无法再坐原车”,推出新政策,车票丢失后又急于乘坐这趟列车的市民,可到乘车站售票窗口,跟售票人员说明情况并出示有效证件,待票务人员核查后将旅客的购票信息注销后,则可以再次购买这趟列车的车票。 本组稿件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杨德合何杰采写


上一篇:蚌埠铁路公安处开展文艺征文活动   下一篇:中国南车获马来西亚轻轨列车订单